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就《天地英雄》访何平

2003-10-22 11:51 作者:小于 2003年第4041期
9月23日,《天地英雄》在北京举行首映式。在首映结束后,有观众说:“这就像是一部中国版的《星球大战》

电影《天地英雄》剧照

9月23日,《天地英雄》在北京举行首映式。这部受关注已久的电影终于与观众见面,在首映结束后,有观众说:“这就像是一部中国版的《星球大战》。”

时间是公元700年,地点是丝绸之路,人物是官府捕快、战士、响马、突厥兵,一支从天竺而来的驼队,背负着佛祖释迦牟尼的舍利,引起了争夺与保护的冲突。大漠、戈壁、边陲城镇、世外桃源一样的绿洲,构成了影片极为美丽的场景,而每个人物精彩的造型、写实的武打也都很好地体现出导演何平从视觉出发的构想。

在《天地英雄》首映之前,何平接受了本刊记者专访。

记者:你很早以前就构思了《天地英雄》这个故事?

何平:1984年吧。

记者:大约20年中,你有这么一个故事,却一直没有讲出来?

何平:并不是说这20年间它每时每刻都在脑子里,因为我还有其他工作。到了一定时候,就觉得这个故事永远挥之不去,有这个情结,所以就不断拿出来修改。在这个过程中又看了很多书,很多历史资料,慢慢这个故事就越来越丰富。

记者:你的西部形象跟别的导演的西部都不太一样,我想知道在你眼里,西部是什么样子?

何平:西影厂以前拍的那些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为西部电影,以前拍的《老井》、《野山》其实都是黄河两岸的文化,是中原文化。说到西部,得说两个概念。唐朝时候,西部不是汉人的地盘,是一个异域;再一个,那里的宗教跟我们也不一样。其实那个地方没有那么多汉文化色彩。到后来,西部跟内地文化融合越来越多。唐朝时候,西域大部分是驻军,还有很多驿站,很多部队打完仗就不回来了,在当地屯守。它还是一个穿梭商旅的地方,经过这条路进行各种文化交流,所以当时那里充满神话色彩,那块土地上会发生我们固有的汉文化不能发生的故事。这是我对那个地区感兴趣的一个比较主要的地方。这种文化多元性反映到电影里,就是人物造型、色彩、行为、产生的事件都会随着文化不同而改变。每个人可能有每个人的偏爱,对我来说,西域或者说西部是可以构成丰富想象力的一块土地。

记者:这个电影与美国西部片有关联吗?

何平:西部片是借用美国的一个词,但不能概括中国的情况。美国西部片严格意义上大多发生在科罗拉多州、丹佛,你现在看美国地图,它也不西,基本在美国中部。美国西部片的原动力是东部去征服西部,这个过程中把印第安人文化消灭。这整个是一个征服的过程,然后建立秩序和法律。中国没有这个文化特质,你要形成一个类型,必须有这种文化特质。中国电影最可怜的地方,就是发展始终不能进入一个好的循环——类型化。电影必须类型化,我们现在只有一个能称得上是类型化的电影,也就是武打片。

记者:中国没有类型片是因为文化基础吗?

何平:是因为中国电影的体制问题。现在大家才开始深入讨论类型片这个话题。这个问题不在创作者,而在文化的开放性上。类型片不发达,很多导演的才华就无法发挥出来。

记者:现在有很多年轻导演拍了几部片子之后,创造力就出现枯竭。您觉得这是他自身的问题呢,还是体制问题?

何平: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自身的问题。任何一种艺术创作都是在限制下走出来的路,我觉得不能怨天尤人。如果拍不出好电影,那是因为你才华有限,或者你不努力。我们所说有一点点社会原因是指我们的制片体制,这是由市场决定的。大部分年轻导演是以低成本艺术片起步,艺术电影是主流电影的敲门砖。一旦艺术电影成功了,马上转向主流电影。但主流电影没有机制,这个机制需要大投资和市场。现在市场的环境不好,就逼着年轻导演一部接着一部去拍艺术片。艺术电影拍着拍着就枯竭啦。

记者:看你在以往的采访中谈到艺术片的时候,说思想是垃圾……

何平:不是所有人拍的艺术片都是有思想的,艺术片难道就一定有思想吗?电影可以当艺术制品,也可以当娱乐制品,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当艺术品呢,你看电影,看到一个地方感动了,高兴了,自然产生什么就是什么。我觉得所有电影的主题和思想都是自然而然焕发出来的,而且是由观众最后完成的,不是一个创作者能强加给别人的。

我为什么说有些思想是垃圾呢?那是因为有些人的思想都是过时的。比如有些文艺片写的那种呻吟主题,那都是四五十年代欧洲电影里玩的东西。要玩思想您也得超前,您那思想都滞后的,那就应该叫垃圾。

我们改革开放20年,你说这20年间拍出的哪一部城市电影是有生命力的?为什么?最简单的道理,社会变化得比艺术快,你刚刚总结完今年中国的现实,明年中国的现实变了。您那思想停不住,一停住立刻就被淘汰,就变成垃圾啦。拍一部电影,从构思剧本到跟观众见面,大概要两三年,这两三年中国的变化有多快?三年前写的剧本、拍的电影拿出来一放就落后啦。今年拍的电影,10年以后放并不落后,这是好电影,好剧本,如果这样的电影有一些思想的话,这个思想才是有价值的。

记者:符合你这个标准的中国电影可真不多?

何平:好的电影就应该是很少的,就跟穷人是大多数,有钱人是少数一样。为了平衡,所以发展中产阶级,这跟电影一样,特烂的导演一大堆,中间层……现在中间阶层的导演也是太少啦。全世界也是这样,每年全世界值得看的电影不超过10部,你说搁1000张DVD在家里有什么意义?每年看一两部好电影,能代表这一年里电影的人文水准,就够啦。

记者:今年你看了哪两三部呢?

何平:今年没有好电影,没有特别值得看的电影,因为好莱坞今年这一年的市场都不行,没有特别精彩的电影可以给我们。你看今年前半年所有的电影节上的电影几乎都一塌糊涂。电影跟种水果一样,分大年和小年。

记者:那中国电影有大年吗?

何平:去年算一个,去年所有的导演都在拍戏,是开拍大年,是不是作品大年另一说。你看,我拍完了做后期,田壮壮、陈凯歌、张艺谋、张元都在拍戏。还有李少红封镜多年,也开始拍电影。

记者:《天地英雄》出来后观众肯定会拿它和《英雄》做比较……

何平:我觉得比也是自然的。你不能说今年索德博格拍部戏跟库布里克比比,外国人不比,谁的电影就是谁的电影。中国观众爱比……这个比的权利是观众的。我觉得两部电影不是一个类型。

记者:您好像对现在的文化不以为然?

何平:现在文化就是时尚。咱们就说作家,10年前的作家和今天的作家。10年前读小说和作家的地位,过去多少文学青年,遇到张贤亮,崇拜得不得了。现在铁凝出了本书,你问问这些小年轻知道不知道?因为他不关心这个,他关心周杰伦,但是这个时尚、潮流培养的是未来的中国人。你用脑子一想就知道,未来的中国人是什么样的,哦,就是前两天刚出工体的那些人。

记者:那未来的电影是怎么样的呢?

何平:未来的电影是他们拍的!我们这些导演就没啦。他们拍他们喜欢的,最好是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出来把我们淘汰,这个是最好的,我们也好早点退休。

记者:你希望如此吗?

何平:这是早晚的事。咱们的艺术家不绝望,为什么呢?得过且过,随波逐流。中国这么多年来,不管文化上有多大的悲哀,有多大的扭曲,有几个作家是因为不能超越自己而自杀的呢?黑泽明拍不出电影来两次自杀未遂,你说人家犯得着吗?我们的艺术家没有这个劲儿。

记者:您这么多年来就拍了四部电影,超越自己是不是更容易点?

何平:这么多年没有拍戏是因为我没有想好怎么拍戏。有人拿着本子跟你说,今年太闲了拍部戏吧,这不行。说三年不拍戏了,好赖拍一个吧,这不是我们的家常话吗——好赖拍一个吧,那就叫凑合。你要是个匠人吧,你就凑合,但你得公开承认你是个匠人,你又不承认。

记者:你自己能很清楚看到你这四部电影之间的超越吗?

何平:我的电影都是不一样的,是不能互相代替的。超越不是我应该说的话,应该是朋友们看完之后说。但我拍电影,就是能拍给21世纪人看的电影。因为进入21世纪已经三四年啦,我没有看到一部中国电影像这个世纪的电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记者:我就是想听您说说21世纪的电影该是什么样子的。

何平:就是说你的电影水平,提供的审美感觉到了21世纪。审美和价值观停留在20世纪,这不行。艺术品是不是前进,是不是倒退,一目了然。

英雄穿什么衣服使什么刀

按照导演和造型师的预想,《天地英雄》会与以前的古装片、武侠片不同,希望它出来之后能“震一道”。这个故事为影片的造型提供了可能性,它发生在西域,是东西方文化交汇点,有那么多的民族和宗教。王学圻有一头小辫子,但这又怎么样,唐朝的西域“什么样的情况都会出现,什么都会发生”。滕捷说,他在《天地英雄》中负责人物造型和设计武器,这是他第一次为电影做造型。

我们先来看看兵器。姜文手中的刀,实际它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前半部像剑,后半部隆起一道刀脊,能刺能劈。滕捷说它绝对是原创的兵器。一把好的兵器都有自己特殊的印记,这把刀(姑且叫刀)也有,刀身上有一个亘古不变的“亘”字的变形。中井贵一的刀则与他日本人的身份符合,带有东洋刀的特点,长、细、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护革上有仙鹤的图案,刀鞘是真正的鲨鱼皮包的。王学圻扮演的响马有洁癖,他用一把华丽的弯刀,更多带有西亚刀的特点,刀鞘是洁白的,有金色的西域文饰,缀有银色的丝线。

滕捷很有把握地说,这三把刀插在地上,看到的人立即能分出是谁的刀。但我们在历史文献中找不到类似的东西。因为1000多年前西域地方的人用什么刀几乎无可参考,更要考虑这部电影对视觉效果的要求。造型是寻找文化支点和造型支点的过程,我们能在所有不同派别的人身上看到一些特有的东西。大唐部队的符号是龙,服饰和兵器带有中土文化的色彩,姜文的头盔上就有两条龙。但在造型过程中把唐朝华丽作风去掉,追求的是简洁和有力度,使用了很多直线条。突厥的象征是狼,他们的大旗是蓝色的,绣着金色的狼头,服饰是黑色的,整个军队显得冷酷森严。

主角们穿的衣服都不是在一个地方做的,“零件”在不同的地方加工,然后组合起来。要先用整张牛皮按演员的身材做出身形,然后钉上金属饰物。姜文甲胄上的铁片是这么做成的:先把铁皮剪出形状,然后手工打上捶打过的痕迹,磨光,电镀(防锈),然后手工一片一片穿起来钉在牛皮上。甲胄做出来后既像日本的盔甲,又像罗马的盔甲,但腰带的铜口提醒人们他是大唐的武士:那是一个龙头。

所有演员都骑在马上,所以基本上都是短打扮。赵薇,一个大唐将军的女儿,为了适应马上生活,也穿上了灯笼裤和皮马裤。滕捷介绍开始给她设计的是穿丝质的衣服,也许是为了强调女性的柔美。后来觉得她这么着待在一堆“糙爷们儿”当中不协调,就改成浅色的麻质衣服,只在领口袖口镶上丝线绣片。

天地英雄

虽然导演将这样的一个故事交诸一个遥远的时代一个遥远的地方,但发表的确是对今天的评论

9月23日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天地英雄》到底会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只能从官方网站上看到极为简短的两个预告片。2002年12月14日,另一部“英雄”电影《英雄》首映时,《天地英雄》实际上已经拍完了,一直在做后期。上映日期也因为SARS一再被推迟。因为《英雄》引起的热烈反响也增加了人们对《天地英雄》的期待。

即令没有《英雄》在前,《天地英雄》仍然让人期待,姜文、赵薇和王学圻的演员阵容非常强大,选这三位演员固然是出于票房上的考虑,更是如何平所说:“你说,中国演员里我还能让谁来演?!”摄影则是为伍迪•艾伦拍过三部电影的赵非。电影配乐找来印度音乐天才拉曼,找他的理由是因为他的音乐有“异域特色”(何平语),跟故事的发生地非常吻合。让人期待的还有导演何平。几乎所有的媒体报道《天地英雄》时都要提到他1990年拍摄的《双旗镇刀客》,这部电影当年曾获得日本夕张国际惊险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柏林国际电影节青年电影导演奖,影片中干脆利落的剪接、风格独特的造型与鲜明的人物性格至今让一些观众念念不忘。

“不要害怕,故事才刚刚开始。”王学圻扮演的响马子安说,客观地说,王学圻是整部影片里给人带来最多惊喜的演员,他的形象与以往观众已经习惯的军人的样子反差极大,响马子安邪恶、阴毒,但有不可抗拒的魅力。从1995年开始,何平说他每年过年时候都给王学圻电话,让他把下半年的档期空出来,7年后王学圻塑造的这个角色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长达20年左右的时间里磨一个故事的结果,使这个故事本身变得非常简洁,两个字总结:护宝。

推想何平让姜文扮演的角色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中国最常见的姓是为了强调他普通人的身份。这个故事讲的也是一个普通人成为英雄的过程,只为他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坚持了某种信念。让人困惑的是,导演对西域这一片土地上生活过的人很有兴趣,认为他们是一群充满了传奇性的人,却仍然把真理安排在了大唐人手里,舍利子到底代表了什么也说得不是很清楚。然而这是一个好看的电影。李校尉与来栖之间的关系在过往的电影里屡见不鲜:对阵的高手之间虽然有着生死决斗,但对对方都有惺惺相惜之意。导演把这个故事交代得非常饱满,让人很有兴致跟着他们的故事往下走。

虽然导演将这样的一个故事交诸一个遥远的时代一个遥远的地方,但发表的确是对今天的评论,李校尉保护的东西正是今天人们失去的。不管是李校尉和来栖重承诺、敢担当的勇气,还是他们,甚至包括安先生,纵横于沙漠,出入于生死之间的生活方式都让今天生活在都市中的人羡慕。导演或许也是在怀念一种生活方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