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萨达姆被俘后的伊拉克局势

2003-12-31 17:39 作者:蔡伟 2003年第51期
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在12月14日被美军第4步兵师特种部队抓获后,美联社甚至兴奋得用《萨达姆被俘让世界各国领导人瑟瑟发抖》作为标题。但兴奋过后的第一个问题是,伊拉克战争是否就此结束?美国何时会从伊拉克撤军?

被捕后的萨达姆,一脸憔悴

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在12月14日被美军第4步兵师特种部队抓获后,美联社甚至兴奋得用《萨达姆被俘让世界各国领导人瑟瑟发抖》作为标题。但兴奋过后的第一个问题是,伊拉克战争是否就此结束?美国何时会从伊拉克撤军?

布什在12月14日随后发表的讲话中表示:“我还要向美国人民传达这样一个信息:萨达姆•侯赛因的被捕并不意味着伊拉克暴力袭击的结束。恐怖分子宁可继续滥杀无辜也不愿意接受自由已经在中东心脏地区出现。这些人直接威胁着美国人民,但我们终将战胜他们。”以色列媒体Haaretz12月14日发表文章指出,“今天,小布什也再次证明,他对战争从不犹豫。”但是,对于战争该持续多久以及如何继续下去的争论并没有停止,因为美国目前并没有明确和正确的处理办法。Haaretz指出,伊拉克战争应该在2004年总统大选时正式结束。“如果布什总统能从他父亲那里学到一些东西的话,那就是不要让战争结束得太早。”

英国外交大臣斯特劳从伊拉克返回伦敦后在下院表示,尽管存在着恐怖袭击,但伊拉克争取了巨大的进展。欧洲左派认为,联军在伊拉克的进展并不顺利,之所以在上个月决定加快伊拉克政治过渡,并非表明华盛顿对实现伊拉克人自治很关心,而是布什处于竞选连任的考虑。随着美军对伊拉克控制的放松,伊拉克人针对伊拉克人的袭击也正在上升。不过让美军困惑的是,哪些袭击是反美武装对“合作者”的惩罚,哪些是为争夺未来伊拉克领导权而进行的武力内讧却难以区分。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委员哈希米在今年9月被枪杀,另有几十名警察和与美英联军领事权力机构合作的官员已经成为内讧的牺牲品。萨达姆的被俘的确在一定程度上会鼓舞美军和布什的信心。如果当前伊拉克的袭击事件的确由萨达姆策划,也许会暂时重挫反美武装力量。否则伊拉克冲突的下一个阶段可能将会在伊拉克国内的不同派别间展开。

到底哪些政治力量能够主导伊拉克未来?试图产生具有“伊斯兰特色”新宪法和领导阶层的、占伊拉克人数大多数的什叶派?还是多年来一直居于统治地位,现在却被美国人排挤的逊尼派?是在帮助美军攻打伊拉克中立过功劳的库尔德武装?还是在逊尼派三角地带空前活跃、并自认为在迫使美国人放弃对伊拉克的政治控制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残余势力”?答案应该在美国人手中。不过令人悲观的是,据《今日美国》近日报道,伊拉克目前的政府机构临时管理委员会本应该是开启伊拉克民主未来的钥匙,但成立6个月以来,却逐渐失去了伊拉克人的信任。

巴格达美索不达米亚大学政治系主任科得斯曼说,管理委员会已经成为联军的负担,“很明显,目前的管理委员会并不适合充当一个临时政府”。尽管萨达姆的势力已经完全在伊拉克被摧毁,但此后伊拉克的局势将向何处发展,取决于美国将管理伊拉克的权力交给伊拉克人,还是交给由美国任命的伊拉克人?由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制定的在明年7月1日之前恢复伊拉克主权的间接选举计划目前已经受到了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的批评。美英联军临时权力机构官员的理由是,间接选举对于一个没有选民名单和没有举行过民主选举的国家更合适一些。布什政府内的许多人担心如果选举在宪法起草之前举行,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穆斯林将会发挥更大的影响。

华盛顿某著名研究机构研究员、中东问题专家莱昂•哈达说,伊拉克的事态发展应该使布什政府对自己的预期更加现实。“认为伊拉克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能够被改造成一个完全的民主体系的想法与幻想无异。”三位最近分别访问了伊拉克的美国智囊机构学者最近对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作出评估,意见颇为不同。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部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奥汉隆的印象是:“总的说来,美国最终将在伊拉克取得成功。”奥汉隆说,他对伊拉克局势会在一个类似土耳其当年基马尔那样的政府的治理下稳定下来表示“谨慎的乐观”。他排除了在最近的将来伊拉克能建立美国杰斐逊式民主制度的可能性。奥汉隆说,他相信,伊拉克的武装抵抗活动不会“滚雪球似地”得到更多民众的参与。布鲁金斯学会中东政策中心主任、外交政策部高级研究员肯尼思•波拉克则表示:“安全局势糟糕。”他说,伊拉克就业人员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何时才会安全?”波拉克批评说,美国驻伊拉克军队最关心的是保护美国军人的性命,而在保护伊拉克人方面则做得很少。他说:“街头没有美国军人”为伊拉克人提供保护。波拉克说,与他交谈过的伊拉克人非常害怕美国军队在稳定的政府建立起来之前就撤离伊拉克。他说,如果美国撤离军队并减少稳定伊拉克的努力,伊拉克很可能滑向内战。

显然,抓获萨达姆虽然是一个最好的圣诞礼物,但对于解决伊拉克重建难题和如何使美国跳离泥淖,却没有多大帮助。目前问题是,美国人找不出伏击美军是有组织行动的证据,库尔德人、什叶派教徒、逊尼派互相争权夺利,这与萨达姆抓到与否完全没有影响。按照Haaretz的观点,布什最好的撤军时间是在大选前,这与著名的智囊机构兰德公司的分析不谋而合。兰德公司12月10发表文章认为,过快的撤离伊拉克将会导致重建伊拉克失败。

“如果美国希望成功地重建伊拉克,历史的经验证明,至少需要在那里驻军5到7年——也许会更长一些。”该报告指出,美国在重建他国的历史中已经经受过明显的失败,如在索马里和海地。最近的历史教训向今日重建工作表明,当美军在希望重建的国家驻军时未必能确保一定成功,但过早撤离则通常会导致失败。目前驻伊美军人数已经相对减少,与伊拉克2500万人口相比,13万驻伊美军平均每5人对1000个伊拉克人。而这个人数上的对比,战后在德国、波斯尼亚和科索沃时的分别为100、20和18.6人对1000名当地人。目前美军与当地居民人数之比与当年在索马里和海地时相当,而以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的经验来看,在伊拉克维持45万到50万驻军比较合适。目前,美国政府决定加速将全力移交给伊拉克人的决定被延迟至2005年伊拉克国内选举之时。历史证明,美国如果过早的促使伊拉克的国内大选将会带来危险。波斯尼亚进行的全国大选就适得其反。德国战后的大选是在战争结束52个月后进行的,科索沃的大选在战争结束后29个月举行,在海底和波斯尼亚,全国大选的时间是在停战后9个月。

兰德公司指出,美国有成功重建一个国家的经验,但试图很快成功是不可能的。然而,持续的驻军在维持稳定和获取民心方面却似乎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土耳其新欧亚研究中心研究员佟契指出,目前伊拉克境内的反美攻击活动可能多数出自外来极端组织分子的协助,但在萨达姆被捕后,这些组织或个人也将失去借口继续留在伊拉克境内。不过虽然萨达姆被捕象征着伊拉克萨达姆时代正式告终,无论今后伊拉克局势变化如何,均将不再具有萨达姆的色彩。但伊拉克派系复杂,伊拉克未来的政治走向仍然堪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