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再见,帕尔马,再见,帕玛拉特

2004-02-05 11:45 作者:高仪
无论是“第二个佛罗伦萨”,还是“第二个威旺迪”,1.8万帕尔马人从来没有想过,曾经作为这个城市精神和经济上双重骄傲的球队和公司,居然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帕玛拉特的破产案成为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破产案(图为财务总监通纳被狱警押到法院)

无论是“第二个佛罗伦萨”,还是“第二个威旺迪”,1.8万帕尔马人从来没有想过,曾经作为这个城市精神和经济上双重骄傲的球队和公司,居然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1月14日,对于帕尔马人来说,双城记的开篇有了另一种写法。在罗马的奥林匹亚球场,意大利杯1/4决赛,帕尔马队以0比2的比分输给了拉齐奥队。几乎同时,在帕尔马市的塔蒂尼球场,帕尔马俱乐部的股东会议从三名候选者中最终确定了新的俱乐部主席人选。前者使这个曾经三度捧回意大利杯的球队可能失去了最后一次问鼎的机会,而后者则关系到帕尔马队在下个赛季的存亡。

同另外的两个竞争者——前帕尔马俱乐部经理和前拉齐奥俱乐部总经理巴拉尔蒂(Luca Baraldi)与意大利电讯副总裁帕莱罗(Giuseppe Parrello)——相比,恩里科•邦迪(Enrico Bondi)的当选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可言。这位前不久担起重组帕玛拉特的担子,但随即发现可能无力回天的公司危机解决专家,现在被帕尔马人寄予了新的希望:拯救帕尔马队,让他继续留在意甲的阵营中,而不是像2002年的佛罗伦萨队一样跌入丙级联赛或是彻底消失。一份意大利当地报纸的标题十分煽情地写道,“我们已经没有了帕玛拉特,恩里科,把帕尔马队留给我们吧!”

一个意大利传奇的开始与结束

如果真有所谓的“意大利梦”,帕玛拉特和帕尔马队无疑都曾经是这种梦想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实例之一。由古罗马城遗址边上的一个小食品作坊发展起来的帕玛拉特是意大利最大、欧洲第四的食品公司,在全球拥有36000名员工,产品占领着意大利半数以上的牛奶及奶制品市场。

或许是出于对家乡的热爱,帕玛拉特王国的缔造者卡利斯托·坦济一直把自己的根据地牢牢地定在素以帕尔马干奶酪和帕尔马火腿著称的这个只有1.8万人口的小城。虽然有人把坦济家族在帕尔马的地位比作都灵的阿涅利家族(菲亚特集团的拥有者),但与一般的意大利旺族不同,坦济家族显得不那么热衷于政治,一直过着一种近于隐居般的生活。只有每年在坦济家族的别墅中举行的“剑鱼午餐”才能引起公众短暂的注意力——那也多半是因为宴会上供应的直接空运自西西里的鲜鱼。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尽管仍然维持着家族的低调形象,但卡利斯托却开始筹划将帕玛拉特拓展为世界级的食品制造商。1997年以来,它在世界各地的大举扩张,尤其是在北美和南美的兼并曾让意大利人自豪不已。在鼎盛时期,帕玛拉特一度成为美国第三大饼干制造商。

然而,这个梦想却在去年年底缓慢但却无情地被粉碎了。火山爆发的日期是2003年12月8日,帕玛拉特宣布无力偿付1.5亿欧元的债券。管理层声称,这是因为一家名为Epicurum的客户没有按期向其付款。但是,没过多久,公众便发现,拥有Epicurum的公司登记的地址与帕玛拉特的一些分公司是一致的。换句话说,Epicurum就是帕玛拉特自己的子公司。

12月9日,当关于帕玛拉特现金流存在问题的说法甚嚣尘上之时,标准普尔将帕玛拉特的债券降为垃圾债券一级。在随后的几天中,帕玛拉特的股票下跌了40%。12月12日,帕玛拉特找到了一些周转资金来偿付债券,但到了12月19日,形势急转直下:美国银行宣布,帕玛拉特宣称拥有的39亿美元现金流实际上并不存在。破产在此时已经是必然的趋势,一下子,帕玛拉特的股票又下跌了66%。这之后,帕玛拉特的前任财务总监通纳供认,正是他使用扫描仪、剪刀和胶水伪造出了这样一个39亿美元的户头。突然间,人们发现,帕玛拉特宣称自己拥有的40亿欧元现金流原来全属子虚乌有,而投资者手上的800万欧元的债券实际上也早已在人间挥发。帕玛拉特的破产案构成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破产案,数额相当于意大利国民生产总值的1.5%——其比例甚至超过了安龙和世通破产案合起来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份额。

12月22日,意大利政府紧急通过法案,对帕玛拉特进行破产清查程序。政府任命了恩里科·邦迪担任“清查专员”,责令他在2004年1月20日前提交一个重组方案。虽然工会和政府都希望帕玛拉特能够在重组后重新站立起来,但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帕玛拉特将被拆成小块,公开拍卖。

谁能拯救帕尔马

伴随着内幕一点点被揭开,意大利人发现,在帕玛拉特四处扩张的那些辉煌岁月里,原来早已经因为沉重的债务而沦为银行的工具。现在,列在帕尔马市和米兰检察官名单上的有关银行已经包括美国银行、花旗银行、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西班牙国家银行、荷兰银行以及几乎全部的意大利主要银行——罗马的首都银行、都灵的圣保罗IMI银行、米兰的Intesa-BCI银行、热那亚和米兰的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和西亚那的意大利商业银行等等。

名单上的这些银行目前都在为洗清自己身上的“奶渍”而大费脑筋,但当初,正是他们的一路绿灯,使得帕玛拉特在2001年出现亏损后依然维持一切正常的假象。但那些巨额的亏损是如何形成的呢?黑洞一旦被揭露,首当其冲的,除了卡利斯托•坦济的女儿经营的帕尔马旅游公司,就是帕尔马俱乐部。

1913年7月,在帕尔马市成立了一家以出生于这里的著名音乐家威尔第名字命名的足球俱乐部。或许是觉得这个名字太过文雅,当年12月6日,俱乐部更名为帕尔马足球俱乐部。这支身着白色上衣胸前带有黑色十字标记的球队在1928~1929赛季进入了当时新建立的意大利乙级联赛。在意乙征战几年后,从1932年起,帕尔马队又落入了丙级联赛。此后,球队一直载沉载浮,状况极不稳定。直到1990年,随着原俱乐部主席恩内斯托•塞里西尼(Ernesto Ceresini)过世,帕玛拉特和坦济家族接过帕尔马俱乐部的管理权,帕尔马队才进入了自己意甲赛场上的黄金时期。

有些讽刺意味的是,内敛而羞涩的斯蒂法诺•坦济担任帕尔马俱乐部主席后迎来的第一个值得欢庆的胜利,就是1991~1992赛季从尤文图斯手中夺取了意大利杯。此后,帕尔马队还陆续夺得过意大利超级杯、联盟杯和欧洲超级杯等杯赛的冠军,并以其优异的战绩与AC米兰、国际米兰、罗马、尤文图斯、拉齐奥、佛罗伦萨并称“意甲七姐妹”。

然而,帕尔马队辉煌的战绩后面却是巨大的财政赤字。虽然帕尔马俱乐部推行以培养和引进年轻球员为主的“帕尔马计划”,使得帕尔马在购买球员方面的花销不像其他一些俱乐部那样数目惊人,但从一开始起,帕尔马俱乐部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必须依靠帕玛拉特公司不断向其中注入资金。

目前,到底有多少钱从帕尔马队这个无底洞流走还未调查清楚,但帕尔马旅游的亏损数目可以作为一个参照。作为一家旅游公司,帕尔马旅游至少亏损掉了20亿欧元,这在旅游业中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意大利旅游机构联盟的主席安东尼奥•托兹(Antonio Tozzi)在接受采访时说:“在过去的两年中,在‘9•11事件’后,我们的旅游业的确遇到了困难。但是,当讨论的数目到了数十亿的时候,就不太可能是真的亏损掉了这么多钱。”检察官正在逐步清查这些资金的去向。而对于帕尔马俱乐部,现在被怀疑最多的是它高价购入哥伦比亚球员和其他项目时是否存在黑洞。

因为帕玛拉特拥有帕尔马俱乐部98.7%的股份,帕玛拉特破产后,帕尔马俱乐部自然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作为意甲七姐妹中第三个遭遇背后财团财政危机的球队,佛罗伦萨和拉齐奥的前车之鉴似乎并不能给帕尔马帮上太大的忙。一时之间,关于帕尔马队未来前景的谣传的版本甚至比帕玛拉特财务丑闻泄漏前传出的版本还多。

虽然有传说英国、日本和利比亚的企业都有意接手帕尔马队,但这些几乎全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传闻。真正可靠的,是意大利工业部长马尔扎诺1月8日宣布的消息:在本赛季结束后,帕尔马俱乐部将挂牌出售,而在此之前,俱乐部会卖出两三名球员,以解燃眉之急。在意大利媒体那里,此时的帕尔马队,早已成了“牛奶超市”。恩里科•邦迪能够为这家超市做点什么呢?“一个卖光了所有货物的超市即使勉强维持下来,谁又会有兴趣再去光顾它呢?”有评论这样指出。但事情却也不一定真的那么糟糕,曾经被降到丙二级联赛的佛罗伦萨队最近颇有希望重返意甲。

谁败坏了帕玛拉特?

——身陷丑闻里的人

1.卡利斯托•坦济:1961年,当时只有23岁的卡利斯托从去世的父亲手里继承了生产番茄酱和熏火腿的家族生意。从一开始,雄心勃勃的卡利斯托就下定决心把主营业务转向牛奶业。在其后的40年中,通过不断的兼并和扩张,他把一个寒酸的小作坊经营成了意大利最著名的食品公司。

在公众面前,坦济是一位严厉而勤奋的家长式人物,以事必躬亲而著称。他与罗马天主教会一直保持着相当好的关系。坦济拥有一架直升飞机,因为经常借给梵蒂冈中的大主教们而被戏称为“上帝的直升机”。

2003年圣诞节前,帕玛拉特会计账目中的黑洞被披露出来之时,卡利斯托•坦济一度神秘失踪。后来才发现,在这段时间,坦济先后到过葡萄牙、厄瓜多尔和加拉帕格斯群岛。目前,调查人员仍在试图找出这次旅行的真正目的。

2.福斯托•通纳:这位52岁的前任帕玛拉特财务总监最近名声大噪,不仅因为他在帕玛拉特伪造账目中的不光彩表现,还因为他恶毒而粗鲁的新年贺词——当他在新年前夜被拘捕时,面对守候在帕尔玛公诉人办公室前的记者,通纳说,“我祝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都有一个缓慢而痛苦的死亡”。

据知情人士透露,通纳已经向检察官供认亲自参与伪造了绝大多数公司账目。但他坚称所有这一切都是在高层的授意下进行的。

3.斯蒂法诺•坦济:35岁的斯蒂法诺曾任帕玛拉特公司首席执行官,并在1990年坦济家族接手帕尔玛球队后一直担任帕尔玛俱乐部主席。在他任职期间,帕尔玛队曾经在1995年和1999年两夺欧洲联盟杯冠军。

1月9日,在帕尔玛俱乐部股东会议上,斯蒂法诺宣布了辞职的消息。不过,因为这个决定要到1月14日才正式生效,所以他还来得及作为主席最后一次分享战胜国际米兰的胜利。

4.恩里科•邦迪:素有危机公司问题解决专家之称的恩里科这次可能遇上了平生最大的难题。自2003年12月16日卡利斯托•坦济辞职后接任帕玛拉特首席执行官以来,随着对公司资产负债表的清查,该公司的形势急转直下。

暴露出的金融问题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测,根据卡利斯托•坦济的供述,帕玛拉特的财务黑洞可能超过100亿欧元。现在,帕玛拉特已经与2002年的威旺迪集团一样,并称为“欧洲的安龙”。

恩里科已经承认,目前,他已经不再指望能够通过重组将帕玛拉特从破产的命运中拯救出来,他的首要任务是剥离并盘活帕玛拉特还能继续维持的业务,同时与犯罪调查人员合作,清查所有的虚假账目,从而尽可能减少股权人的损失。

5.弗兰西斯卡•坦济:36岁的弗兰西斯卡•坦济是卡利斯托•坦济的长女,掌管帕尔玛旅游(Parmatour)公司。这家公司经营家庭旅游和度假村业务,是意大利著名的旅游公司之一。据意大利报纸披露,卡利斯托已经向检察官供认,帕玛拉特公司向帕尔玛旅游先后注入过5亿欧元的资金,而弗兰西斯卡可能将在下周接受检察官的讯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