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大展期间不论是非

2003-11-14 11:18 作者:舒可文 2003年第44期
令“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组织方骄傲的是,这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双年展,参加主题展的有577件作品,四个特展

山德罗·基亚(意大利)——无题

此双年展

令“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组织方骄傲的是,这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双年展,参加主题展的有577件作品,四个特展。既然是双年展,人们就免不了要跟那些成功的双年展、三年展作比较。全球双年展知多少?不下200,就近些年亚洲新起的就有横滨、光州、达卡、伊斯坦布尔等等,中国的有香港、台北、成都、上海、广州。昙花一现办了一届就没了音信的就不知其数了。历史最长、最有声誉的要数威尼斯双年展,本次北京双年展惟一国外策展人、意大利文化中心主席桑富说,威尼斯双年展是创新、先锋、追求个性的,每次都要让人感觉新奇。这是它的传统,大概也是去威尼斯看展览人的期待。所以,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划人总是要找新人,发掘新思路。

北京双年展注重的是品质,要最高水平,这等于给自己出了个大难题。主题展按特邀和应征两种方式,国外的都是特邀的,国内有特邀和应征两种,应征的1200多件作品没挑出几件参展,50多件,特邀的倒有人拒绝了邀请。尤其是它还要关照权衡各种各样的关系,要最高水平,还要有当代性,国内特邀部分就有个年龄要求,只能是1940年以后出生的。且不说年龄跟当代性有多大关系,把当代性和最高水平掺在一起,就搅不清楚。要最高水平,还要避免西方中心兼顾世界各国,就遍请世界五大洲的艺术家,倒不是说西方代表最高水平,而是这不是一回事。要创新,可是桑富基本上是来给北京上课的,他推荐了波普艺术、新野兽、超前卫、新现实主义等成熟流派的作品,而且山德罗•基亚、安塞姆•基弗、安东尼•塔皮埃斯、乔治•巴塞里茨这些大师送来的也并非都是新作。大概还要照顾我们的体面,所以国内作品选的更多的是那种体量大的,效果抢眼的。为了避免偏见还得组织一个庞大的策展班子,要摆平这么多方面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综合各种意见,结果却闹得个主题模糊,不伦不类,专业批评家们都缄口不言无话可说,甚至参加了展览的很多艺术家也声称没必要去看这样的展览。

非专业的观众倒未必没有收获,据双年展组委会统计,观众人数已达十多万人次,虽远远不能和威尼斯双年展相比,在国内大展中也算是很好的结果了。但是如果把1500万元的经费投入和它预设的宏大意图考虑在内,还是很不成比例。

创新、地域性、当代性,诸如此类的精致把握其实不考虑也没关系,就要最高水平,就请最牛的人,就展最牛的作品。像齐白石特展,要不是借了双年展的光,到哪去能一下看这么多齐白石的作品?本来计划还有安迪•沃霍和杰夫•孔斯的特展,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弄成,不然也是个好机会。真做成两年一度的大师浏览也未尝不可,反正能满世界跑去各博物馆看大作的人没那么多,如果能坚持这点也能创出有别于其他双年展的品牌。

但是双年展这种展览模式的功用之不同于个展和专题展,在于它要通过所展的作品提炼出新的理解,新的趣味,展示新趋势或新方法,否则怎么能区别于艺术博览会?

彼外围展

按照通常的模式,双年展期间总会有一些外围展,为的是丰富双年展,展出一些线条还不够粗壮的新思路。

由于担心在双年展期间有自发的外围展,组委会把北京双年展注册为商标,严禁未经许可使用。北京市政府也颁布了一个法规,禁止在双年展之外搞外围展。符合此规定的外围展有北京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第三届全国油画展、中国雕塑精品展等。那些真正在坊间被当作外围展的都没有双年展组委会的认可,他们也不去申请,虽然都不挂外围展的名,但都不约而同地在这个期间开展。一时间北京竟有70多个展览,画廊经理、地产商、独立策划人好像都加入了这个文化运动。

北京的各边边角角都散布着展览,仅在798艺术新区大小展览就有十几个。参加展览的人们都像在赶集一样加班加点地忙着,有人同时被两个以上的展览邀请,那就更忙,所以免不了就做急就篇。甚至不惜把一个作品拆成两部分,两头都占着。这样,展览虽多,趋同现象却很明显,中央美院副院长范迪安说,之所以趋同是因为大家针对的社会环境相同,组织的作品似乎都是要对我们的生存现实做点反省。

冯博一策划的《左手与右手》,左手与右手在象征意义上限定的是红色与记忆。红色记忆是特定的历史产物,但策划人认为,目前,挖掘了利用这种资源的各类作品大多停留在质疑、消解、反讽层面上,然而也有一些艺术家基本剥离了其中的政治功能。在那种图像的情感、纯粹、力量、极简特征上分析和使用它,促使一种新的表述方式生成。展览入口处是隋建国的巨大雕塑《右手》,王音用小人书的画面制作的灯箱、艾未未用组合的方式“拆解”了的《自行车》,王公新、林天苗制作的照片《在这里,或在那里?》等等,有很多给人鲜明印象的作品。

张朝晖策划的《雌雄胴体》,针对的是非性别化,中性化,以及由此引发的种种社会问题,在罗列参展艺术家名字时,却按男女性别分列。女艺术家是这个展览的亮点。

唐昕策划的《Control Z》由个人电脑上control z这个组合快捷键寓意一种记忆方式,它是一种当前和当前之前两步共同存在的状态,由此放大到电脑、网络等技术所改变了生存、交流等生活方式。马云飞的油画《73天》面对的是全球直播的那场战争,在直播中战争越来越像电子游戏,当他也要加入这个游戏,每天完成一个游戏片段时,游戏却变得越来越真实。何岸的雕塑作品《关于时尚的15个理由》把对电影、网络、传媒造就的虚拟世界的不可逃避用“只能喜欢”的方式夸大其时尚的迷惑力,也是一种双重状态。

《另一种现代性》是顾振清在北京犀锐艺术中心做的一个展览,展览上一部分作品的背景还是很现实主义的,这是“另一种现代性”的解读根据,但是在立意上还是有视觉上的努力。刘建华把上海浦东的风景烧制成白瓷,浮雕一样挂在墙上,专门为这个风景配置的灯光照在这些白花花的风景上,在下面形成了一道暗色的倒影,上下相映如梦一般。彭东会《我的999个网友》占据了一大面墙,那种铺天盖地的一张张各色人等照片本身就如同一张大网,与互联网的作为有同构的暗示。翁培竣的《观景台》把近些年的国际争端,包括伊拉克战争的场面都放在大鱼缸里,军队、飞机被排列在非现实的位置和完全非理性的对峙中,鱼缸里的鱼儿在这些愤怒的对峙上面自由地游弋……

顾振清是这类“外围展”中最出风头、也是最受质疑的策划人,因为他一下组织了三个规模都不小的展览。除了《另一种现代性》,还有《二手现实》的“前现实”和“后现实”两个展览。

不管这些展览是否没人认领,如此大的阵势也算功德圆满。首届北京双年展也同样,尽管最活跃的专业人士们不以为然,但对于北京来说,至少是一个开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