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网络游戏走上“正道”?

2003-09-23 13:14 作者:尚进 朱步冲
游戏玩家成为“职业”、游戏专业教育进入大学、游戏开发运营公司开始盈利,网络游戏正在走向成熟

游戏场上的几个产品

职业玩家与虚拟财产

9月8日,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了一桩颇为“滑稽”的盗窃案,原告李宏晨因为丢失“红月”游戏内的虚拟物品而将运营商亚联告上法庭。当他提出丢失数瓶魔法药水和武器装备时,法官的表情颇显尴尬。实际上,网络游戏中丢失物品和非法交易的事件层出不穷,网星公司的谈毅分析说:“现实社会上的矛盾与纠纷在网络游戏的虚拟环境中也同样存在,重点在于法律如何界定虚拟环境中的案例。”

而职业玩家的悄然出现所带来的虚拟财产交易,曾加剧了对虚拟财产法律界定的必要。游戏中宝物和武功级别的获得需要用金钱和时间积累,以游戏《传奇》为例,初级玩家若修炼到38级至少需要花费数千元的游戏点卡和上网费,于是职业玩家们代为练功和转卖物品,成为了网络游戏上新兴的附加产业。在《传奇》的游戏论坛上,“狗书一本300元,40级的个人账号300元,38级叫价250元”。这样的交易留言不绝于耳,网络游戏中虚拟的物品和高级的账号被转换为人民币的现金交易。据说最高级别的装备屠龙刀甚至曾经以数千元的高价成交。

职业玩家在网络游戏中难以得到法律保护,在现实社会中还有点尴尬。作为网络游戏高手的陈先生拥有众多高档虚拟物品,但是在现实社会中却被工商局盯上了,5月份工商部门以无照经营为由对其游戏账号查封,而且罚款5000元。北京大学科技法法学博士娄耀雄律师在接受采访时对此事分析说:“对网络财物应建立追踪机制,应该完善网上追踪系统,这样出现问题后可以找到责任承担人。目前比较可行的方法是利用现实世界中成熟的支付系统,由游戏运营商和银行联手,所有支付行为均通过银行。”实际上,在台湾地区就曾经发生过因盗取他人网络游戏的虚拟物品,而被判罚款入狱的案例。泰国政府更是实施网络游戏的宵禁制度,在晚上10点到次日早上6点实行虚拟宵禁。

北京师范大学法律系的倪振宇不久前更是专门撰文,研究网络游戏的合同问题,在他看来玩家处于消费者的位置,在接受服务时,其人身、财产安全不应受到损害。倪振宇甚至拿出合同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网络游戏玩家说话。金山网络游戏运营总监张志宏则风趣地说:“只有你的网络游戏好玩,职业玩家和虚拟物品丢失的现象才会发生,运营商应该感到高兴,而不是害怕。”

“游戏硕士”开始招生

教育界的嗅觉似乎更加敏感,上海交大软件学院和媒体设计学院在8月21日宣布新的招生计划时,数字媒体艺术与技术工程硕士研究方向成为了关注的焦点。游戏专栏评论人张贺昊在采访中就曾经向记者透露自己对这个“游戏硕士”专业感兴趣。据上海交大的徐教授介绍,交大开设这门专业就是为了满足上海在网络游戏和视频动画领域高水平开发者的人才缺口,他介绍说:“日本超过1/3的动画片在上海进行后期加工,‘盛大’作为国内最大网络游戏运营商,‘育碧’则作为欧洲最大的游戏开发商,都将上海作为其主要的开发基地,上海交大明显感觉到了人才压力。”

除了上海交大对“游戏硕士”图谋已久外,北京电影学院也准备年内推出自己的相应专业,该学院多媒体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表示:“电影与游戏的融合已经成为新的趋势,但传统的教学方法导致培养的人才两极分化,懂艺术的人不熟悉数字技术,而懂技术的人则缺少艺术素质。”

网络游戏的生存策略

对“游戏”的新态度

“从6月底开始,我们明显感觉到政府各部门对网络游戏行业的重视,似乎对网络游戏发生了180度的态度转变。”网星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公司的谈毅向记者表述了自己最近的感受。

8月27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861号通知,要求从9月1日起所有电子出版物单位新出版的电子游戏出版物,或者互联网游戏出版物的程序中都必须全文登载《健康游戏忠告》。“这就像香烟上那句‘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一样,电子出版物和游戏也被打上了提醒的标签,可见有关部门管理的态度和细节在发生细微的改变。”游戏专栏评论人张贺昊针对861号通知提出自己的意见,在他看来,9月份不论从政策层面,还是从行业角度,社会各界对于游戏领域的态度变化几乎超过了以往10年的总和。

9月7日,首届中国国际网络文化博览会新闻发布会上,文化部又颁发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中国电信、盛大、搜狐等12家企业第一批获得了这张市场准入许可证。文化部相关负责人庹祖海表示,这是今年7月1日《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开始实施以来的又一重大举措,标志着文化部对互联网文化的规范管理已经进入了实质性建设阶段。文化部市场司网络文化处刘强副处长在接受采访时说:“《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颁发的标准是《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凡是符合《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且主动向其总部所在地文化部门提出申请的企业均可以获得许可证,申办中企业并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第一批12家颁发许可证的企业中之所以没有网通、网易和TOM,就是因为这些企业未及时向文化部提出申请。实际上时间只是早晚问题,刘强副处长介绍道:“按照《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规定,经营网络文化内容的运营商,必须向文化部申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获得许可证后方可获得网络文化内容的合法经营权。”

文化部市场司司长刘玉珠在谈到国内网络游戏管理时,特别强调国际上娱乐软件普遍存在的内容问题:“暴力和色情等现象很多时候存在于游戏软件中,如何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成为了很重要的问题。”早在文化部颁布许可证制度和新闻出版总署发布861号通知之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组织的游戏公委就已经开始为游戏正名奔走多时。国内目前最大的网络游戏运营商盛大公司总经理陈天桥告诉记者:“‘盛大’一直热切盼望着政策法规的出台,国内网络游戏产业近两年发展十分迅速,行业产值已接近10亿元。但是在行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问题却一直得不到解决,无法可依的情况已经开始危及到企业的正常运作。”

刚刚开始公开测试《剑侠情缘》网络版的金山也对规定做出了明确反应,金山的张志宏说道:“金山自行开发的《剑侠情缘》网络版无疑是赶上了恰当的时机,尽管我们进入这个市场晚了一步,但法规的明确无疑拉近了我们与已经抢跑企业的距离。”3月份盛大网络游戏获得日本软银4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被认为是提高了整个行业的门槛,张志宏在采访中也认为行业门槛的提高是事实,他分析说:“目前国内至少运营了不下百款不同的网络游戏,同质化倾向严重,整个市场真正成功的产品不超过十款。”

游戏自己先“分级”

对于广大热切期盼韩国大人气网络游戏“A3”的玩家而言,已经过半的9月很可能以失望结局。尽管A3官方网站上仍然在不停地更新着人才招聘、角色属性分析、游戏截图等资讯,以营造“公开测试迫在眉睫”的气氛,但许多业内评论人士仍然对这款贴有“18禁”标签的成人游戏的前途表示担忧。理由很简单——由文化部审议通过,于7月1日起正式开始生效的《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第17条明确规定,互联网文化单位不得提供载有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内容的文化产品。

相对于“A3”的无奈,即将公开测试的《天之炼狱》则聪明地首创了未成年人保护开关模式,甚至不惜使整体开发进程延长了三个月。在未成年人模式下,游戏会将不适合儿童的内容自动屏蔽或者用其他东西代替;所有血肉横飞的场景都被绿色替代。怪兽死去的动作变化也不会显示;杀死怪物或者杀死对手的头,也变成宝石代替。更重要的是,这个未成年人版本和正常版本是在同一个客户端上的,通过注册信息中的身份年龄识别系统自动判断该用户使用什么版本。这一切,都发出了一个明白无误的信号——国家不断加强监管力度与制度建设,为网络游戏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这个《规定》的实施,规范了网上文化娱乐管理,就是为了更好地让这个产业得以健康发展。同时,也为国内的网络游戏开发商搭建了一个迅速发展的平台。”文化部网络文化处柳四发处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影响我国网络游戏业发展的原因主要是重视不够,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甚至只看到负面的东西,而忽视了积极的一面。事实上,网络游戏中存在的问题,在全世界都是共同的,关键在于有效管理。”

的确,相对于以往的小心谨慎,文化部近期已经出台了一系列动作,包括向金山软件在内的12家网络游戏业内实力厂商首批颁发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与此成龙配套的是,文化部将牵头在各地成立网络文化协会,要求年内覆盖全国,把对网络游戏的监管工作全部纳入。同时,全国性的游戏产业协会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根据柳四发处长的介绍,WTO协议规定,国外资本在不得影响中国政府进行内容审查的前提下,可以进入我国娱乐软件分销领域。所以,文化部网络文化处将对引进游戏的内容实行审查制度,加大对引进游戏内容的审查力度。现在市面上的网络游戏都没有经过审查,以后这方面的监管力度肯定会加强。以往的主要行动主要集中在网络文化场所的整治上。目前,全国的网吧等互联网营业场所总量减到了11万家左右,压减率达到45%,从而扭转了失控局面。

但不容忽视的是,在游戏内容审查的具体操作上,由于我国还没有制定出类似的制度,游戏分级制度尚处在讨论当中,因此对游戏引进的审批就成了限制游戏不良影响的关键环节。然而,对审批制,许多开发商却反映:“电子网络出版物事无巨细均由出版管理部门审查,不仅在实际操作中面临诸多难点,而且处于游戏开发源头的厂商无法在制作中把握分寸。”支持实行游戏分级制度的评论人士认为,分级制度在相当大程度上可以限制对青少年的不良影响,而且产品面世后由于附着分级标志,有利于家长与监管部门进行及时鉴别。这无疑是限制游戏不良影响和推进游戏产业发展两者之中所能找到的最佳平衡点。

目前国内自行开发的网络游戏比较成形的还只有3款,网易的《大话西游》、盛大的《传奇世界》,以及金山还在测试的《剑侠情缘网络版》,这三款游戏都有一个明显的文化信号,力图突显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同时,将血腥暴力等不良元素降至最低。金山的张志宏告诉记者:“《剑侠情缘网络版》就认准了中国的武侠文化,联邦软件能花4000万元一次承销至少说明了市场的初步认可。”盛大的陈天桥认为:“游戏产品是一种文化产品,如何通过发展国产游戏,弘扬民族文化是很重要的问题,国产游戏制作业的发展之后,不仅可以带动整个产业链条的发展,更关键的是掌握了核心技术,这是一个产业长远发展的必要条件。”

被863垂青:游戏渴望通用引擎

早在7月底,金山公司在河北涿州影视基地的发布会上,当时北京市科委副主任俞慈声的悄然出场,被业界视为官方科研机构对网络游戏技术重视的一个信号。而今年4月才成立的炎黄新星公司,在7月底成功获得863课题组200万元课题经费,其申请的“智能化人机交互网络示范应用课程”被863课题组选中。

张贺昊针对国家将网络游戏纳入863课题分析说:“网络游戏纳入863课题意味着我们通常视为娱乐的网络游戏终于登上大雅之堂,这将对缺少核心技术的国产网络游戏开发给予极大的刺激。”记者从北京科委了解到,入选863计划的课题全称是网络游戏通用引擎研究及示范产品开发,包含在中文处理与人机交互技术综合示范应用的专题之中。

北京市科委副主任俞慈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络游戏产业在我国获得空前巨大的发展,同时也带动了电信产业、硬件设备等一系列周边产业的发展。中国的网络游戏业面临机遇和挑战,相比韩国、日本、欧美的产业水平我们还发展不充分,市场也受到了冲击。国家对游戏产业的政策支持是必不可少的。一方面,要营造积极、健康的游戏环境,规范游戏营运市场;另一方面,积极进行核心技术的研发,扶植中国游戏产业。重点是要研究3D引擎和人机界面、建模能力。

金山公司总经理雷军在公开场合曾经不止一次谈到自己对于863计划的期望,金山网络游戏总监张志宏告诉记者:“我们正在申请这一课题,金山公司希望能借机会开发一套完善的通用网络游戏引擎,这套完善的通用网络游戏引擎还可以提供给国内其他厂商进行二次开发,以打破国外技术在网络游戏核心技术上的垄断。”北京市政协委员徐文伯认为:“面对庞大用户群的消费群体,国家在加强管理和规范游戏的同时,还应该把它做看作一种产业来对待,希望积极扶持国内网络游戏的发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