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宜昌纵火爆炸事件

2003-10-22 11:50 作者:吴琪 2003年第4041期
夜色中,个人的仇恨将灾难接二连三推向毫无防备的人群

被烧毁的职工楼

火灾

9月21日凌晨3点多,五十出头的湖北宜昌地质勘探大队基础工程公司门卫邓光伟(化名)猛地惊醒,“好像听到了风撩起火的声音,”“在耳边一样”。他从床上腾起,抬头的一瞬间辨清了声音的方向,“妈呀,对门二楼的第四个窗口变红了。”

邓光伟第一反应是报警,可伸手向桌子抓去才想起值班室没有电话,慌乱中他掏出一串钥匙,跑过值班室旁边的楼梯口,打开了第二间办公室,亮起灯后开始拨电话。

失火的二层职工宿舍楼与值班室所在的办公楼中间隔着一个标准的篮球场,正面相对,楼里总共有五六十户人家,邓光伟能看到的是宿舍楼的南面。在他惊醒之前,北面二层的第三个窗口,27岁的望萍带着6岁女儿谢寒星跳了下来。望萍对汽油味十分敏感,她刚被浓烈的汽油味熏醒,就看见了火光夺门而入。

望萍在跳下来之前,用尽力气喊了两声正对门的“邹时勇!邹时勇!”邹时勇和妻子张蓉几乎同时惊醒,“一睁眼满屋子都是火和烟,烧到了床前”,只剩窗口没着火,“为了活命,先跳下去!”31岁的邹时勇今年3月31日刚结婚,家里正放着准备“十一”摆婚宴的16000元现金,上万元的家具电器还没配置齐全。23岁的张蓉怀孕两个多月,纵身跳下去后直挺挺仰头躺倒在地面,邹时勇随后跳下,左腿先落地,一下跪了下去,“哪里顾得上疼,我们俩衣服也没穿,我赶紧抱起老婆往办公室奔!”

住在东头的人则从容得多。东面二楼的张翠兰(化名)离火光有20多米,被“救命”声叫醒。“我以为是我们住的危房塌了,立即推醒老公出去看看。他推门一看,声音都变了,‘失火了,快跑!’他拎起一个包抱着女儿出去了,里面有几万元钱,包里特意塞了手机,想着出去报警。”

与此同时,邓光伟最先看到的飘着火光的窗口中,周琴夫妇跳了下来,周琴边跑边叫着:“我的伢儿还在上头呀!我怎么忘了他呀!”她转身又向火海扑去,被拉住了。

邓光伟拨通了110,可聚集在办公室里受伤人们的喊叫声太大,“我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他们也听不见我说什么。”邓光伟挂上电话又拨119,通了,同样吵得什么也听不清。“我再回头一看,几分钟的时间,整个西头的二层楼已经火光冲天,大火燎成一片,20米之外都能感觉到热。”

30岁的职工家属邱莲芝住的平房在宿舍北面几十米开外的公路边,平时她抬起头就能看见好友齐红丽(音)夫妇住的二楼第二个窗口。邱莲芝的丈夫在外学习,8岁的李浩记得妈妈看见大火后马上拨打119,拨不通又跑向门口,她告诉儿子:“妈妈上去看看就下来。”李浩却再也没见着她回来。张翠兰的老公跑出来后用手机报警,“外面的人越来越多,有手机的都在拨,很难通,也不知道报警成功了没有。”

更多的人被火势或喊叫声惊醒,大约几十人向办公室和篮球场边聚拢过来,哭喊以及互相安慰。

24岁的简万军打不通电话,忍耐不住的他开着自己的的士向约3公里外的消防所跑去,刚到半公里外的桥上,碰到消防车正困在那里找不着具体地点。简万军带路,三辆消防车沿着颠簸的碎石子路鱼贯而入,惊恐的人们似乎找到了希望,哭喊声渐渐低了下去。

爆炸与伤痛

刚刚从火灾中松口气的人群以为只是发生了意外,完全没有意识到第二次灾难的逼近。

两辆120急救车紧随消防车而来,停在了篮球场西头人群聚集的地方。有6年急诊工作经验的24岁护士易仙灵从第一辆车跳下,向喧嚷的人群打听伤者的情况。邹时勇马上和张翠兰夫妇一起将已不省人事的怀孕妻子张蓉往救护车的方向抬。“那时没有路灯,我们将伤者抬到急救车的大灯前,借着灯光和没有熄灭的火光检查病人。”在易仙灵看来,“她四肢特别柔软,嘴角鼻孔都渗着血丝,我猜测她是脑外伤。”同车的医生曹君站在担架左侧,刚低下头检查张蓉的瞳孔,“突然,‘嘭’地一声巨响,把人震蒙了!”

爆炸声前的一霎那,张翠兰看到平日住在宿舍一楼的职工刘建平往人群里投了一个油漆罐。“他穿着短裤、白背心,外面披着一件深色衬衫。”刘建平双手将油漆罐从离人群五六米的地方扔过去,滚到了刚从火灾现场逃出来的王勇身后,王勇回头望了一眼,“那是一个4公斤容量的黄色油漆罐,冒着烟,刚扭头,还没反应过来,脑子感觉被炸开了一样。”土炸弹里飞出的铁片、铁钉、碎石击中了人群。

“有几秒钟静极了。”

易仙灵被强烈的冲击波从右侧推向地面,“右大腿一下麻了,我马上感觉裤子湿了,以为是别人的血喷到了我身上,但很快血渍在扩散,我低头一看,整条腿的白色护士服都被血染红了。”

易仙灵往后看,“二三十人没一个站着的”,正在救火的几个消防员也应声倒下。易仙灵刚想向路口跑去,爬了两步摔倒在地。

最初几秒钟的安静过后,人群炸开了锅。黑暗中充满各种悲惨的惊呼。受伤较轻的医生曹君将易仙灵扶到台阶上坐下,立即给夷陵区医院总值班室打电话:“调动所有急救车来现场,急诊科、外科、住院部所有医护来上班,做好接治大量病人的准备!”爆炸声甚至惊动了两公里外的区中心小溪塔,闻讯而来的的士司机开始陆续往医院送病人。

混乱的场面让人们无暇思索事情蹊跷,门卫邓光伟凭着直觉害怕人趁火打劫,每隔十几分钟就拿着手电筒围着办公楼转一圈,“要有人袭击这栋楼,那损伤就更大了。”

当他在爆炸不久再次经过办公楼南面的地下室时,忽然看见窗口飘出了火。邓光伟马上跑到北面向正在给宿舍楼灭火的消防队报警,“灾难一波接一波,我紧张得嗓子都哑了”。邓光伟回到值班室拿铁锤想敲开木门,可到门口一看房门是碰锁,他抬起左脚一脚将门踹开,消防人员将水龙带对准将火扑灭。“公安人员在屋子里发现了一具自焚的男尸,双手烧没了,面目全非,但还是认得出就是被看见扔炸弹的刘建平。”

灾难似乎随着肇事者的自焚终结了,而受害者及亲属对痛苦的感知才刚刚开始。55岁的胡春宝惦记离出事点不远的女儿和外孙,与老伴摸黑来找亲人。8岁的张浩说不清妈妈邱莲芝的去向,惊慌的胡春宝一路奔到医院。二十多名病人分开在住院部的三四楼抢救,原本打算帮助救人的邱莲芝于当天下午1点40分停止了呼吸,孕妇张蓉也没能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周琴夫妇11岁的儿子张平峰留在了火灾现场没有出来,38岁的喻长正也送了命,另有23人在医院接受治疗。

伤痛本该避免

作案动机如此明显的犯罪,是否可以阻止在纵火爆炸引发之前?

眼前的宿舍实际上是一幢二层的老旧办公楼,中部灰色塔楼突显出六七十年代气息:楼顶上“工业学大庆”的大字招牌已脱落了中间的字样,杵着一根没了旗子的旧旗杆。塔楼两侧土红色砖木结构的屋子在500米内一溜儿排开,走廊自西贯东,每两间屋子隔廊相对。即使不发生事故,它看上去也是破败的。而两天前深夜的一场劫难,使得西头二层十余间屋子被大火吞了顶,屋内所有东西一烧而空,剩下的部分熏成了深浅不同的黑色。烧成木炭状的几十根横梁堆在楼底,火势最猛的第三、第四个窗口整个没了窗子,看上去像两个并排的黑相框。

一根长绳穿过宿舍前的篮球场将现场圈了起来,门卫负责地端坐在警戒线旁,十几个人在昏暗的路灯下静默地望着屋子。篮球场边的水泥地上被炸弹炸出盆状约一寸深的坑,冲刷后的血渍隐约可见。记者于9月23日晚来到事发地马兰坡,被记者询问的人们习惯性地摇摇头:“都过去了,我们自己都唠叨了两整天。”而在最初的戒备心理消除后,逃离灾难的人们充满了诉说的冲动。

当地政府对事故的低调处理显而易见,地方媒体甚少关注,在区委宣传部记者领到了一份通稿,称火灾“过火面积200平方米,23人受伤,现场死亡2人,在医院抢救中死亡2人,直接经济损失8万元”。对事故性质及原因的描述为:“初步确定为人为纵火,燃烧过程中因易爆物发生爆炸,造成人员受伤。”事发第二天有媒体称,供职于湖北地质勘探大队的犯罪嫌疑人刘建平,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后来又有报道指出刘因为与领导的积怨采取了极端报复措施。

熟悉刘建平的同事显然不认同他是精神病患者的说法,从事故现场逃生的人即使与刘建平没有直接交道,也对他作案的处心积虑感到后怕。“先泼汽油纵火,救援人员赶到后投炸弹,这显然是神智清醒的人才能精心策划的。”对于勘探大队更多的职工来说,44岁一直在基层的刘建平直到这次事故发生后才被他们注意到。据刘的同事介绍,刘在70年代作为单位子弟内招进了大队,一直做钻工,老婆带着两个孩子长年在湖南新化老家,他放火焚烧的正是自己平日居住的宿舍。这座建于1973年的办公楼在有了新办公楼后成为职工住宅楼。大队的人自己叫它“贫民窟”,二层的楼顶为木头梁子,油毛毡上简单地压着瓦片,白天走在楼道里都看不见路。刘建平平时给人的印象跟普通工友不一样,“他二胡拉得漂亮,有时晚上一两点还在拉,书法也写得好”。这样的爱好使他在一群工人中显得高雅而略为格格不入,而他给人的内向印象更使他少有知心朋友。

事后回忆起刘的作案动机,工友们的推测出奇地一致:刘和领导的矛盾早已公开升级。1997年待岗后刘回老家去了,到2000年左右再来单位时,向领导要钱要活成了他的主要工作。同事猜测,“他在家也找不到活,着急得很,两个儿子又在上高中和初中,老婆去了广东打工”。他甚至说过单位再不给钱就搞爆炸,火冒三丈的领导回应说他没那个胆。灾难过后,每个知道刘建平的人都能回忆起他最后近乎疯狂的态度;而灾难发生之前,他的愤怒那样让人不屑一顾。经过提醒,记者看到在刘建平自焚的办公楼里,第三间办公室的大门明显有一块修补的痕迹,“那是刘跟领导闹矛盾踹的。”“他有一次说过把手头的200元用完了就办一件大事,但是谁都没在意。”事发之前刘建平甚至说过,“这阵子看见人就想杀!”

得到的反应是:“他说得多了,大家更不想跟他来往了。”当记者把这些说法找工友们提到的姓易的领导证实时,办公室的人永远说领导不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