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舒可心的竞选表演

2003-12-04 13:01 作者:苗炜 2003年第47期
“让自荐竞选者多起来,就是发动群众选好自己的代言人,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丰富人大选举工作,为人大工作注入新鲜活力”

舒可心

北大法学院“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一份《中国选举状况和选举改革的调查》中显示,60%以上选民对介绍候选人的办法不满意,35%的选民认为“应当让候选人与选民直接见面——做竞选演说,回答选民提问”。超过75%的选民称“不很了解”或“完全不了解”当选者情况。

今年8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让自荐竞选者多起来》的文章,文章说:“让自荐竞选者多起来,就是发动群众选好自己的代言人,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丰富人大选举工作,为人大工作注入新鲜活力”

从姚立法到王亮

中国大陆第一个以自荐竞选人身份竞选成为人大代表的是湖北潜江的姚立法。这个名字几乎可以误读成是“要立法”,似乎天生就要参与人大这个立法机构。但据姚立法本人叙述,他原名为姚立发,在“文革”中改名“立法”,大概是受当时“儒法斗争”的影响。

姚立法1958年生于湖北潜江龙湾镇,1984年在潜江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任职。1987年,他参加潜江县进行第一届人大代表选举。1988年潜江撤县改市,1990年,潜江市进行第二届人大代表选举。1993年,潜江市举行第三届人大代表选举。姚立法参加了这三次竞选,但都没有成功。

第一次竞选,姚立法是被单位里的同事们联名推荐的;第二次,他提前开始研读相关法律,并油印了2000多份个人简历,发给选民。市政府文教办公室曾派两个官员找姚进行个人谈话,要求他不要再竞选,不要散发个人资料。第三次,他采取写公开信的方法对选举过程中一些不合法的现象提出质疑,他在1993年11月8日的一封公开信中说:“不是由选民推选产生的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其身份是不合法的;产生第一轮候选人不让全体选民知道,由组长先定候选人,再找人签名上报是不合法的。”

根据《各级人民代表选举法》规定,由选民直接选举的地方人民代表候选人,由各选区选民和各政党、各人民团体提名推荐。地方选举委员会汇总后,在选举日的15天前公布确定的候选人名单,该名单是由各选区选民小组酝酿、讨论、协商而成。但“选民小组”本身由哪些人、多少人组成,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

想成为地方人民代表候选人,至少要有10名以上的选民推荐,这个并不难,但能否通过“选民小组”的酝酿成为正式候选人则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1998年,已经“停薪留职”的姚立法参加了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竞选。他给选民发公开信,并在小范围内演讲。他说:“我建议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那些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有较强执行代表职务能力的人。”但姚立法并没有成为正式候选人,在《致选民朋友的第9封信》中,姚立法指出该选区3名正式候选人的产生过程实属非法,违反了《选举法》第31条和“选举实施细则”第28条的有关规定。最终,姚立法还是合法地以非正式候选人的身份当选。根据《选举法》的有关规定,选民若不喜欢候选人名单上的候选人,可以另填候选人名字。这个时候他们可以填上“姚立法”的大名。

2001年5月21日,《中国青年报》报道,在深圳福田区人大换届选举中,从美国留学归来、现为深圳市高级技工学校校长的王亮,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击败正式候选人,当选人大代表。《南方日报》发表评论说,从姚立法到王亮,“非正式候选人”或曰“独立候选人”击败“正式候选人”之所以被普遍关注,就在于它为基层民主选举注入了更多的民主元素,当选民面对多种选择作出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时,他们的选择也就越加趋向理性。这种理性,是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体现,弥足珍贵。

竞选顾问和助选办公室

在2003年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中,朝阳园业主管理委员会主任舒可心以个人名义竞选北京市朝阳区人大代表,并成立了自己的助选机构:舒可心公共(选举)事务办公室,或者称“助选办公室”。舒可心拟订的竞选口号是:建设法治朝阳,维护居民权益。

姚立法和王亮能够当选人大代表,在某种程度上与他们的“学校背景”有关,前者在教育部门工作过,参选时曾有机会在潜江补习学校发表短暂演讲,后者担任一所学校的校长,而这是个相当有公信力的社会角色。舒可心是一个业主委员会的主任,在“中国人民大学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中心”挂名为“项目研究员”,他自认是个“闲人”,而他的“助选办公室”将在他的参选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21岁的朱思昊是北京广播学院法律系三年级学生,在暑假的社会实践中,与舒可心等人结识。他现在可以说是舒可心的竞选顾问,也可以说是“助选办公室”的志愿者。朱思昊说这两种称呼没什么不同,都是为舒可心的参选做事情。他说,舒可心、王海等人提出参选人大代表的想法,但当时大家都不知道今年就是选举年,意识到年底之前就要参选,一些准备工作就必然显得仓促。

朱思昊担任着学生会的干部,有良好的表达能力。他说:“我自己学习了选举法方面的有关知识,也对姚立法、王亮等人的参选过程有一定的了解。我认为,个人参选是有制度空间的。我们这个助选办公室,就是要保证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合法的。我们起初搞过募捐,在网上公布舒可心的一个账号,但一分钱也没有收到。随后我们意识到现有法律对募捐还没有明确的规定,就决定停止募捐。我们想张贴参选广告,但政府部门从来没有受理过个人张贴广告、宣传品的申请,他们希望我们找一家广告公司做代理。目前的广告法只对商业广告和公益广告有规定,但个人参选广告不是商业广告也决不是公益广告。我们真做起来,就发现问题还是很多的。”

助选办公室花1240块钱从图书批发市场上购买了500本《选举法》,并且设计了舒可心参选海报的小样,其中一幅是红色的手印,上书:“你用手选出来的,我用心去做。”此外,助选办公室用DV将舒可心的参选过程记录下来。参选的消息被媒体广为报道之后,中央电视台希望得到学生们所拍摄的素材,学生开价每分钟350元。

21岁的朱思昊在今年将参加他的第一次选举,他知道姚立法和王亮,知道北京市人大代表吴青,但他想不起来还有哪些人大代表在参政议政中发挥过重要作用。他说,他们接到好多电话询问怎样投票给舒可心、怎样投票给王海,他们的回答是,您在自己的选区选出您满意的候选人就可以了。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选上”

11月18日到25日,是人大代表选举的提名阶段;11月25日到12月5日,是“选民小组”酝酿名单,12月5日,正式候选人名单公布,12月10日为投票日。如果舒可心的名字没有出现在12月5日的候选人名单中,那他还有一个机会--选民如果不喜欢候选人名单上的候选人,可以另填候选人名字,最后看有多少选票上写下了“舒可心”。

与舒可心一起提出参选的秦兵律师、王海都在业主维权中发挥过一定作用,在他们的网页上,秦兵律师的竞选纲领是“维护选民房产交易的安全性”,舒可心提出“推动选区业主在物业管理中的业主自主治理。而王海的口号是:推动物业管理模式的改革,促进消费者权益保护以及反欺诈的刚性制度建设。由此可以看出,这三人提出参选,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有产者的参政意识。

舒可心说:“你有个电视,也算是有产了,但你看电视并不需要知道民主的概念,不需要与很多人协商。你买了个房子,有共有物业,有公摊面积,这样才知道‘多数法则’。”在高档社区朝阳园的业主委员会办公室里,舒可心拍拍屁股下的沙发说,“这沙发是朝阳园1500户业主的,1500人一人一片。谁也别想搬走。”

“朝阳园4年来一直没有居委会,因为我们觉得不需要现在形式下的居委会。居委会是政府管理社区的需要,生老病死这些事都要管,其实政府没有那么多的义务。我们业主委员现在就已经担负着许多居委会的职能,比如计划生育工作,比如今年抗击‘非典’的社区消毒等等,现在居委会还有一项职能就是上户口,4年来朝阳园就没有上过户口,不超过10个人对上户口有需要,但我们业主委员会明年就可能解决上户口的问题。我们没有向街道办事处要一分钱,这是一种小范围的自治。”舒可心拿出一本《朝阳园业主委员会文件汇编》说,“关键是制度建立,一个好的制度建立起来,谁当业主委员会的主任都可以。华盛顿、杰弗逊最差劲的地方就是搞一个宪法,当一回总统就回家了,当总统多累,回家里监督别人这多好呀。我的兴趣不在参选,在于社区管理和制度管理,让大家学会处理业权、物权,学会民主。什么叫‘居住改变中国’,这就是了。”

舒可心说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选上人大代表,“真想选上,我哪有功夫见记者呀,我就天天见选民了。我就不宣传了,省得别人认为我是个麻烦制造者。我当时有参选的想法,就判定风险不在民事或刑事责任上,就在面子上,好在我这个人就是个二皮脸,我希望为民主建设做一下尝试,希望下一次能有更多比我有本事的人参选”。

不过,舒可心也提出了如果能当选的设想——他将成为一个专职的人大代表,设立办公室接待群众听取监督意见,电话24小时开机。他说:“我反正闲着没事干,我就要当个好学生,当个好的代表,让大家比较出来哪些人是不称职的人大代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