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子弹横穿FBI

2003-12-18 11:18 作者:鲁伊 2003年第49期
曾经被FBI引为破案法宝的弹道学检测正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质疑与挑战

詹姆斯·艾尔·雷曾被指控使用这把雷明顿30-06步枪在1968年暗杀了马丁·路德·金。然而,他此后断然否认做过这件事,并要求罗得岛大学的犯罪实验室进行新的子弹鉴定,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图为孟菲斯市证据中心的负责人本·霍利正在检查这把步枪

曾经被FBI引为破案法宝的弹道学检测正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质疑与挑战

去年年底,美国轰动一时的华盛顿连环枪击案嫌疑人穆罕默德和马尔沃被捕后,一位联邦执法官曾经指出,在侦破案件和审讯的过程中,“我们有弹道学。我们不需要口供”。一年之后,恐怕没人能够如此笃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了。随着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对FBI实验室中使用的子弹匹配技术的审查报告出台,全球最知名的犯罪实验室向来最引以为傲的弹道学检测,可能将成为无数辩护律师攻击的靶子。

国家科学院的研究报告正式的公布日期是12月初,但在11月21日,美联社和华盛顿邮报就提前披露了报告中的部分内容。据称,报告中提出了6项建议,指出FBI迫切需要改变目前使用的匹配弹头成分的方法,并强烈建议专家们在法庭上作证时更精确的描述所发现的证据的重要性。

这个结果对于FBI实验室来说不啻于一颗重磅炸弹,然而,对于那些熟悉内情的人来说,却是意料之中的一件事。事实上,从90年代起,FBI实验室就已经身陷一系列滥用科学的丑闻之中了。今年早些时候,一位负责弹头分析的FBI实验室科学家因为在法庭上作伪证而被指控,另一位雇员则承认在DNA检测中做过手脚。更严重的是,一些最新解密的机密文件显示,在侦破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时,FBI实验室的工作存在很多问题,但一直都被掩盖着。

今年初,退休的FBI实验室金属学家威廉•托宾(William Tobin)及其同事发表论文指出,同一支枪发射出的子弹可能拥有不同的化学成分,而不同枪支射出的子弹可能在化学成分上是相似的,这就挑战了FBI实验室弹头匹配鉴定的科学基础。在FBI实验室看来,同一支枪射出的多发子弹必然拥有共同的化学“指纹”。无独有偶,此后,依阿华州立大学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这些情况促使FBI实验室主任达文特•亚当斯(Dwight Adams)开始采取行动。他委托国家科学院对FBI实验室中的子弹鉴定分析进行审查评估。国家科学院是一家国会特许成立的私人研究机构,但它的专业性一向广为称道。今年春天,亚当斯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曾指出,他相信,国家科学院的审查报告会为FBI实验室提供了很好的辩护。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大出亚当斯的意料。据见过报告草案的知情者介绍,这份报告激烈地抨击了FBI实验室一直使用的某些假设和技术。自40年前肯尼迪遇刺时建立起的一整套子弹比对、分析、鉴别、匹配的体系很可能会被彻底颠覆。

通常,FBI进行弹头匹配的程序是这样的:首先对从犯罪现场提取的子弹进行成分检测,然后,用嫌疑人的枪支发射一颗新的子弹,将两颗子弹的成分和枪管在其表面留下的痕迹进行比对。这种方法只在犯罪现场留下的子弹保持完好且警察得到了嫌疑人的枪支时才有效。如果从犯罪现场提取的子弹已经碎成碎片或扭曲变形,又或者嫌疑人的枪支不知去向,FBI就会采取另一种方法——化学分析法。研究人员会检测犯罪现场子弹的弹头化学成分,然后将其与嫌疑人子弹夹中的子弹或与其所持枪支同一品牌型号的另一支枪的子弹进行比较。在这时候,就可能会用到在报告中被批评最多的“数据链接”(data-chaining)法。

简单地说,所谓的数据链接就是指,当子弹A的弹头成分与子弹B的弹头成分相匹配,而子弹B的弹头成分与子弹C的弹头成分相匹配时,就可以认定子弹A和子弹C是相互匹配的——即使这两颗子弹的检测结果实际上并不完全匹配。这就意味着,如果FBI可以找到一颗“第三方子弹”——比如,从枪支制造商处得来的一颗子弹——并证明它与两颗有细微差别的子弹均可匹配的话,那两颗子弹就会被认为是从同一支枪中射出的。FBI专家在做出证词时则指出,这两颗子弹“通过分析来看是并无不同的”。

报告还指出,以往,FBI专家在法庭上的证词经常会出现前后不一致和自相矛盾的情况,这会妨碍陪审团和法官的正确裁决。因此,报告要求FBI实验室人员的分析报告和证词必须先经过一位同事的审查,从而确保它的准确性。此外,报告强烈要求FBI专家证人不要空泛地谈论检测结果的重要性,而是要给出精确的定义,尤其是在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来自同一弹头来源的子弹存在于犯罪现场周围地区的情况下,要格外谨慎地做出证词。

这份报告的内容一经泄漏,立时在司法圈中激起了轩然大波。美国犯罪辩护律师全国联合会马上宣布,它会敦促其成员积极争取对以往多起采用子弹弹头分析法作为证据的案件提起上诉。联合会的发言人丹尼尔•多德森(Daniel Dodson)说:“有人正在因为这种垃圾科学被错误地认定为有罪而坐在牢中。”该协会的主席、一直致力于开释因为错误的科学证据而被投入监狱的律师巴里•歇克(Barry Scheck)则表扬了FBI自我审查的做法。他说,“FBI应该审查所有自己的案卷,重新审理每一起涉及到类似分析的案件”。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则敦促国家科学院尽快公布自己的研究结果,“有漏洞的司法鉴定技术会让罪犯逍遥法外,而将无辜的人送入囚牢。这个报告需要被公之于众,从而使国会和其他的人能够估量出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并让FBI负起应负的责任。”

相对于群情激昂的外界,FBI内部却显得有些反常的波澜不惊。FBI官员指出,因为还没有看到报告,因此对其不加评论。一些FBI实验室的专家则仍然坚持使用的子弹分析技术的正确性。

在为阿拉斯加的一起案件作证时,FBI专家查尔斯•彼得斯(Charles Peters)称自己是“数据链接法的拥护者”。他说,“如果我们足够谨慎,非常非常的谨慎,而且如果我们不采取数据链接法这样的手段的话,没有什么东西会是匹配的。”彼得斯认为,数据链接法在FBI的侦查工作中非常重要,如果将其取消,很多案件都会成为无头死案。

可以想象,这一场围绕子弹检测技术的口诛笔伐还会在未来的几个月争执不休,而2004年也可能因此成为美国司法界的上诉年。从“9•11”开始,被人们奉为权威的东西一再遭受挑战,也许,像肯尼迪说过的那样,带着怀疑去相信,带着相信去怀疑,才是最好的法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