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无间道》里的经典与尊严

2003-12-25 12:21 作者:小于 2003年第50期
—专访《无间道》导演和编剧刘伟强、麦兆辉与庄文强

专访《无间道》导演和编剧刘伟强、麦兆辉与庄文强

“《教父》是经典,而现在已经过了诞生经典的时代了。短时间内拍完三部曲,完全是因为激情所致……我们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和所有热爱华语电影的人共同争取华语电影的盛景和尊严”

11月20日,保利博纳正式挂牌,同时举行《终极无间》冠名权竞拍,保利博纳负责宣传的杨阳介绍说,熊猫手机已经拍得12月8日首映式冠名权。12月12日,《终极无间》在内地和香港同期上映。而冯小刚第五部贺岁片《手机》也将于12月10日首映,两批明星几乎同时汇聚到北京,年底的国内电影市场因此热闹起来。

《终极无间》的故事已经不是秘密,所有媒体几乎详细叙述了2001年和2004年的故事。惟一残留的秘密是在香港惨淡的市场下,《无间道》系列是如何诞生的,它对香港的电影有什么影响。导演刘伟强、麦兆辉(兼任编剧)和编剧庄文强是这个奇迹的主要缔造者。本刊记者提前对他们进行了专访。

记者:《无间道》的故事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你们脑中的?这个故事又怎么发展成了三个剧本?

麦:从构思到落笔,《无间道》足足花了三年才完成。在没有人邀请我开拍,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开拍的情况下,写好了《无间道》的剧本。但多次尝试都没有人愿意拍,当时我想:“这回再不行,我就改行了。”

刘:我们拍《无间道》的时候,前景并不明朗,但是我们咬紧牙关要把它拍到最好。从写剧本、选演员到后期制作,将以前香港电影一些不好的习惯都改掉了。以前拍电影是先拍第一集,看看收入如何,再拍二,看看收入如何,再拍三。我们是拍一的时候就想到了二、三,然后二、三一起拍,这来自自信。可以说是建立了一个新的拍电影方式。

记者:《无间道》三部曲故事庞杂,人物众多,其中哪些人物最难处理?整个剧本有没有一个中心点?如果有,是“想做一个好人”的念头吗?

麦:警匪卧底的故事有很多,但《无间道》不同,其中包含很多善意和慈悲的东西。黄秋生的义,还有梁朝伟的一念慈悲,感动了刘德华。这是我作为观众的看法。我其实想写刘德华不择手段地去做一个好人,但我找不到一个正确做法给他,所以在片子里他老在徘徊。

记者:刘伟强和麦兆辉两位导演现在已经被看成是“金牌搭档”,那两位各自最擅长的是什么?之间有什么互补关系?

麦:在《无间道》以前,我跟刘伟强导演没有合作过,不过这次合作得很成功,他有处理大场面的经验,两个人一起做导演有商有量,压力没有那么大。刘伟强本身是个很好的摄影师,他拍过《旺角卡门》、《龙虎风云》等等,我们分工合作,配合默契。在写剧本时,我们已经做了细致编排,导演方向、场位、镜头……全都齐备了,拍摄时只要依照剧本就行。

记者:在拍摄《无间道》时,三位有没有因为个性差异产生过摩擦?

刘:麦兆辉可以算是迄今为止,跟我最合拍的编剧。如果产生争执,通常是听我的喽,我的年纪大一点,经验多一点。即使是这样,让他听我的也很难。因为首先对方要信服你,才会听你的。我觉得这种“心心相印”很重要。

庄:其实这是信任问题,拍第一部时我们三个是试着配合,有点艺术上的冲突,但后来大家进步了,到第二部时已经很有默契,互相听对方意见。我们与刘伟强层次不同,他强的地方我们没有,他会以观众角度来看,“这样会很闷呀”,那我们就听他的改改,他就说“这样就OK了”。他不会教我们怎么改。遇到分歧,我们三个会实行投票制,试过我和刘伟强对麦兆辉一个的,三个人没有政治,我们不会拉拢谁。

记者:刘伟强导演曾经在采访中说《无间道Ⅱ》是三部电影中最困难的一部……

麦:在写第二集的时候,结局受到了第一集很大的限制。第二集是讲第一集之前发生的故事,原有人物肯定都会涉及到,而这些人物后来的命运观众都已经知道了,因此很多东西都会受影响,难就难在这里。譬如想描写“陈永仁”这个角色年轻时候一段危险经历,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办法写上去,因为无论你描写得有多么危险都起不到效果,大家都知道这个角色当时肯定是不会死的。

记者:寰亚的朱任之先生介绍说,在拍《无间道》时,导演和编剧已经事先为每个人写了前传,当时是已经有了剧本的雏形了,还是只是一些散碎的故事?

麦:在没拍第二集前传的时候,已经想到要拍第三集了,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想好这是一个完整的很长的故事,先有《无间道》然后有《终极无间》,然后就在拍摄《无间道》的时候有了拍第二集的想法,希望这种形式可以体现一个完整的构架。我们很清楚《无间道》一定不会有第四集的,到第三集时候就是一个彻底的大结局。

庄:记得我4月交了第二部剧本之后心想,第三部怎么办呢?可能会很糟糕啊,所有想玩的东西都玩尽了。有一次谈着谈着,就说不如试下这样啦,由第一日开始写,没有大纲没有分场,只谈了一点结构的东西,我的方法就是让角色在脑海里演戏,演完我再写下来。因为角色已经建立得很好了,我差不多只是去颠覆一点东西,想不到这样又出来一个故事,还厉害过第二部,看过的人都说好。

记者:《无间道》和《无间道Ⅱ》的故事之间有不太顺畅的地方,比如韩琛和黄志诚之间的关系,当时导演和编剧是不是也意识到这一点呢?打算怎么解决呢?

麦:原来我们是想先拍完第三部,但机缘巧合,林建岳说不如先拍少年故事,最初我和庄文强都有点抗拒,如果先拍前传那结局就知道了,空间挺难发挥。厉害的是庄文强找到了历史性结构,加上我不甘心。第二部其实不是讲情节、想桥段的问题,而是讲人物的转变,十年前他们是怎样的?个人转变加上时代转变就有了《无间道Ⅱ》,现在这样,离开前一部很远了。

庄:我在写前传时,脑海里第一个影像就是陈冠希的背影,一路走到旺角,去到一个酒楼打死了吴镇宇。最开始一直是这个影像,然后再写。但后来发现旺角与我读书时1991年好不相同,变化了。于是想到加入香港历史。其实前传是一个全新的故事,我们开始想时就这么定位,不过它还用《无间道》这个名字罢了。

记者:为什么在《终极无间》中说“2001这是最好的年代,2004这是最坏的年代”?最好最坏是具体有所指,还是所有时候都可以同是“最好的”和“最坏的”?

麦:《无间道Ⅱ》的故事前后横跨4年,比第一集更有时空深度,反映了香港在1991到1995年之间的改变,我们非常满意。《终极无间》更采取了时空交错的叙事方式,在2001年与2004年平行发展。我们一条线是走向天堂,而另一条线走向地狱。我们希望故事的张力在于两极的拉扯,好像快乐和痛苦作为一个对比。

记者:除了拍一部卖座电影外,三位是不是在《无间道》三部曲中寄托了个人对电影的雄心和追求?

刘:《教父》是经典,而现在已经过了诞生经典的时代了。短时间内拍完三部曲,完全是因为激情所致,并非纯粹以商业的眼光,在为续集而续集。我觉得关键问题是如何抓住瞬间的灵感,然后将灵感表现出来。我们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和所有热爱华语电影的人共同争取华语电影的盛景和尊严。在我心中,自己要拍续集的标准就是要像《教父》那样的。

麦:很奇怪,直到市场不好,陷入困境,作为创作人才会发行,把自己里面的东西掏出来。之前市场好,我太忙了。当初我们想不如拍套喜剧,因为现时的香港人都不开心啊。之后再想一下,我们还是坚持要把《无间道》的故事拍出来,虽然它不是开心的片种,但对这个时势来说还是有意义的。将来,我还是要拍人和人之间的感情问题,人的感情是很重要的。我自己对计算机技术不大偏爱,当然有些地方可以借助计算机,但不可以喧宾夺主,电影始终是以人为主的。

庄:其实大家没有看出片中也有很多其他导演的影响,斯科塞斯也拍过很多这样的片啊,而我们处理暴力的方法是北野武的风格,没有过程,只有开始和结果。但科波拉的电影太多人看过,第一时间想到《无间道》像《教父》。我们讲故事的方法也像杨德昌,好像《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但可能题材更像《教父》。说像王家卫都可以的,我们从小看他们的电影长大。

记者:拍了《无间道》,下一步你们有什么打算?

刘:“刘伟强+麦兆辉+庄文强”这个编导组合,在影片“终结”后将继续合作,三个人的搭档一定会坚持下去。

记者:当初有没有想到《终极无间》要使用那么多大牌演员?怎么协调好这些演员之间的配合呢?

刘:《无间道》这个品牌很有号召力。这些号召力是累积下来的。当第一集成功后,第二集再找演员便能事半功倍,到了第三集也延续了这个效应,就像雪球般越滚越大。戏中的主要演员都把自己的角色演了差不多一年,他们甚至把角色性格放到了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我说CUT时,他们都不能抽离,好像变成了角色本身。每个演员的出现都令其他演员增加压力,但又绝不抢戏,大家互相制衡,良性竞争。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教练,在安排一场足球赛。

麦:从投资者的角度,连拍第二集、第三集是个很大的投资,他们也很希望能够出现大场面。商业上的考虑肯定会有的。我有时也觉得明星太多可能会影响故事本身的影响力。但其实片中明星出现的程度并没有想象那么严重,明星出现一般都是因为应该要他们出现,是以一种恰如其分的手段去使用明星,而不是格格不入的单摆一个明星在那里。

记者:在以男演员为主的电影中,女演员的选择非常重要,她们必须起到点睛的作用。为什么在《无间道》系列影片中要选择这几位女演员呢?

刘:在这套戏里,女性不是主要的,她们起的作用主要是引导和过渡,但是又必不可少。

麦:陈慧琳是《终极无间》的关键人物,梁朝伟在临死前曾向KELLY(陈慧琳)透露心声。伟仔死后令华仔精神受困扰,也到她的医务所接受心里治疗。华仔因为心里太想做回一个好人,于是在接受治疗期间,连他都以为自己化身为伟仔,与这位心理医生有很大关系。

记者:从导演、编剧的角度看,《无间道》系列对香港电影能起到什么样的促进作用?

刘:最大的满足不是调遣这些演员和赚钱,而是“革命”。我们不单拍了一部好电影,我们还进行了一场“革命”:包括整个拍摄系统,怎么和投资者保持良好关系;拉近我们和观众距离,令观众因香港电影而自豪。观众曾经对香港电影失去信心,但《无间道》令他们重拾自信。我希望能延续这种电影气氛,延续这种精神,甚至能影响我们的同行,相信我们的拍摄手法。这使我对《无间道》系列感到振奋,而这种精神上的快乐比金钱上的满足更多。

麦:我们对电影行业有使命感,希望整个行业因为近来的好票房而复苏。观众对这部影片的喜爱和期待让我们对此很自信。有没有参与过这部戏的同行都打电话恭喜我们。希望电影市场恢复信心,让观众可从此回到电影院。(博纳 供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