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美国教育经费的六种渠道

2003-10-09 12:29 作者:朱文轶 2003年第4041期
与中国教育经费结构构成相异的是,教育在美国州、地方政府经费支出中占绝对优先地位。

在美国,即便对有雄厚政府财力支持的学校而言,筹资仍是高校生存必备的条件

与中国教育经费结构构成相异的是,教育在美国州、地方政府经费支出中占绝对优先地位。即便如此,多渠道的教育投资仍然在教育总成本的1/2以上。教育学者姚冰说,“公平教育肯定是一项‘奢侈’的权利”

“美国联邦、州、地方政府对教育的拨款大多来自政府预算,即政府日常收入所依赖的各项税收,主要包括个人所得税、消费税和财产税。”教育学者张彬告诉记者,“联邦个人所得税是联邦收入的主要基础,以联邦资助的形式,提供给各州和地方,当然也包括对州和地方学区的联邦资助,但其数量极少。1985年美国个人所得税收入总共3329亿美元,联邦政府就收了2910亿美元,其余的归州政府支配。70年代以前,美国教育消费的增长超过国家经济即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直到1980年,随着注册学生的减少而稍有减少,80年代中教育消费趋于稳定。这种趋势与个人所得的百分比是一致的,简单地说,国家将4.4%的个人所得投资于教育。”“消费税是州政府收取的最主要税种,在美国有40个州以公共消费税为主要收入,这也是州支持教育的主要经费来源。2002年,美国州征集的消费税总共1304.2亿美元,约有33.2%的税收用于投资教育。”

“而财产税是地方政府支持教育的最主要经费来源。2002年,州和地方政府征收的财产税总共1760亿美元,其中1680亿美元是地方政府征得,而这其中大约一半的收入用于资助学校。在美国,设有独立学区的41个州中,学校从地方税收入中获得的教育资金97.4%是由财产税提供的。”之所以这样政策选择,陈说,主要出于两点考虑,“第一,财产是财富的象征,是决定每个家庭可能和实际地进行教育投入的客观依据和经济保证。把财产作为一种指数,实行富裕的家庭比贫穷的家庭为教育应尽更多的社会责任,有利于在社会公正的原则下,保证公民在教育上的平等权利。第二,在现代社会,财富越来越多地凝结着智力因素,其中教育在财富的创造和积累中有着重要的贡献,家庭或地区的财富无论在性质上或数量上都附加有以往教育形式的价值。”

在这些之外,教育学者姚冰介绍了六种美国教育经费的筹措办法:

一,彩票收入(约8%)。它是美国在60年代建立起来的州政府资金体系,到1994年已发展到35个州和一个哥伦比亚地区,彩票收入也已从1983年的55亿美元发展到1990年的200亿美元。政府对此越发地支持。姚冰说,很难准确地测量彩票收入分配到教育中的数字,它受各地政策影响很大,有13个州部分或全部把彩票收入投到教育中。在加利福尼亚,1美元的彩票中就有34美分投到教育中。

二,教育税(约15%)。它是各州为解决教育经费而征收的专门税。进入90年代,为解决教育资金,有28个州设教育专门税,所开税种少的1到2种,多的设几种。不过依靠专门税解决教育款项来源,对于保证学校资金的长期需要并不是很有效的,因为设立专门税需要州政府的同意,而且也有一定限额,因此往往不敷教育资金的需要。

三,非政府组织的捐赠(25%)。在财政预算紧缩的情况下,私人对学区的捐款已成为教育发展的一项重要资金来源,甚至有的区域已建立起私人教育基金。到2000年,公共教育基金中通过65个民众团体的参与在全国已建立起许多教育基金,赫赫有名的福特基金对美国教育的捐助持续了20年。加利福尼亚教育基金协会表明该州大约有260个学区已建立起较稳定的基金会。2/3的基金会报告他们的基金在10000美元和50000美元间增长。旧金山基金会报告他们的收入已超过20亿美元,洛杉机基金会已增长到38亿美元。并且几乎所有学校都将筹措捐赠收入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建立相应的筹款机构,由专职人员来执行。姚认为,即便对有雄厚政府财力支持的美国学校而言,筹资仍是高校生存必备的条件。

美国高等学校捐赠成功取决于四个条件:学校形象,校长的领导,完善的发展规划以及大众观念与社会支持。而且,筹资的多少已不仅仅是钱的多少问题,它正成为评价校长业绩的重要指标,成为学校知名度和声望的重要体现,甚至已成为学校水平的象征。一个中等规模的私立学校一般都有发展部,下设基金会集资处和个人集资处,有工作人员五六十人,由一名副校长负责。

四,扩大招收国外学生(约16%)。随着世界各国到美国留学人数的剧增,招收外国留学生也成为美国学校缓解办学经费紧缺的一个重要举措,这点不光是高校,现在美国中小学也在加大这部分工作。据统计,过去20年里美国学校中的外国学生人数增加了三倍。留学生人数的剧增,为美国学校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美国商务部在统计资料中,将美国学校招收外国学生到美国留学列为第五大出口行业,其地位排在货物运输之后,银行之前。

五,校企联合收入(约21%)。校企联合的推进与基金运动有很大的关系。学校在资金预算与发展项目上需要商业与工业领导的支持,而校企联合另一方面也提高了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与教育的合作关系本身就是一个大商业。从1984年到1988年,这种使用已从40000家增长到140000家,到1991年4月,美国国家教育合作委员会估计这个合作数字已超过200000。

六,不断上升的学费收入(15%)。学校收费的增加,使得美国许多家庭不得不制订出一个比较长期的攒钱规划,以准备更多的钱支付孩子上大学的费用。以大学为例,20世纪80年代末期,上完四年制私立大学并获得学位,只要花费7万多美元,上公立大学的费用只需3万多美元,上名牌大学也只要10万多美元。而到2002年,上述三组数字分别上涨为13.4万、5.2万以及30万美元。学杂费的大幅度攀升,从表面上看,似乎可以缓解高等学校办学经费紧缺的矛盾,但从长远看,负面影响也不小。由于学杂费太高,近年来,美国四年制大学学士增长速度大大放慢,而全美1200所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入学人数却大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