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5000张床的超级医院

2003-09-10 18:09 作者:邱海旭 摄影:陶子
一个5000张病床的超级医院不仅涉及“是否最大”的问题,它与奥运会、医疗体制 改革,乃至中国生物技术的资源整合都有紧密的联系。

正在建设中的中关村生命科技园

8月15日,正在筹建中的北大国际医院、北京协和医学中心签约入驻中关村国际生命医疗园,按照规划,4年后,位于回龙观镇的中关村生命科技园里将出现一个容纳5000张病床、号称亚洲第一的超大型医疗体系。

一个5000张病床的超级医院不仅涉及“是否最大”的问题,它与奥运会、医疗体制改革,乃至中国生物技术的资源整合都有紧密的联系。

长庚医院“接盘者”

第一个提出超级医院计划的并不是北大与协和,而是台塑企业集团董事长王永庆。2001年年中,王永庆宣布将投资十几亿美元,分别在内地北京、厦门、福州建立三所长庚医院,其中北京长庚医学中心设计床位即是5000张,超过全亚洲任何一家医院规模。今日北大国际医院与协和医学中心即将进驻的生命科技园二期119公顷土地正是当日王永庆亲自选定的长庚医院院址。

王永庆内地长庚医院计划去年5月被一一叫停,个中原因众说纷纭,其中资金到位困难、内地医疗市场开放有限、台湾当局的阻挠都可能是造成长庚医院流产的重要原因。而几乎在王永庆怏怏退出的同时,接盘者的身影已然浮现。

“最先与我们接触的是协和医科大学。”中关村生命科技园招商办公室祝峰博士对记者说,“我们与协和谈定后北大才考虑进来。”北大国际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王玉玲回忆当时情形说,“长庚退出后确实是协和积极筹划接手这个平台,但是我们向市领导提出医疗园不应由某一家来做,而应该吸收更多的医疗资源。”北大争取的结果是医疗园里北大居西,协和居东,各占一半,5000张床位也是五五分成。

目前在北京市医院系统中,市属、部队、北大、协和是最大的4块,其中只有后两家能够作为单一主体筹划建设超级医院。而对于协和来说,一个2500张床位的医院等于再造一个协和,要独占5000张床位显然力有不逮。因此据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当时对北大挤进生命园的举动,协和并没有太多异议。

5000张床会不会太大?

“这么大规模的医院,我在国外几乎就没见过。”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所长蔡仁华对记者说,“当初长庚医院说要建5000个床位我就觉得有炒作之嫌,医院如果只注重规模,很容易发展成一个泡沫。”

目前较为公认的观点是,中国社会医疗资源实际处于过剩状态,应当调整的不是规模,而是结构。卫生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卫华也认为5000张床的规模值得讨论,她说:“中国公共医疗体系目前最缺乏的是社区医疗服务,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理想状态下80%的病患应当从社区医疗机构获得服务。现在患者都去挤大医院,造成大医院就医环境难以改善。从短期看,新建几个大医院确实可以缓解就医矛盾,但如果今后社区医疗得到发展,5000张床的超级医院就有可能成为摆设。”

但祝峰认为,就医疗园项目而言,这种担心实属多余。“海淀区标准的大医院只有北医三院一家,新建一个服务档次较高的医院能解决中关村白领阶层的就医需要,同时也能大大改善中关村地区的投资环境。”此外有数据显示,北京地区60%的就医患者来自外地,如果北大—协和新医院能成为全国疑难杂症的诊治中心,那么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存在“病源”之忧。

另一方面,北大与协和显然也为规模问题留了后路,在两家的计划书上,新医院建设都是分几期完成,第一期规划各自只有1200张床位,在2008年奥运会之后再视运营情况决定第二期、第三期的建设。

奥运工程

长庚医院当初的一个口号是为北京奥运会服务,作为接盘者,北大国际医院和协和医学中心将在2008年奥运会中担当什么角色也颇令人关注。北京市在申奥阶段向国际奥委会做出的承诺中,就包含有为奥运会重新建造一所国际化医院的内容。原因只有一个:目前北京市内没有一家大型医院具备为奥运会提供全套医疗服务的环境与水准。

祝峰打开中关村生命科技园一期和二期规划图,属于二期项目的北大—协和超级医院目前在规划图上还只是田地和树林。但是祝峰提醒记者注意这块地域在整个交通布局中的位置,医疗园东口紧贴未来的轻轨和八达岭高速公路,这两条交通动脉又正好连接奥运主会场和奥运村。2008年,运动员和病员从市内抵达医疗园的时间将不超过20分钟。“市内的中日友好医院和协和医院部分具备奥运服务的能力,但交通因素让它们难以胜任。”祝峰说。

令生命科技园感到纳闷的是,北京奥组委迄今仍未就奥运医疗服务问题与他们接洽,8月15日北大、协和进驻医疗园的签字仪式奥组委也未派人参加。北大国际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王玉玲分析说:“国家也许考虑到医疗园项目不是政府投资,不愿意太早下订单,国家的立足点还是充分利用和改造现有医疗设施。但如果医疗园建好并达到预期效果,国家一定会用,这一点毫无疑问。”
据了解,医疗园除承担奥运会期间常规医疗服务外,奥运会急需的专科——兴奋剂检测中心、医疗急救中心、药品临床实验中心也将设在这里。

医改探路者

无论对北大还是协和,建设5000张床位的超级医院都不可能仅仅考虑奥运会因素,王玉玲和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党委书记刘谦都表示,建新医院的初衷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为各自的医疗体系创建新的发展平台;二是为科研教学提供更好的临床环境;三是承担中国医疗体制改革探路者的任务。

新医院的“新意”首先表现在投资主体上,国家不用为这两家医院掏一分钱,北大和协和分别成立投资有限公司,医院的融资和建设工作全部以市场化方式进行。王玉玲对记者说:“北大虽然在前期筹备上比协和晚了一步,但实际运作的步伐却‘远远超过协和’。”王玉玲指的是北大国际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经成立,主要三个投资方分别是北大校方、北大方正和北大资源集团,三方投资比例是4∶3∶3。而记者从协和方面了解到,协和医学中心的投资方也已初步就位,投资公司“即将成立”。显然,相对于协和,校产发达的北大更能从体系内调动资源,解决融资问题。刘谦拒绝向记者透露协和医学中心主要投资方的名字,他仅表示:“协和方面将担当医院运营的主体。”

王玉玲和刘谦都对社会资本的进入表示欢迎。北大目前提出的总投资额约28亿元,协和方面的估算是20亿元左右,祝峰称两家的估算都相对保守:“这么大的医院,仅大型设备就需要几十亿元,再加上污水处理等配套项目,估计医疗园总投资至少应达到60亿元。”显然,即使是财大气粗的北大,也在期望社会资本的补充。

营利还是非营利构成另一个针对超级医院的疑问。2000年,国务院8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医院分类管理的改革方案,按照医疗机构的性质、社会功能及承担的任务,将其分成营利性医院和非营利性医院。营利性医院不享受政府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医疗服务价格完全放开,由各医院根据市场情况自主定价。营利性医院医疗服务收入允许分红,并且照章纳税,非营利性医院所有收入则应全部投入医院再发展。据了解,在目前北京市市属的107家医疗机构中,有85家申报核准为非营利性医院,8家为营利性医院,而北大与协和现有的医疗机构则全为非营利性。

去年10月22日,北大常务副校长、北大医学部主任韩启德院士向媒体介绍北大国际医院构想时,曾表示这家医院将是一所营利性医院。而王玉玲告诉记者,目前北大已将先前的营利性设想改回到非营利性,“开始我们对融资渠道不是很有底,如果北大以外的社会资本占主体,股东的分红要求必然使我们选择营利性模式。但现在我们自己解决了大部分资金,因此还是决定建一座非营利性医院”。

但王玉玲告诉记者,北大国际医院可能采取“院中院”方式,即一些专科实行灵活收费的营利性模式,而且“也不排除随着国家医改政策的逐渐明朗,北大国际医院未来申请转为营利性医院的可能”。

刘谦称协和医学中心也将是一所非营利性医院,但无论营利与否,内部管理上都将采用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医院管理模式,所有医护人员将从国内外公开招聘。

从试管到病床

如果把北大国际医院与协和医学中心放在整个中关村生命科技园的视野内考量,这所超级医院的意义便将得到更大延展。记者在生命科技园看到,一期项目1.3平方公里的总体规划和地下网管铺设已经完成。“这里是北京环境最好的地方,上风上水,全国没有任何一家科技园区有如此高的环境要求。”祝峰说。

据祝峰介绍,目前已有8家科研单位和制药企业有项目进驻,其中包括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清华大学超声研究中心、扬子江药业、华大基因、军事医学科学院等。祝峰说:“中关村本身就应当由IT和BT(生物技术)共同撑起,但前几年大家都盯住IT,我们计划在这2.5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建成一个世界罕见的以生命科研为主的资源高度密集区。”

资源密集的特点已经开始显现,算上计划进驻的单位,生命科技园将聚集北京绝大多数国家级医疗研究机构:北大、清华、中科院、协和、军事医学科学院,结合大型制药公司和风险基金的力量,资金、技术、人员、市场等几大要素全部就位,一条从基础研究到产品市场化的完整链条也将随之成形。

北大国际医院和协和医学中心在这条BT产业链中的位置,便是为研究机构提供天然的临床试验和应用环境,5000张病床的背后意义是它几乎覆盖了所有医疗领域。祝峰说:“今后谁家研究出成果,走几步到医疗园就能验证效果,医疗园里发现什么疑难杂症,研究机构也能马上拿到资料。”照此理解,从试管到病床和从病床到试管都将是条捷径。

出于近水楼台的考虑,北大和协和都将有一连串研究教学机构跟着医院进来,在医疗园规划图上,两家医院下面还有一块空地,未来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将有可能建在这里。依托生命科技园的研究和临床资源,国家卫生研究院将起到总领中国生物医学发展的作用。据消息人士透露,协和方面有可能受几大部委委托担纲组建国家卫生研究院。

目前生命科技园美中不足的是还没有一家跨国药企在此设立研究机构,祝峰说:“国外制药巨头在中国基本只设销售机构,科技园与跨国公司决策部门接触存在一些困难。”但是祝峰表示对外企进驻的前景并不感到担心,理由之一就是有“超级医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