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两个人眼中的萨卡什维利

2004-02-05 12:50 作者:嘎湄 2004年第5,6期
在格鲁吉亚民众眼里,他是斗士,是点燃这个穷困国家希望的大救星。在他的前任谢瓦尔德纳泽眼里,他连他的政敌都称不上,倒更像是个孩子

1月4日,36岁的萨卡什维利以95%的得票率当选格鲁吉亚总统

在格鲁吉亚民众眼里,他是斗士,是点燃这个穷困国家希望的大救星。在他的前任谢瓦尔德纳泽眼里,他连他的政敌都称不上,倒更像是个孩子,年轻,聪明,富有激情,但需要花很多努力去兑现他所做的承诺。现实的政治家们对他未知的总统生涯充满了担忧和疑虑,媒体则浓墨重彩地渲染改革的重重困难。不知为何,太过消极的评论听多了,竟然听出了对他未来坎坷之途的“幸灾乐祸”……其实,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事实。

Tamara Kovziridze

格鲁吉亚人,德国海德堡大学毕业,现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政治学系攻读博士,他怎样看待自己国家的新总统萨卡什维利?

记者:事实已经证明萨卡什维利是领导人们起来反抗谢氏政权的杰出领袖,但大多数人现在关心的是他能不能成为带领格鲁吉亚步入新时代的合适人选?请问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Tamara kovziridze:作为领袖,萨卡什维利拥有很多优势。其一,他有很高的支持率,这是他即将要在格鲁吉亚推行政治改革的必要条件。当然,我们不得不提的是,作为一个政治领导,萨卡什维利必须要小心,不能失去民众支持,让民众失望。其二,过去,萨卡什维利背后有联合的反对派力量(反谢瓦尔德纳泽)的支持,而在将来,他是否能成功,取决于曾经发动“玫瑰革命”的政治力量是否还团结在一起。其三,萨卡什维利的优势在于,他能为实现自己的目标坚持到最后一刻。在政治,社会,和经济领域的改革都势在必行的格鲁吉亚,萨卡什维利的这种个性将在今后的时间里成为成败的关键。其四,对于很多格鲁吉亚人来说,萨卡什维利代表了一种真正的变化。因为他的政治风格与旧的苏联式的统治方式迥然不同。在萨卡什维利今后的政权中,年轻的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们显然有更多的机会,去影响格鲁吉亚的未来。最后,萨卡什维利颇得西欧和美国的支持,这对格鲁吉亚的民主化进程至关重要。如果他的这种潜力能够以一种很好的方式发挥出来,萨卡什维利终将会被证明是格鲁吉亚的正确领导人。

记者:在这个国家里,几乎所有人都选了萨卡什维利,人们都异乎寻常地表现出了一种乐观主义精神。您怎么看格鲁吉亚人对这个年轻人的高涨的热情?

Tamara kovziridze:对于绝大多数格鲁吉亚人,萨卡什维利代表着与谢瓦尔德纳泽政权的完全对立的一面。经过了谢氏十年的统治,格鲁吉亚人穷困潦倒,一片怨声载道。而年轻的萨卡什维利被格鲁吉亚人看成是与这个国家的变化和希望联系在一起。在国内,他普遍受支持,在国际上,西方也对他寄予厚望。在格鲁吉亚人眼里,萨卡什维利是能够兑现他的承诺,施行必要的改革的。

记者:谢瓦尔德纳泽失败了,人们选择萨卡什维利推行他们所希望的改革。但是,格鲁吉亚百废待兴,百业待举。从目前看,您认为最急迫的任务是什么?

Tamara kovziridze:要想使这个国家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还需要很多方面的改革。我认为在短时间内,有三个问题最关键。第一是反对腐败。这场战斗必须以法律的手段规范下来,对国家经济造成损害的腐败人员或团伙必须对他们所做的一切负责。就是说,法律体系必须运转良好,犯罪能够通过法律手段得以惩治。这在前任政府中,并没有做到。第二,机构改革势在必行,中央集权制必须改变,将国家权力分散到总统、议会和总理手中。我认为,采取两个议会和内阁制度比较合适。权力机构互相制衡,改变格鲁吉亚政权集中在个人而非机构手中的现状。在机构改革的过程中,讨论并澄清国家将来的结构。就我看来,实行联邦制,或许是解决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冲突的一个办法。最后,在外交方面,关键的是要平衡俄国和西方的关系。格鲁吉亚今后的外交政策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国内的安全、稳定和领土完整。目前,西方支持格鲁吉亚改革的呼声普遍高涨,而俄国的立场还比较暧昧并且显得有些矛盾。这种矛盾的解决在于,什么样的关系才对俄国和格鲁吉亚都有建设意义。

Bruno Coppieters 

现任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政治学系主任。他的研究包括俄罗斯和苏联的历史和前苏联的民族冲突。他曾是《高加索地区研究》的联合主编,在高加索地区的学者参与帮助下组织了关于格鲁吉亚-阿布哈兹(Georgian-Abkhaz)冲突的会议。

记者:作为一个有超凡魅力的领袖,萨卡什维利主要拥有什么样的政治资源组建他的新政府?

Bruno Coppieters:萨卡什维利高达96%的支持率,这主要反映了格鲁吉亚人对谢瓦尔德纳泽政府的强烈不满和寄予新领导人的巨大期望。美国和欧盟也都表达了他们将加强参与格鲁吉亚事务的兴趣。但是,极高的支持率也意味着萨卡什维利不得不向世人显示他能很快地着手改革,并且在短期内获得一定的成果。经济上,格鲁吉亚高度依赖国外捐助,因此,国际社会要求格鲁吉亚在政府统治的各个层次上都能实行激进的改革。但是,一些改革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达到令人满意的结果。同样,社会的哪些群体能从绝大多数改革中获益,也还不清楚。

记者:有评论认为,萨卡什维利的真正敌人是曾经在谢瓦尔德纳泽周围的亚政治的商业集团和犯罪团伙。整治腐败意味着触犯那些非常有权力的危险人物。《金融时报》曾经有评论说,如果萨卡什维利能够活命,那么人们可以把(格鲁吉亚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您是怎么看待萨卡什维利惩治腐败的决心的?

Bruno Coppieters:腐败是格鲁吉亚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的主要威胁。格鲁吉亚人和国际社会对此都有共识。无论是格鲁吉亚公众还是国际金融机构,都会将萨卡什维利反腐业绩作为判断他成败的首要因素。但是腐败深刻地渗透到政府和商业的各个领域,很难预测新政府政策成败的可能性。

记者:萨卡什维利清楚地了解格鲁吉亚的命运紧紧地跟俄国和西方联系在一起,而且很难在两者之间平衡吗?那么您如何看待萨卡什维利的将来的外交政策?

Bruno Coppieters:格鲁吉亚已经试图寻求美国和欧盟的支持借以抵制俄国在该地区的广泛影响,从目前来看,萨卡什维利得到了比近来以往任何政府更多的来自西方的支持,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看到俄国和西方会在高加索地区形成对抗。西方社会与俄国之间有太多的共同利益,因而,格鲁吉亚必须寻求与俄国政府的融合迁就。考虑到双方互相猜疑,缺乏信任,估计格鲁吉亚和俄国之间很难达到合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