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动漫画展:不止是动漫迷节日

2003-09-02 12:59 作者:小于 摄影:陶子 2003年第34期
迄今为止,举办动漫展的最大贡献之一仍然停留在展现市场潜力上,这个产业链上诸环节依然不顺畅

《最终幻想X-2》游戏上市不久,角色扮演就出现在日本街头

所有的动漫展几乎都说要推动动漫产业,各个动漫展高涨的人气也一再提醒着中国大陆的市场有多大。但迄今为止,举办动漫展的最大贡献之一仍然停留在展现市场潜力上,这个产业链上诸环节依然不顺畅

5年前,《卡通王》杂志社第一届上海动画漫画展在上海黄浦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举办,这是国内最早一次动漫画展览。参加的人太多了,连电梯都被迫关闭,活动中心外的马路也挤满了人。最后一天,5元的门票被黄牛炒到120元。今年,单是上海就有4个与动漫有关的大型活动。8月2日至17日在东方明珠进行的“2003上海国际城市动漫画展”号称是中国同类展览中规模最大的。之前或者之后,还有2003年1月21日广东的“第五季冬日动漫巡回展”,活动巡回到深圳、北京、成都、西安、郑州、长沙、武汉、南京等城市;3月15~16日“重庆春季动漫展COSPLAY秀”;6月~7月青岛的“2003首届青岛动漫艺术展览会”;8月1日~3日在广州举办的YACA动漫拉阔展。10月1日已经持续了五届的“上海动画漫画展览会”也将在东方明珠开幕。

进入东方明珠下的上海国际新闻中心,看到的是人气。大师签名台前排了很长的队,号称有3万册原版动画的借阅室里坐着各种年龄的读者,各个摊位前都挤着人。据主办此次动漫画展的上海雅林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董事丁峰说,第一天来了约1.5万人。对于第一次参加动漫展的人来说,有很多新奇之处。除看到人群中走动的cosplayer(cosplay玩家)外,还可以看到诸如黄玉郎、几米、游素兰等台湾、香港地区漫画家的作品,以及日本、韩国的漫画作品。花5元钱可以看一整天动画片。但这次号称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规模最大的动漫画展仍然暴露了高涨的人气背后动漫产业的疲弱。

疲弱的原因之一是漫画家创作环境并不乐观。记者采访时,漫画家白小锭忽然激动起来,他甚至说现在谁画漫画谁饿死。他后来觉得自己这话夸张了些,但中国大陆第一、二代新漫画家确实是比较穷的一个群体。韩国漫画界元老级人物赵宽济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屡次提到跟他见过面的大陆新漫画家的辛苦。

所谓新漫画,发源于美国,兴盛于日本,与传统漫画不同的是,它受电影影响比较深,带有分镜头的感觉,甚至像一个画出来的分镜头剧本。中国大陆第一代新漫画家基本上都是受80年代进入中国的日本漫画影响,当时有一批诸如《画王》这样的杂志非常受欢迎,发行量有几十万份。当时市场上卖的多数是盗版书,书商也没有太大鉴赏力,只能根据日本的销售量决定进哪些作品,客观上把一批日本经典作品介绍到大陆。这些盗版书和盗版商后来被打击,但这一批漫画热潮在国内造就了第一批新漫画受众和新漫画作者,并证明了市场潜力。

嘉瑶1994年开始创作,1995年开始在《卡通王》发表作品,她的作品是半写实,偏唯美风格的。嘉瑶觉得现在画得好的人特别多,但画漫画最主要的是故事,一般读者读一页只需要不到一分钟时间,看的其实就是故事。这边画漫画的作者要一个人完成故事到绘画的过程,而在日本一部作品是由编辑和作者合作完成的。《卡通王》的编辑部主任赵静谊也认为,大陆漫画少的是好脚本,这与作者的年龄层有关。赵静谊说现在的漫画作者基本上都是大学生,他们有热情有时间,而且不计较偏低的报酬,但囿于生活经历不丰富,编出来的故事也单薄。

大陆漫画界的另一个问题是稿酬偏低,白小锭以前是画小人书的,80年代,画一本小人书1000多元钱稿费,现在还是这个价钱。相比港台地区或国外,大陆作者很少有机会出单行本,一方面是由于出版社出于经济效益考虑,更愿意引进作品;另一个则是作者水平的问题。他们多向杂志社投稿,稿费从四五十元一页到200元一页不等。一般来说从创作到拿到稿费需要三个月时间,有几本杂志社还比较稳定,其他的出一两本就倒了,稿费就算黄了。有人告诉记者说有漫画家买房子时,白小锭坚决不相信,说自己也买房子了,但绝对不是画漫画的钱。如果只靠画漫画,漫画家的生活水准跟普通蓝领工人没有什么差别。

《新民晚报》的记者朱光采访此次来上海的韩国漫画家时,问他们怎么才能成为一位漫画高手,李世贤指着自己眉毛上的一个大疤告诉她就是这样成为漫画家的——那个疤是被他老师用笔戳的。在日本和韩国,有在学校通过专业学习成为漫画家,也有很多人在师傅那里学5~7年后开始独立画漫画的。

日本,不知名的漫画家可以向很多杂志投稿,还有非常多的有奖金的比赛。知名漫画家则可以拥有自己的工作室,生活水准高于一般人很多。韩国的漫画家还告诉朱光,如果一个漫画家不与市场结合,只能叫画漫画的。而中国大陆作者最缺乏的就是商业化,很少有前期宣传,作品画出来后就算结束,几乎没有跟游戏和动画这样的边际产品结合起来。

相比之下,港台地区漫画家更会经营自己。黄玉郎的展位中除了他的作品外,摆放了很多制作精致的刀之类的小“武器”,都是他作品里的人物用过的,他现在的身份甚至更偏重商人。台湾的孙家裕把自己的芝麻狐画在纸上,拍成片子,做成各种玩偶,几乎每天亲临现场签名售书。以前在采访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的学生时,他说他最大的愿望之一是有人cosplay他作品中的人物,其实这次动漫画展已经有人cosplay国内作者韩露的《浸食》,不过这样的还是少数,cosplay犹如风向标一样反映着大陆漫画家和动漫产业的处境。

日本人在动漫产业化方面已经非常发达。在日本,厂家的代言人有很多都是卡通形象。以《东京卡通百宝书》参加签售活动的Pinko说,很多日本企业之所以选择卡通形象,是因为它们没有年龄限制,可以与企业一同成长。其中有些形象就属于企业,不用支付高额形象代理费。这些卡通形象衍生出玩具和动画、漫画等产品。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在这方面的创造力,当我们眼里的熊猫不是坐着就是站着的时候,San-X公司让它趴着,懒洋洋的样子,这只趴趴熊令在疯狂的节奏中旋转的上班族非常羡慕。Pinko在她的书里介绍San-X时说,这家公司专门经营自己创造出来的卡通形象,与日本170家家企业签有版权协议,海外也有160家。围绕着动漫,日本有一套完整的体制,足以最大限度开发其商业可能性,有出版社、游戏公司、玩具制造商、卡通经纪公司和联动商家。反观中国大陆,几乎没有类似的卡通形象出现,更不用提围绕着的商业活动了。

办展览活动也许是个赚钱的好主意,雅林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曾经是《卡通王》的合作伙伴,《卡通王》编辑部主任赵静谊说,如果不挣钱的话,为什么雅林要单独办呢?但如果国内动漫产业不发达,热闹的动漫迷不过是浮在别人的商业利润之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