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长沙的一个果子狸繁殖基地与一个养殖户

2004-02-03 10:15 2004年第5,6期
给广东提供野味消费供给的,是湖南、湖北、江西、陕西、四川等地。这些相对贫困的省份有改善单一养殖结构的强烈需要,对他们而言,消费野生动物养殖成为无比具体的经济生产力。与致富的冲动相比,病毒可能在不同种族间交叉传染的潜在危险显得遥远而抽象

在批发“仔狸”之外,繁殖基地的另一笔收入来自于毛皮生意

给广东提供野味消费供给的,是湖南、湖北、江西、陕西、四川等地。这些相对贫困的省份有改善单一养殖结构的强烈需要,对他们而言,消费野生动物养殖成为无比具体的经济生产力。与致富的冲动相比,病毒可能在不同种族间交叉传染的潜在危险显得遥远而抽象

“养狸致富”

陈奎家的年货还没置办,屋檐前挂着两串晒干的红辣椒,他蹲在中间的地上,一筹莫展。离大屋不远的猪圈旁是他经营了6年的果子狸养殖场,栅栏围起的门口立着“谢绝参观”的牌子。这种形状像狸猫的动物从出生就在圈里,安静得没有半点动静。陈奎说是饿的,因为“有好几天没喂食了”。以前,他从来不让人接近这里。一是怕果子狸被盗,这种小东西每一个都花了他2000块钱;二是不想让别人学会他的饲养方法。陈奎苦笑着对记者说,当初以为这是独此一家的生财之道,没多久就听说河对面的陈宝南家也开始养了,“不过,现在即使你不立牌子,也没人敢上前,听说这东西传病”。

几天前,村委会的干部大清早拿着一份“盖红戳”的文件跑来告诉陈奎“上面不让养了”,以后经营和贩卖果子狸是“非法行为”。村干部走的时候,陈奎拽住他塞了两包“白沙”,问“还有没有回旋余地”。对方摇了摇头。陈奎说他刚开始还总觉得事情会有转机,“5月禁过一次,但后来也就没有管了。”这是1月12日。11日,陈奎所在的望城县有关部门再一次接到了长沙林业局“全面封禁果子狸”的命令。

“上个礼拜,城里的一个兽医提醒我,不要让果子狸生病,要把粪便分别处理,他建议我修两个水泥化粪池,并加盖板,轮流使用。本来我想过年前取些钱把池子盖好,这一来,我也没气力去弄它了。”陈奎悻悻地说。

陈奎家挨着望城县里京珠方向的国道。他回忆说,6年前一到农闲时候总有一些盖着帆布的运输车路过,他当时打听了一下,说这是从广东运出去的野味。一个做运输生意的亲戚伸出一个手指头夸张地向他炫耀行情“一只能挣上千块”。陈奎说他当时算了笔账,和养猪比,一只肉猪要饲养300天左右,卖不到500块钱,购买仔猪和精粗饲料的钱就得花去300多,一年一头猪不过挣了不到100元,“这两年,饲料价还在猛涨,相比之下,一只果子狸食物要更简单,怎么算养猪都不划算。”“当然肯定也比种粮强”。

因为消费需求带来的利润需求,靠近广东一带果子狸的养殖地逐渐增多。江西省兽医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刘维东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因为果子狸在粤菜中备受钟爱,被称为野味王,市场价格一路飙升,在周边地区很快形成了一条集研究、繁育、养殖、销售的产业链,市场上以野生果子狸为主的销售局面到1999年发生转变,依靠偷捕、走私所能供应的果子狸远不及需求。养殖狸的价格由850元一只涨成2000元一只,最高时候到过2500元。”截至1月18日,湖南省野生动物保护局初步调查统计:湖南全省现有12家果子狸养殖场,目前登记在册的果子狸养殖数为1789只,其中省果子狸良种繁殖基地数目最多,达到800多只。“这些野味在本地消费微乎其微,九成以上运往广东和香港等地。”

陈奎当年就是以每只1200元的价格引进50只种狸。这笔钱一部分是兄弟凑的,一部分是向信用社贷的款。他粗粗地估算了一下,50只存栏狸有20多只怀了小狸,两个月的产期后,就可增加40多只。或者将果子狸作为良种出售,或者作为肉狸卖给广东客商,这中间是几倍的利润。陈奎当年就狠狠地赚了笔,他把42只继续繁殖不再需要的公果子狸卖到广州,成交价是每公斤220元,除去运费、路费,一次净收了5万多元。为了给不断壮大的狸群腾地方,陈奎卖掉了两头种猪,接着把旁边的猪圈改小了。

果子狸经济链

陈奎的50只仔狸都是从长沙市的湖南省果子狸良种繁殖基地买回的。这个全国最大的果子狸养殖基地之一在1994年被国家林业部批准成立,隶属于湖南省野生动物救护繁殖中心,成为周边养殖户的批发地。1月11日,这里同样被林业部门就地封存,“就是不许挪窝,保持原状,但对于要封存多久,将来如何处理,也没有人给个明确的说法”。基地的主任朱前以浓浓的湖南口音告诉记者。他说,基地到目前为止,前后投资了200多万元,现在驯养繁殖的果子狸有878只,最多的时候有将近1500只,“农户是我们一个很大的客户群”。

朱前介绍,以湖南果子狸良种繁殖基地为中心的供求链条之前已初步形成,基地通过向农民培训、使农民掌握养殖技术,再和他们签订供货合同。

在批发“仔狸”之外,繁殖基地的另一笔收入来自于毛皮生意。差不多每个月都有一些毛皮商到他们这里来收货,朱前说:“我国50年代从国外引进毛皮兽开始人工饲养,现在,全国拥有毛皮动物达100万只以上。起初种狐几十元1只,种貂几元钱1只,也无人问津,一旦世界裘皮市场复苏,毛皮畅销,毛皮兽饲养者越来越多,排队争购种兽,价格再高也要买。狸皮虽然质地比不上尺码大、毛皮色毛均优的水貂皮、狐皮,但将它加工成社会需求大、款式新颖的毛皮产品,还是有商机的。”

在这条步步增值的经济链上,未名病毒的危险的确无处不在。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动物专家王应祥担心,皮毛贸易和进食野味一样,使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地理距离缩小到能互相传播疾病,他说:“病毒的传递在利用其皮毛等活动中最为明显,由接触者或动物源性加工品直接传染到一般人。”“炭疽就是如此。”

据刘维东介绍,按照有关法律规定,饲养的或捕获的野生动物应该向当地检疫部门申报检疫,然后才能运输及上市,但目前为止,这些动物流入市场绝大部分都没有经地报检。同时,大部分野生动物都是从产地进入餐馆,中间没有正规的流通环节,“检疫环节事实上在贸易和利润面前失效”。

还有哪些因素影响着食物链安全

饲料非生物性污染

多种化学物质如有毒重金属和非金属,某些有机或无机化合物均可以污染饲料,严重影响饲料的安全性。过度使用含氯化物的农药可产生二恶英,二恶英粒子会污染农作物进而累积于饲料中。在工业废水污染严重的水域生产的鱼粉,汞含量是非污染区的5倍。用高氟地区动物副产品生产的骨粉、肉粉和利用高氟磷矿石并不经过脱氟工艺生产磷酸盐添加剂,都会造成饲料含氟量过高。石油酵母内的有毒有害物质往往去除不全,强致癌物质三、四苯并吡就是其中之一。动物皮革蛋白粉生产过程中须有严格的去铬工艺,否则残留铬将严重污染饲料,对动物和人的毒性很强。阿散酸可使肉猪皮肤发红,有其特殊的商业效益。阿散酸易于在体内蓄积,它对动物和人的发育毒性和致癌性已是众所周知。有人推测若猪饲料中使用90ppm阿散酸(有机砷允许剂量),约20年后人将难以在养殖场周围生存。

饲料金属元素的超量使用

高铜制剂在畜类饲料中广泛使用,不仅对畜生长有促进作用,还可使粪便发黑,增加猪饲料的商业性状。有的厂家不仅在仔猪、生长猪饲料中添加高铜、而且在肥育猪、肉鸡等饲料中使用高铜制剂,并不能明显提高生产性能。通常情况下育肥猪饲料中含有4ppm铜就能满足需要。铜含量过高时,还必须注意铁和锌的补充。美国不希望饲料中使用高铜制剂,英国将铜限制在160ppm以内。我国虽未禁止,但明文规定仔猪饲料中铜的最大添加量应小于200ppm,其它畜禽应小于150ppm。

使用违禁药物

盐酸克伦特罗(HCL-clenbuterol)商品名称有克喘素、安喘素、瘦肉精等,它是一种β-肾上腺素能激动剂或营养重分配剂,作用是增加瘦肉,减少脂肪。我国虽已禁止使用,但是盐酸克伦特罗中毒事件时有报道。盐酸克伦特罗易于在畜产品中残留,尤其东方人喜爱的肝、肺、肾。该类药物进入人体并积累,达到一定量时会使人出现血压增高、心跳加快、气喘、多汗、手足颤抖、摇头等症状。不少厂家在肉猪饲料中使用“睡梦美”等镇定类药物,受传统影响。给甲鱼吃避孕药。在牛饲料中添加激素作为促生长剂已有多年历史,这类牛肉中含有雌烯二醇、黄体酮、睾酮、霉烯酮等多种激素,可扰乱人体内分泌,引起致癌、致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