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印以美:虚拟轴心的真实意义

2003-10-13 12:29 作者:金浙 2003年第4041期
这是一个新的自愿合作的结构,其影响力从孟加拉湾一直延伸到死海——

第58届联大期间,布什和瓦杰帕伊会面时要求印度支持美国主导伊拉克重建。此前,布什在和穆沙拉夫的会谈中要求巴方关注克什米尔反恐问题

这是一个新的自愿合作的结构,其影响力从孟加拉湾一直延伸到死海——

历史性访问

9月8日,沙龙启动了以色列总理有史以来对印度的第一次访问。在抵达印度后的欢迎仪式上,沙龙说:“我们视印度为世界上最重要国家之一。我认为此次访问将能使两国关系获得进一步发展。”

以色列外交官员称,沙龙访印是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1998年访华后,以色列领导人对亚洲地区最重要的一次访问。沙龙访印度被英国《经济学家》看作是迄今为止印度最明确承认其外交政策发生重大变化的一个迹象。

印度和以色列都曾是英国殖民地,并分别于1950年和1948年建国。冷战期间,两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甚至处于敌对状态。因为印度作为不结盟运动发起者,一直同情并支持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一直到1992年,印度才和以色列建交。1998年,民族主义情绪浓厚的印度人民党上台执政后,两国关系得到了迅速发展。

不过,印度嘴上仍然支持巴勒斯坦,仍称这是“我们外交政策的基点”。《经济学家》称,印度现在只是在公开强调它不再对巴勒斯坦一边倒。

抵达印度后的沙龙来到了圣雄甘地的墓前。他撒了一些红色玫瑰花瓣,并敬献了一个由以色列国旗的颜色——蓝白两色组成的花环。

几乎同时,首都新德里最大的清真寺贾玛寺附近,大约4000穆斯林聚集在这里举行反对沙龙的示威活动。抗议者将军人出身的沙龙称作“凶手”,并表示沙龙代表的以色列政府“屠杀巴勒斯坦人”,因此没有资格踏入“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发起者甘地的国家。他们挥舞着旗帜和条幅,要求沙龙归还以色列军队占领的所有阿拉伯土地。

分析家们指出,由于在中东地区有重要的石油利益,印度很难疏远阿拉伯世界。前不久,印度派出了一个以政府高官为首的外交使团,向阿拉伯联盟解释印度与以色列的关系。而在沙龙访问印度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外交部长沙阿斯也到访印度。

军火贸易

陪同沙龙访问的150多人中,除了那些政府部长和安全人员外,清一色的是国营和私营军火工业巨头。这折射出印以关系升温中的一个事实。

2002年,印以双边非军事交易的贸易额比上年增长41%达12.7亿美元,而在军火贸易方面,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说,仅2002年一年,双方就签署总值约2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以色列已成为继俄罗斯之后印度的第二大武器供应国。

据美国《防务新闻》报道,印度目前正致力于一项计划,准备使以色列在2008年前取代俄罗斯成为印度最大的武器和防务装备供应商。防务专家估计,“到2010年印度防务装备的70%将会从以色列和美国购买,而俄罗斯将会降为第三位。”

以色列的军火对印度来说极为重要,因为它在努力加强其常规防御力量以对付拥有核武器的邻国巴基斯坦。英国《卫报》报道说,由于印度在1998年进行了核试验,美国及其他国家开始对印度的技术出口实行限制,这使得以色列的响应更为大受欢迎。以色列向印度提供了地对空导弹、航空电子设备、监控跨边境走私的精密探测装置、遥控无人驾驶飞机和大炮,年均价值10亿美元左右。

以色列之所以成为一个重要来源,还在于以色列擅长改进俄罗斯的军事装备,在印度的武器装备中,现在仍有近80%的武器来自俄罗斯和前苏联。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报道说,以色列已为印度在20世纪90年代购买的40架俄制苏—30战斗机提供了电子设备与武器系统,它还参与了对125架米格飞机的升级改装。双方还正在就印度空军米格—27和英制“美洲虎”攻击机以及印度陆军130毫米(至150毫米)火炮的升级换代进行合作。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的布拉马•切拉尼说,对以色列来说,“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沙龙在印度期间,以色列副总理拉皮德证实了外界猜测已久的消息:以同意向印度出售总价超过10亿美元的3套“费尔康”预警系统。

《印度时报》认为,“费尔康”预警系统是印以建交以来在军事技术合作方面达成的一项合同金额最大的交易,印度得到“费尔康”预警机后,将“会大大扩大印度空军的作战半径”。这项合同是在得到美国的允许后才得以实现。以色列曾在1996年和中国就出售“费尔康”达成协议,但在美国的压力下,2000年以方突然单方面取消军售合同。因为美方认为,该预警系统很可能会直接威胁美国在太平洋部署的航空母舰与海军部队。以色列最后按照合同进行赔偿,支付中国政府3.5亿美元的赔款,另外,还赔偿中介公司1亿美元。

印度和以色列都有大量忠诚和保守的海外利益集团。两国间利益的一致性在华盛顿也有所体现,那里的犹太人和美籍印度人组织一直很抱团。《纽约时报》介绍,今年7月,美国一印度政治行动委员会、美籍犹太人委员会和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还共同举办了一个国会招待会。

美籍犹太人委员会华盛顿办事处的负责人贾森•艾萨克森将印度和以色列描述为被“许多装备精良的敌对邻国包围的民主国家”。他说,两国在一些拥有共同利益的问题上进行合作是必要的。艾萨克森说,美籍犹太人委员会和其他组织在同布什政府和美国国会接触时常常提及“费尔康”问题。他说:“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一问题,结果令我们感到高兴。”

反恐合作

9月9日,在英国殖民者建造的印度总统府内,沙龙正准备和印度总理瓦杰帕伊签署关于涉及环境、卫生、反毒品走私等六项合作协议。突然,身后有人向沙龙耳语,沙龙表情顿时凝重。原来,特拉维夫外的一处军营附近发生自杀性爆炸事件,造成7人死亡。而在签字仪式结束后,另一起巴勒斯坦激进分子制造的自杀袭击发生了。

两起自杀袭击促使沙龙缩短了4天的行程计划。原定于9月11日出席在刚刚发生自杀性连环恐怖爆炸袭击造成52人死亡的孟买举行的“9•11”两周年纪念活动被迫取消。以媒体之前曾评论,沙龙访印跨过“9•11”两周年,是精心安排的,以凸显两国合作的基础。

在印以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谴责了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并强调两国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它们也是同恐怖主义进行斗争的伙伴。

正是意识形态上的亲近使得两国间的关系得以加强,尤其是两国都对不断兴起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十分担心。以色列驻印度大使发言人亚龙•迈耶说:“恐怖行动是两国共同面临的主要问题和重大挑战。”一位美国前外交官告诉美联社:“印度遭受恐怖袭击的绝对数量比任何国家都多,而以色列人均遭受恐怖袭击的数量则排在全球首位。”而自1989年以来,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分裂分子制造的暴乱已经导致包括士兵在内的3.8万印度人丧生。

早在2000年6月,印度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阿德瓦尼在本届政府中任职后,首次出访的国家就是以色列。他在访问中说:“对于恐怖主义,我们同以色列有着相同的看法,那就是恐怖主义是一大威胁,尤其是当它与宗教中的原教旨主义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打击恐怖主义的共同决心是我们与以色列磋商的基础,而以色列在对付这类问题上享有盛名。”

为避免遭致以色列的不快,结束对以色列的访问后,阿德瓦尼甚至并没有前往先前计划中的叙利亚或是其他阿拉伯国家。

以色列是印度在反恐问题上保持定期磋商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据说,“9•11”当天,以色列和印度两国的国家安全顾问正在新德里就恐怖主义问题举行高层磋商。目前,以印两国已共同成立了一个反恐工作小组。一些以色列军人正在克什米尔帮助训练4个营的大约3000名印度士兵。《印度时报》9月23日报道,印度与以色列目前正在最终修订计划举行两国历史上首次军事演习,参演部队来自两国特种作战部队,演习科目为反恐作战。

对于两国关系发展,以色列议会外交和国防委员会主席尤瓦尔•斯泰尼兹说,以色列将印度列为美国之后的最重要伙伴,与印度建立“战略关系”是以色列的重要选择。

三国轴心?

然而,只有经过美国的批准,印度和以色列之间的联盟才能真正有意义。当然,对印度,华盛顿有自己的战略意图。在2002年9月20日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印度在美国的计划中占据着非常突出的位置。文件声明:“美国与印度的双边关系经历了一次转变。我们是两个最大的民主国家。我们在打击恐怖主义和塑造一个战略稳定的亚洲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我们把印度看作一个日益发展的世界大国,而我们与它有着共同的战略利益。”

以色列和印度许多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发展趋势表明,美国、以色列和印度正试图建立三国战略轴心,以遏制邻近的伊朗等穆斯林国家。以色列《国土报》称,美印接近促进了以印关系的迅猛发展,“费尔康”系统在美国的默许下将由以色列出售给印度将成为这一轴心运转的新润滑剂。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报道,美印以“三国轴心”最早是由印度国家安全顾问米什拉5月访问美国时提出的。米什拉被人们看作是瓦杰帕伊的至交。这位前外交官10年来一直指导着印度人民党的外交政策。根据米什拉的三国轴心理论,这三个国家的相近性“越来越大,因为它们都是民主国家,对多元化、容忍和机会均等有着共同的看法”。

5月8日,米什拉在华盛顿举行的第97届美籍犹太人委员会年度晚餐会上发表讲话时抱怨说:“划清自由战士和恐怖分子之间界限的做法传达的是一种奇怪的逻辑。另外一个荒谬就是只有解决恐怖主义的‘根本原因’才能彻底根除恐怖主义。这完全是一派胡言。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证明针对无辜平民的恐怖袭击是合理的。民主国家通过多元化和社会公平解决一部分人的受排斥和愤怒情绪,而这些国家恰恰是恐怖主义袭击的目标。”

其实,早在米什拉之前,2002年7月9日,阿德瓦尼在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就说:“从9月11日和12月13日(印度议会遭恐怖袭击)来看,恐怖主义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它把美国、以色列和印度看作它的三个主要敌人。”这句话显而易见的含义就是这三个国家有着共同的目标,应该建立一个反对恐怖主义的共同阵线。

根据以色列前国防部长默法兹的说法,印以美轴心将主要涉及三边共同安全问题,包括签订互助条约、联合行动、高技术防务产品销售,共同训练和定期交换情报等。按照这种说法,目前印度、以色列和美国之间事实上已经形成了部分的轴心关系。在沙龙访印期间,以色列副总理拉皮德也表示,尽管未付诸于文字,但从理论上讲,美国、以色列和印度确实存在同盟关系。

美国负责南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克里斯蒂娜•罗卡8月份证实了这种趋势,并声明,美国与印度进行着“真正充满活力的军事合作,这是一种更广泛的……无所不包的关系的一部分”。但是,事后她在访问印度时却否认有关“三国轴心”的说法。法新社9月13日报道,罗卡说:“美国与印度、以色列的关系都很好,很高兴看到我们的朋友彼此又成为朋友,但我们三国之间并不存在同盟关系。”

不过,更多的人相信这种三角同盟事实上的存在。“美国不愿意公开承认是因为在‘基地’头目本•拉登和塔利班头目奥马尔还没有抓到的时候,美国不想得罪巴基斯坦。”《金融时报》的一篇分析这样写道,“通过以色列这样具有代理人色彩的盟友武装印度实际上可以起到同样的效果。”这篇文章提醒,从长远的利益和战略上来说,美国对于印度的需要肯定大于美国对于巴基斯坦的需要,对巴基斯坦的需要在很大程度上相对暂时。

真实意义

尽管拉什米在提及三国轴心的时候总是特地指出,“三国轴心”将是针对宗教极端恐怖势力的,“印美以三国合作打击跨国和国际恐怖主义可解读为通过共享资源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努力,而不应视为针对某一地区或利益的威胁”。但这一切已经引起了周边国家的不安。

9月24日,在第58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针对印度和以色列的军事合作发表了批评,认为这样的军事合作将导致南亚新的军备竞赛,最终导致这一地区更加不稳定。

穆沙拉夫的担心不无道理。“费尔康”空中预警系统一旦服役,将使排名世界第四的印度空军如虎添翼,从而对南亚战略平衡产生重大影响。在此之前,印度已经是南亚次大陆惟一拥有预警机的国家。这定会刺激巴基斯坦在空中预警方面增加国防开支,由此可能再次引起南亚次大陆这两个国家之间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而且,印度现正就金额高达25亿美元的3套以色列“箭”式导弹防御系统的购买合同进行谈判。该系统被认为具有与“爱国者”同样甚至更优秀的防御能力。对于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经常靠试射导弹来威慑对方的国家来说,意义不言而喻。不过,这项销售尚未得到美国许可。美国为这种先进的反弹道导弹系统的研究与发展提供了资助。

对于以色列来说,反恐显然也不是全部目的。从军事上来说,印度可以提供它所缺乏的海军或其他设施。《耶路撒冷邮报》的一篇分析文章称,以色列国土狭小,国防策划者们越发重视海军和潜艇战场,以色列打算把印度洋当作重要的后勤永久性海军基地,然而要建立这样一个海军基地,以色列必须与印度海军合作。文章还说:“据报道,2000年以色列在印度洋水域斯里兰卡海面试验具有核弹头运载能力的海基巡航导弹凸现了印度洋对以国的重要战略意义。”

从政治上来说,与印度发展关系不仅能从以印军火交易中获利匪浅,又能刺激巴基斯坦早日承认以色列。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上月已表示,巴基斯坦考虑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时刻已经到来。《卫报》分析说,不承认以色列的巴基斯坦也注意到了同特拉维夫接触的好处。对沙龙来说,像巴基斯坦这种规模的穆斯林国家能够承认以色列当然是外交上的重要成果。

至于美国,美国著名南亚问题专家斯蒂芬•科亨在《大象与孔雀——解读印度大战略》这本书里说的很清楚:几代美国决策者得出的结论是:鉴于印度和巴基斯坦不能解决它们的争端,一个战略上统一的南亚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美国的做法通常是在印巴之间随意选择一个作为伙伴来遏制苏联(俄罗斯)或者中国,不过,没有哪一届政府能选定一个国家后并一直坚持下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