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苏州桃花坞的现代元素

2004-01-15 13:58 作者:孟静 2004年第3,4期
桃花坞和天津杨柳青并称为中国南北两大年画基地,很多人看过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会留下戏谑的印象,电影里周星驰面目青肿,流着鼻血摇头晃脑吟咏“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换酒钱”,就是桃花坞年画的来历。唐伯虎不仅卖仕女图、春宫画,也卖年画,他堪称最大牌的手工艺人。

时装表演融入了许多桃花坞元素

桃花坞和天津杨柳青并称为中国南北两大年画基地,很多人看过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会留下戏谑的印象,电影里周星驰面目青肿,流着鼻血摇头晃脑吟咏“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换酒钱”,就是桃花坞年画的来历。唐伯虎不仅卖仕女图、春宫画,也卖年画,他堪称最大牌的手工艺人。

记者一到苏州,就直奔阊门内的桃花坞大街,一位三轮车夫极力劝阻说:“为什么不去园林呢?桃花坞大街早就没有年画了。我在苏州这么多年,根本不知道哪有卖年画的。”他本人是苏州农村的,他说村里人的过年方式现在是打打牌或者到上海旅游,像他则为了拉活,根本就不回家。

桃花坞大街的确不能称之为大街,它是一条类似胡同的小街,街上只有破旧的小吃店,唐伯虎故居桃花庵在一个更深的巷子里。房志达师傅说他学艺的时代,这里“两部黄包车不能并排过,一脚跨到街对面”。但那时就是这条小街上,曾聚集了50多家年画铺子。苏州工艺美院的工艺美术大师张晓飞说:“桃花坞这个名称就来自于这条街,当年它的年产量在几百万份。”苏州是整个南方年画的产业基地,它控制了十几个省,其中江苏、浙江、安徽都是当时最富饶的省份。王祖德老师讲起桃花坞当年盛放期滔滔不绝:“明代的苏州织造业发达,桃花坞的年画功用性特别强。”江南人春天要上山养蚕,离家前他们在门前贴上很风趣的“蚕猫避鼠”年画,把自己比喻成养蚕的猫,客人是老鼠,来客就明白家中无人,不会贸然来访。

苏州多是富商,他们又懂得藏富和守富,住宅多是天井式间隔,大门窄小,里面结构复杂、门户重重。老艺人说,当时不同门上贴的年画题材也不同:大门由武将赵公明保守,二门是文官,东门金鸡报晓,西门猫抓老鼠,客厅里挂着“忠义堂”,书房里则是“五子夺魁”,后门就变成了钟馗或者小桥流水,钱柜上贴着刘海戏金蟾,船上是一帆风顺。王祖德告诉记者,这些讲究一点也错不得,纵然是不识字的农民也分得清清爽爽。

年画出现的另一个契机就是苏州有丰厚的文化底蕴,明清的有钱人不比谁的存款多,比的是谁家藏书多。那时候制作一部书的模板耗资巨大,巨富才有闲钱去刻书。虽然清末战火流离,江南却一直平静,即使在太平天国时期,桃花坞也兴盛异常。王祖德风趣地把历史最久的铺子“王永兴”称为“年画托拉斯”。房志达从14岁开始在“王永兴”学徒,他说当时光练基本功就要经历三年时间。年画在当时功用无数,记者在桃花坞年画社看到的《四大才子游春图》就是早期的连环画,分成一格格,讲述了一个完整故事。中国最早的画报——《点石斋画报》也来自桃花坞。一幅普通的《春牛图》上有一年的节气,王祖德说,这是最早的挂历,农民看了它知道什么时候下种,什么时候收割。富人们喜欢在船上听评弹时呼朋引伴,他们的请柬也是用年画制成,就连早期的广告也来自于桃花坞年画。

江南人得知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的消息也是得自于年画,它大概是那时最时髦的新闻纸。年画在苏州的过去,绝不只代表过年,它几乎占据了人们的全部日常生活,从正月十五到端午,从中秋到请灶神,在房志达的记忆里,铺子里一年四季都是忙碌的。

从50年代起,所有的店铺都收归国有,“一晚上敲锣打鼓”,就合并成了一个“年画合作小组”。后来是年画合作社,再后来是年画厂,房志达一直是厂里的工人。1958年大炼钢铁,年画的内容也改为养猪、爱劳动学文化,就连门神也从秦叔宝、尉迟敬德变成了两个工农兵。房师傅苦着脸说:“农民哪认这种门神啊!卖不出去,自己在家画着玩吧!”

“文革”开始后,年画的模板作为四旧都被砸了,房师傅很痛心:“好多都是清初的板子,最早的有二三百年历史,因为是枣木的,保存很完好,砸半天砸不烂,哪像现在的梨木板那么不结实。”这些砸不烂的板子在经历了露天的风吹雨淋后终于朽掉。

种了十年地之后,房师傅回到年画社,现在年画社共有六七个工作人员,其中两个是去年刚毕业的学生。年画的原料也从白报纸变为宣纸,颜料换成水彩。王祖德比较了桃花坞和杨柳青的不同——杨柳青现在是胶印,可以批量生产;桃花坞一直保持着木刻传统,一方面它保存了雕版印刷的艺术,另一方面这又限制了它的扩大,而且必须是口授身传。吕美立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犹豫地说出:“在接手桃花坞年画社的时候,从某种程度上说,它已经衰亡了。就像给大熊猫吃伟哥一样,这种政府行为的保护只能让它苟延残喘。”但正像每个被采访对象一样,吕美立否认这种衰亡是由于桃花坞本身失去了价值。他举了浮世绘的例子——脱胎于桃花坞的浮世绘却成了印象主义诞生的源头,几乎所有欧洲的印象主义画家,都是浮世绘的临摹爱好者。它的兴旺是因为日本经济发达后,和欧洲来往频繁,而当时的中国正是闭关锁国期。浮世绘在发展中趋于精巧,迎合了士大夫趣味;桃花坞却从文人画变迁为民俗。

资 讯

苏州过年民俗

距离拙政园和狮子林很近的苏州民俗博物馆不收门票,相比较,前两者的连票要75元,但它依旧门庭冷清。

民俗博物馆中陈列着竹制的小木偶,他们演出着江南的各种风俗,以时间为序,苏州人是这样过年的:腊月二十四掸檐尘,除夕前送灶神,除夕那天去赖债庙(躲债的地方),年初一合家欢,初五接路头(菩萨),十三祭猛将(有一个猛将庙,老百姓要去那里看点燃的大蜡烛),元宵节走三桥,妇女们要走过三座桥才能折回来。

苏州的另两个关键词——昆曲和评弹

采访中,王祖德一直建议记者去看看昆曲博物馆,昆曲也是最新申报成功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他说:“昆曲的保护远比年画更难,年画有两三个徒弟就能传承下去,但是昆曲靠个人是万万不行的。”实际上,在昆曲的故乡,保护它的只有一个人,他叫顾笃璜,已经70多岁了,和张伯驹、袁克定一样,是个公子哥,家族财产曾经包括苏州的一条街。

顾笃璜变卖了所有财产,把收藏的文物也卖给了苏州博物馆,收入全部用来扶植昆曲。记者在苏州滑稽剧团看到,几十个演员正在排演昆曲《长生殿》。虽然没有穿戏服,还是当得起昆曲博物馆里那四个字“风流婉转、儒雅蕴藉”。顾笃璜前几年培养的20多个演员没有一个从事昆曲行业,不过他还是很高兴,因为毕竟这些人学会了东西。同为世界文化遗产,因为不像园林那样有直接经济效益,昆曲靠一个老人的倾家荡产维持显然难以为继。

类似于说书的评弹处境也不比昆曲和桃花坞更好些,珍珠弄书场的门票只要4块钱,听书的人基本是老年人。评弹的内容非常陈旧,依然是《长生殿》、《蒋介石和汪精卫》这样的老本子。叶小香告诉记者,年轻人大多是外地来打工的,根本听不懂苏州话,游客听到的在拙政园演出的评弹,其实已经失去了本来面目。

苏州桃花坞的现代元素

今年整70岁的房志达是苏州桃花坞惟一还在创作的年画师傅,他告诉记者,从1948年他当上学徒起,这个行业的风风雨雨、极盛极衰他都见证过。他坚信眼下桃花坞的萧条并不是这项技艺过时了,而是人们还没有充分利用它的价值

记者◎孟静

校园中的作坊

工艺美术大师王祖德是桃花坞年画社的授课老师,他一直在寻找唐伯虎画的年画《风流绝畅图》,却一直没找到,他感慨地说:“找到唐伯虎的真迹不难,但他画的年画已经绝迹。”

桃花坞年画社坐落于虎丘的苏州工艺美术学院里,是全国第一个归入学校的年画品牌。这是一幢日式风格的房子,推拉门前延伸出一大块木地板,有一个20多平方米的展厅。房志达师傅被学校返聘,在这里日复一日地选纸、上色……其实,据说日本的国宝浮世绘就来源于桃花坞,年画社的日式风格于是在这里意味深长。

学院副院长吕美立告诉记者,在2001年以前,桃花坞是没有商标权的,全世界都可以随便使用它,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都出过桃花坞画册,那时分管它的是苏州工艺美术局。后来工艺美术局关门了,在和文化局、版画院几家单位竞争后,工艺美院拿到了桃花坞品牌的所有权。学校不是盈利机构,但当时学校提出三点计划:一是传承年画技术,二是进一步研发,三是对艺术品、旅游用品、礼品的拓展。吕院长坦言,打动苏州市政府的恰恰是能带来经济效益的这第三点。他说;“政府虽然不是很懂,但他们知道,最有生命力的艺术就是最能赚钱的艺术。”

和杨柳青年画的作坊化不同,桃花坞划入学校的这一年多,对民间艺术的开发明显由自发变为自觉。学校设立了年画班,每年从各系培养四个学生,留下其中两个,作为后备人选。叶小香就是今年即将留下的学生,她是雕塑系学生,她天真地说:“我就是觉得年画好玩才学,每天看房师傅做这些,一点都不枯燥。”现在面临毕业,她的想法实际了许多,“桃花坞其实是有市场的,前几年划入学校前,在虎丘有个店,生意好得很,可惜后来不知为什么关了。”

房师傅也表示同样的意见:“好好弄,不是不能养活。”记者采访时看到,还是不断有人慕名到年画社购买年画。房师傅说,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其实从解放后就很少有人张贴年画,在相对落后的安徽农村还是有销路。他现在每年过年前要做一万张年画,有商人批到安徽。有趣的是,同样一张三尺左右的门神,他批给小贩是一元多一张,可放到年画社的展厅里,至少要200多元。记者正好碰到两个买年画的人,他们看中的年画只有A4纸大小,只不过镶在了镜框里,标价是1000多元。其中的利润可以想见。

解放前,年画同样是利润空间很大的行业。房师傅回忆说:“我当时所在的王荣兴年画店是苏州最大最正宗的,一天要做500张,那时价格是100张卖八块钱。在1949年,一包花生两分钱,一串糖葫芦也是两分钱,八块钱真的不是一笔小数字,所以我们店里光学徒就有十几个。苏州当时有两家小点儿的店朱瑞记和朱荣记,真正是‘三春靠一冬’,一年做这么几天就能养活了。”

房师傅于是感叹说:“现在苏州经济发达,消费不比上海低多少,过年的风俗早就不时兴了。再说苏州有工业、有刺绣,赚钱的路子多得很,现在谁来关心桃花坞?”的确,即使是世界级文化遗产,苏州也不缺乏。2004年即将举行的苏州世界文化遗产大会的主要保护项目是园林、昆曲。不过,因为经济优势,也实在使年画开始有了新出路。吕院长说,苏州工业园区人称“小台湾”,聚集着大量的台商和外资企业,正因为这个工业区,苏州老城区的二手房去年下半年开始飙升,从3000多元涨到了6000元一平方米,已经接近上海的价格,大量投资已经从房价过高的上海、杭州开始涌入南京、苏州。这个小巧的城市不到600万人,仅打工者就有150万。

台湾人最喜欢传统文化,于是推动了年画消费,年画也渐渐从过年时的日用品过渡为上好的礼品。苏州市正在山塘街修建民俗一条街,这条街上已经批给工艺美院一家年画店,采用前店后坊的模式,“你想想看,亲眼看到老师傅纯手工制作这种老古董,旅游者能不想购买么?”还没毕业的叶小香也想到了这一点,“我们同学毕业后有去上海的,有在公司搞设计的,一个月怎么也能挣两千多块,他们奇怪为什么我留在学校,又不是教师编制,薪水又低。但我觉得桃花坞是有市场的,这个手艺是必须口授的,年纪大的人又学不会,因此掌握它的人肯定会很稀有。”

苏州年画与法国时装

工艺美院有个服装系,他们和法国合办了一个时装培训班,在去年的苏州国际丝绸节上,以“刺绣和桃花坞”为主题的时装表演反响不错。负责这个项目的服装系主任冉卫红说:“其实从学校筹办桃花坞年画社就想到了以年画为母体的一些课题,最容易结合的就是服装设计。像武学凯兄弟获金奖的作品就是借鉴了剪纸,上海东华大学设计了敦煌壁画服装,还有以兵马俑为灵感的服饰。日本的浮世绘运用于服装、漆器上就更常见了,何况它还是来源于桃花坞呢。”

冉老师介绍说,这组时装是一年级学生设计的,早期和中后期桃花坞的风格都有所体现。唐伯虎时代的桃花坞风格雅致,多是仕女、花卉题材,有不少是四大才子的工笔画,后期的转入民间风格,色彩浓烈,有木刻线条的刚挺,经常是大块的红、桃红、绿、黄、紫色,内容也多是阿福、麒麟送子之类的喜庆图案。这些设计看起来还很粗糙,如果不事先说明,不一定能看出来自于桃花坞。不过冉老师表示,如果单纯地放置图案是相对初级的,他们的初衷就是取其意再发挥。他们准备把服装送到法国展示,并且正在和厂商联系,希望可以投入生产,所以设计的大多数服装是可以穿上街头的。

冉老师谈起在巴黎见到的文化保护:“他们强调传统工艺必须继承下去,并不注重创新,我们的第一步也肯定是先继承。至于在产品开发上,除了服装,还有你看到的挂盘、陶瓷,以及还在设计的配饰,桃花坞元素是可以运用到很多产品上的。”

以前苏州的文化用品商店古吴轩和台湾人都出过桃花坞画册,吕院长不无得意地说:“以后肯定不会有这种现象了,我们会保护知识产权,即使是木刻年画的展示也会收费。就像一个野孩子,现在被领回来了。”今年学校出了精装的画册,价值不菲,就连装画册的盒子也要几百元。吕院长说:“反正学校开了张也要玩的,课题要研究,学生要培训,为什么不利用好桃花坞这块牌子呢?”虽然只收回来了一年多,他不讳言今后桃花坞会带来更多的潜在效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