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财富偶像陈天桥

2003-12-29 14:32 作者:邹剑宇 2003年第52期
陈天桥给自己划定的成长阶段从1993年走出大学门,进上海上市公司陆家嘴当总裁助理时开始。他的个人形象却源于让中国超过6000万注册游戏玩家魂牵梦绕的《传奇》游戏,甚至在他家乡的浙货市场里都充斥着无数有钱和有一些空闲时间的《传奇》爱好者,他们和其他的人对陈天桥的话注定会有另外的理解。

张朝阳谈起富豪排行榜时评价说:“以前人们谈起互联网或者IT的创业者,总是强调他们说话太夸张,说的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但是今年‘哗’地一下全变过来了。过去也有一些排行榜,但主要是看谁在媒体露面多,胡润的排行榜做的一个好处就是强调数字,尽量用财务数字告诉人们财富后面的真实性。”用张朝阳个人经历来证明就是从“注意张朝阳经济”时代到了一个“注意张朝阳财富经济”时代,互联网在中国是一个可以发财的生意。

为中国建起互联网主干网络的亚信2003年11月在北京庆祝公司创建十周年,亚信公司CEO张醒生说:“前几天遇到新浪网的CTO(首席技术执行官)严援朝,他说新浪也在庆祝成立十周年。”陈天桥在2003年过完他30岁生日之后,在他的MSN Messenger上感叹:“十年回首,谁人会,登临意?”他解释这句话时说,“其实我是说十年就这么过去了,这些经历其他人难以领会。但还是有人要误解。”

陈天桥给自己划定的成长阶段从1993年走出大学门,进上海上市公司陆家嘴当总裁助理时开始。他的个人形象却源于让中国超过6000万注册游戏玩家魂牵梦绕的《传奇》游戏,甚至在他家乡的浙货市场里都充斥着无数有钱和有一些空闲时间的《传奇》爱好者,他们和其他的人对陈天桥的话注定会有另外的理解。

10年前田溯宁和丁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一条叫“希望”的街上注册了亚信公司,6年前张朝阳从美国回来照着雅虎模式搬回来一个搜狐,4年前陈天桥从上海的一个证券公司辞职创办了盛大公司。人们的理解是,陈天桥顺着这条一脉相承的网路成就了他的事业。

与张朝阳、丁磊个人做派很不一样,陈天桥在任何时候都是西服革履,一脸严肃的样子。“我想让人们知道,在一个最新潮的产业里,有一个最主流的一批人在做这个产业。越是新潮、越‘异端’,越要有主流意识的人去把它挽回来。”

张朝阳开的是宝马车,丁磊开切诺基,两个人都以自由的着装给自己放松,而且至今都未婚。陈天桥坐的是奥迪——之所以不选择成功商人的标准车型“奔驰”,是因为他觉得奔驰在中国有一股暴发户的味道,“人们看见我这么年轻,坐在车子的后排,不一定习惯。我自己不开车,经常脑子会想问题,做梦也会想问题,所以不能开车。”陈天桥惟一开车的时候是在妻子倒车进库有问题的时候帮帮忙,他的妻子是他的创业伙伴,至今和他一样沉溺在公司的管理事务中。

“为什么我要做主流人物?”

陈天桥在上海网络游戏专委会成立大会上说:“前不久我有幸作为上海地区代表参加全国第十五次团代会,并被选举为第十五届团中央候补委员,这不仅是我个人和盛大公司的荣誉,更表明互动娱乐产业的影响力和健康发展得到了承认。”

游戏成为一个正业,这个潮流来源于互联网。最早中国人在街头昏暗的游戏厅开始玩游戏的时候,游戏厅和舞厅、录像厅一起被“禁止学生入内”。后来个人用的游戏机以“学习机”的障眼法进入家庭,厂商和家长一起唱起了“你拍一,我拍一,游戏改用学习机”的儿歌。

但是互联网不一样,以数以亿计的美元冲进中国带来的除了创业和财富,还带来了让人新鲜的新闻和生活方式,上网冲浪是开眼界和寻找乐趣。接下来就诞生了一条现在人们基本上接受了的道理:人民要玩游戏。《传奇》之前还有一些网络游戏,《传奇》开始的时候也被人看作是一个“烂游戏”,陈天桥楞把它做成了全球单个注册人数最多的游戏,把“人民要玩游戏”变成了事实。

浙江出生的陈天桥有浙江人的坚韧、耐劳和精明、投机本能,复旦大学经济系高才生的经济头脑却最多表演在经纶世务上。“面如重枣,不苟言笑”,30岁的陈天桥像一个游戏玩家吗?也许还可以感慨一声:他竟然是做游戏的!

陈天桥说:“你看日本的游戏公司世嘉的社长是西服革履,非常认真来探讨游戏的命题概念。在中国,曾经有人认为应该到网吧里找玩游戏最棒的人来做游戏、做公司的CEO,结果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我们要把游戏塑造成一个主流的形象,这个问题很关键。一个老板可以自己过得很嬉皮士,像张朝阳、丁磊,但是为什么大家还认为他们是一个IT、互联网的人物,让人觉得他们是跟政府没有关系的人。而大家认为陈天桥说的是一种主流的声音、是一种主流做法,操作的也是一种主流产业。网络游戏不是小孩子打闹,大家赚点钱的事情,它是娱乐中的一种。”

网络游戏的要义和经济动力,这是每一次陈天桥向政府领导解释“盛大”、向所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电信部门的干部推销网络游戏的宝典秘籍,也是这个新一代崛起的网络富豪与他“前辈”们的迥异之处。

一年半以前记者采访陈天桥的时候,他是这么算“盛大”的经营账的:“盛大公司平均有40万人在线游戏,现在中国电信规定网吧的每小时接入费是2~4元,上海要6元,40万用户每小时要给中国电信贡献80到160万元的收入,每天是2000万到4000万元的收入,一年则有100亿左右的收入。”

一年后又说起什么是“盛大”,“我有40%到50%的时间给整个产业打工。比如说新浪的游戏频道负责人王宁说,之前没有人给他投广告,‘盛大’起来以后广告火起来了。”

盛大公司当年如何从中华网拿到300万美元,一年半以后又如何与中华网彻底分手却保留了代理《传奇》起家必需的几十万美元,这个秘诀陈天桥一直秘而不宣。这个一身霸气的年轻人说话的姿态,仿佛他不是盛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是中国网络游戏的首席执行官。

财富战略

关注网络游戏的人几乎没有谁预测陈天桥的成功在《传奇》游戏之后还能延续,说的是他过去的成功时间太快、挫折太少,来不及塑造成历史。陈天桥也不能回避的是天生我才必予人以短,他的刚硬性格让他事必躬亲,公司带有过多的陈氏色彩,公司的成败与他个性命运攸关,2003年的两件大事对盛大公司未来几年的影响深远。

继续持有《传奇》

今年陈天桥在盛大公司与《传奇》游戏的韩国开发商的版权官司中持续剑拔弩张了大半年,直到9月28日合约到期之前“盛大”与对方续约,把公司至今依然倚赖的《传奇》游戏得以持续运营下去。

12月9日下午接近6点,记者在上海盛大公司总部看到数字是:《传奇》游戏在线401091人,《泡泡堂》221961人,《传奇世界》187823人,三款游戏超过了80万人同时在线。《传奇》给盛大贡献的还是超过一半的收入和利润。“(《传奇》)40多万人同时在线,也很可怕。”金山公司的CEO雷军评价说。

盛大和《传奇》开发商之间的争端在于两个公司对滚滚而来的利润有完全相反的看法:盛大认为它的运营是利润之源,但韩国人以为游戏的成功源于自己的开发和技术支持。所以非法的私服事件扰乱游戏的正常运转以后,双方从合作伙伴变为对峙公堂的原告和被告。

但是“盛大”掌握中国几千万游戏玩家的数据档案,陈天桥因此采取强硬立场绝不同意韩国人想提高分成比例的要求,另外还自己开发游戏,意图从韩国公司的制约中彻底摆脱出来。

如果陈天桥能因此有更大的成功,盛大公司将创立一条新的商业原则:游戏的运营商也可以决定利润走向。而过去人们都一直以为掌握游戏知识产权的韩国公司可以无限坐享红利。

“盛大”在《传奇》新合约中成功地把开发商的分成费从27%降到了21%,但是这次签约一次性先付出的代理权费用却从两年前的30万美元直线上升到了300万美元,据报道代理期限还是两年。

这一场版权官司给“盛大”以及陈天桥本人带来了很多非议,非议原因是认为盛大公司违反了它与《传奇》产权方的合约精神,甚至还开发了一款与《传奇》类似的游戏《传奇世界》。在《传奇》之后,盛大与韩国公司达成了一个默契是承认《传奇》系列的三款游戏,包括《传奇》、《传奇三》和《传奇世界》都是合法的版权。

陈天桥说:“现在我可以接受《财富》、《福布斯》,接受很多中国媒体的采访,但是到明年,会还有谁记得有一个陈天桥,有谁记得有‘盛大’呢?像三株、巨人、爱多,为什么中国的民营企业创业成功的那么少?我说的是不靠外力,通过自己运营的公司,怎么会发展发展就没了呢?三株怎么会一被报道就死亡了呢?针对我们也有一些全国性的负面报道啊。

“说到底还是要自己争气。不管是曾经有国际公司来查我们是否软件盗版,谁来查我们的偷漏税,谁又控告我们开发游戏盗版,最后都发现没有实际性的东西。就像比如说你走在大街上,一个乞丐跑上来甩你一个耳光……他会说:‘我就想甩你,就看不起你富!为什么我这里晚饭没吃饱,你在那边西服革履的。’这个没办法的,你只能说‘你神经病’,你只能告他诽谤。”

竞争《魔兽世界》失败

《魔兽世界》是美国暴雪公司开发的一款网络游戏,该公司的《星际争霸》等游戏一直是PC游戏的经典之作,《魔兽世界》被认为是日、韩网络游戏之上的大师级作品,是目前最值得期待的网络游戏。

对《魔兽世界》的争夺在盛大公司曾经认为势在必得,但是10月份出来的结果是目前经营着《奇迹》(英文名“MU”)的“第九城市”以及合作伙伴拿到了最终的代理权。

“可能这是‘盛大’犯的一个战略性错误,有人说现在其他公司超过‘盛大’的惟一机会就是《魔兽世界》了。”陈天桥说,“竞标的最后阶段是我们和‘第九城市’到新加坡去看《魔兽世界》的网络版,韩国代理权的竞标公司也是两家。到最后报价我们放弃了,觉得这个游戏几百万美元的代理费是值得的,但是到1000万美元就不对了。”

陈天桥说:“现在游戏开发商有这么一个毛病,他们都希望一次性地把它的开发成本回收。未来的分成费能赚多少赚多少,这样的话就是所有的苦都是运营商一个人扛。由于对方公司非常强势,它要把服务器按照自己的要求来安排,要求的服务器投入非常大。战略上又要求全球同步,不允许中国单独运作。这个事情,就像是你有一条好的领带,然后你要买一件新的衬衣,到最后把钱全花光了。我们知道什么时候该刹车说,‘对不起,我们不要了’。况且用户对一款游戏的期望那么高,这不是一件好事情。期望太高一定会有失望的,如果让他感觉不好再拉回来,是非常难过的日子。慢热型的游戏才是最好的。”

除了游戏,还有什么?

对于《魔兽世界》是陈天桥在公司首次受挫之后认为有必要作出解释。《传奇》的官司在本年度占用了公司太多资源,陈天桥再有长袖善舞的本事也难以做到事事周全。

当然盛大公司除了打官司之外,本年度最重要的事情还有资产重组。今年3月日本软银公司投资4000万美元给“盛大”之后,“盛大”从个人全资控股的私人公司向到纳斯达克上市的公众公司开始改造。

陈天桥始终强调“盛大”不仅是一个网络游戏公司,他的目标是一个互动娱乐媒体公司。当公司通过网络游戏赢得丰厚的现金流和利润之后,通过公司公众化赢得最大资本的能力是打造他的新媒体帝国的必经之路。“我们为什么要让软银进来?原来百分之百是我自己的,我高兴分给谁就分给谁。我为什么要让软银的人进来占一个表决权名额?软银的投资现在放在银行里一分钱没用,我拿它涨利息呀?我不在乎这个利息。”陈天桥说。

据了解,最快在春节前后,盛大公司上亿元的收购即将宣布。盛大要收购什么?陈天桥含糊地解释了一番:

“媒体公司首先是一个内容的制造商和运营商。从媒体角度来说,无论手段有什么不同,一共有四种赚钱方法:一是内容用户注册的每月月费,像网络游戏,期刊、报纸,有线电视。第二是不向终端客户收费用,而直接向企业收广告费。第三种是专业的制作公司,把内容提供给媒体运营公司,就像韩国的ACTOZ把《传奇》游戏让我经营,它收取分成。第四种是在交易当中获取差价。盛大现在只是在第一种方式上获得成功。我们互动娱乐媒体的概念首先是盈利模式的多样化,未来这四种模式都陆续会涉及。

“第二,盛大公司决不会局限在PC这个平台上来做,我们未来要向无线的手机和电视平台去做,但是要是互动的,而数字电视、手机和PC都提供了互动的平台。从理论上来说,我们不会在平面媒体上过多地投资,有也是补充性的。

“第三,在内容上,游戏只是我们一种内容,很快我们就会有音乐、电影和动画等内容。当然像财经新闻、教育新闻,这不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前不久保利集团宣布收购北大华艺公司,投资圈传来的消息是盛大公司曾与北大华艺接触密切。另一个传说的收购对象是光线传播公司,因为光线公司的老板王长田不肯出让过多的股份而作罢。

就像盛大公司宣传自己未来要做网上的迪斯尼,维亚康姆公司中国首代李亦非跟陈天桥开玩笑地说:“我觉得你们做网上的MTV比较合适。”向“盛大”示好,或者说“盛大”的眼光真的开始从网络游戏上移开去。

按照陈天桥的设想,盛大的生意还要打造一到两头类似于网络游戏这样的现金牛。于商而言是生意的必须,但是显然刚届而立的陈天桥从来就没想仅仅做一个网络游戏的运营人。

陈天桥说:“我们要做一个互动娱乐媒体公司,网络游戏只是其中一种。即使做到像EA(美国的电子艺界公司)——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公司,一年收入26亿美元,So What?你能做什么?讲到这句话,就会问那么你陈天桥要做什么?如果是为了赚钱,EA这种方式当然是够了。如果说‘盛大’仅仅是为了能赚多少钱就赚的话,那么它的很多行为就不容易被人理解。你能为社会的主流做什么?你能为改变整个产业的形势做什么?你有多大的逆转力?EA充其量是一个产业的老大而已。”

陈天桥4年的财富之路

1999年11月,26岁的陈天桥以50万元创建卡通网站stame.com,3个月后即得到中华网的投资300万美元。2001年7月,陈天桥与中华网彻底分手后,用剩下的钱购买了韩国网络游戏《传奇》的中国代理权。该游戏在2002年创造了超过4亿元收入的奇迹,而陈天桥和他的家人此时依然保持着对盛大公司的全部股权。在胡润制造的2003年中国富豪排行榜中以40亿元排行第十。2003年3月,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会给盛大公司投资4000万美元,目前公司正在筹备着2004年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