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杨受成遭遇廉政风暴

2003-08-13 13:35 作者:吴琪 凌霜华 2003年第31期
香港娱乐圈长久流传的“买榜”、“造马”丑闻因廉政公署(ICAC)始于7月16日的“舞影”行动得到某种程度的确认。廉署拘捕了包括香港三大唱片公司负责人和多名当红歌星在内的28人接受调查。

香港娱乐圈长久流传的“买榜”、“造马”丑闻因廉政公署(ICAC)始于7月16日的“舞影”行动得到某种程度的确认。廉署指称“怀疑有多名歌手在歌曲流行榜中获优待”,并拘捕了包括香港三大唱片公司负责人和多名当红歌星在内的28人接受调查。参与“舞影”行动的陈小姐向记者证实:此次拘捕人数之多创廉署近年之最

娱乐高层“大地震”

7月16日开始的廉政公署“舞影”行动被香港传媒称为引发了“娱乐界大地震”。英皇娱乐集团主席杨受成在当天清晨的被拘捕成为“地震”的一个重要标志。在蜂拥而至的娱乐记者中,与英皇公司一街之隔的某新闻机构摄影记者洪先生对准载着杨受成的豪华房车一通猛拍,但“最终也没有拍到杨受成本人的表情,人实在太多了!”洪先生告诉记者,香港的报馆有和警方同步的热线电话,会在大事发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于是很快英皇公司、廉政公署等几个主要地点布满了把守的记者。廉政公署参与“舞影”行动的陈小姐向本刊记者抱怨说:“这桩案子涉及名人多,传媒兴趣特别大,行动头几天廉署门口有很多传媒守候,(杨受成)已坐在车里,车却开不了,被记者挤得不能动。”

令娱记们兴奋的“猛料”伴随“舞影”行动的深入接二连三传出。香港廉署出动了300多名调查员、60多辆车,从清晨到深夜“于全港多处地方展开搜捕”,涉案人员包括唱片公司管理层、歌手及电视台高层人物。

行动席卷了涉嫌提供利益的香港三大唱片公司高层人物:英皇老板杨受成、环球唱片港区总裁陈少宝、Music Nation总裁李进等。英皇旗下的当红歌星容祖儿、谢霆锋、陈奕迅、郑希怡、王杰以及环球公司力捧的走红新人麦浚龙被拘捕协助调查。有收受利益嫌疑的无线电视高层人员陈家伦、何丽全也遭拘捕。廉署陈小姐向记者证实,截止7月24日,被捕人数已经上升到28人,“创廉署近年之最”。

廉署发言人在拘捕行动后表示,他们“怀疑一家唱片公司及一家娱乐公司的高层人员,涉嫌曾就多名歌手的推广宣传向一家广播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提供利益,以确保多名歌手的歌曲能在流行榜上占据高位,并在音乐奖项中获奖”。陈小姐告诉记者,“按照纪律规定,除非拘捕人员被起诉,否则廉署不会公布个别人士的姓名。”她提到,如果廉署在48小时内没有向律政司提出起诉,嫌疑人可以交纳现金后获保释。对于杨受成等人随后被保释,她表示“这不代表‘舞影行动’的结束”。

港报有分析认为,“舞影”会直接导致香港娱乐圈的重新洗牌。香港某媒体高级编辑郑先生向记者强调,此事影响已超出了娱乐圈的范畴,“香港市民的法治观念很强,他们认为不公平的比赛就不应该举办”。反贪风暴指向了娱乐界,“将会对社会风气的好转起到作用”。

英皇“造星”式

拥有谢霆锋、容祖儿、陈奕迅、TWINS等艺人的英皇娱乐是近年香港最大的娱乐公司,在演艺市场极其低迷的今天,英皇娱乐被认为在整个东南亚算得上“不断赢利的奇迹”,香港娱乐界称其为“魔术手”。娱乐记者曾先生向记者介绍说:“他们不断推出新人,捧一个红一个”。TWINS组合中最受欢迎的蔡卓妍只有20岁,片酬却远高于张柏芝,两年飙升了40倍。但这并不能归于市道转好,同期郭富城的片酬就下降了七成。2003年英皇主推的歌手郑希怡成为香港拍广告最多的艺人,她遍布各个路口的大广告牌让市民看得眼晕。郑希怡被认为是英皇推出的又一任接替容祖儿、TWINS的“候补选手”。

香港凤凰卫视娱乐主持人梁冬将英皇的成功归因于“比较成功地把握了当今年轻人的趣味”。梁冬向记者聊到:“我以前不怎么喜欢听粤语歌曲,但是陈奕迅的歌让我改变了观点,他对音乐有了解。”

但是当英皇旗下的歌手在2002年度一共拿到了100个奖项后,对歌手实力及唱片公司造假的质疑达到高峰。在歌曲播放率方面,英皇的歌手去年在多个电子传媒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被冠以香港乐坛“班霸”的称呼。廉署陈小姐向记者证实,她们是在接到市民举报后展开调查的,“只有在资料充分、有可信线索时才会进行拘捕”。廉政公署掌握的资料表明,在今年7月初的《2003年劲歌金曲第二季季选》中,共有12首歌夺得金曲奖,其中包括容祖儿、谢霆锋、TWINS的单曲。

据香港唱片业业内人士透露,英皇的包装手法有别于一般公司,他们不抢当红艺人,而是与自己发掘的新人签订5年或10年的长约。选好人后公司开始“砸钱”,砸到“是个人就能红”的程度后,这些造出的“星”便成了摇钱树。业内人士估计,以TWINS为例,当时以2000万港币签下,现在英皇已收回投资并有赢利,TWINS今后就是只赚不赔的宝贝。内地资深音乐人张成(化名)介绍说,英皇等公司“选歌手先选模样,模样过了关再教怎样唱歌”。

英皇对新人不惜血本的投入有相当一部分用在了广告和交际费用。据一位香港娱乐业人士向媒体透露,唱片公司经理们在应酬上的预算为每月10万港币以上,但英皇的大手笔达到百万港币以上。老板杨受成在圈中相当热情好客,与电影公司老板、电视台高层等保持着密切往来。唱片公司与决定歌曲上榜的中高层人员“见怪不怪”的来往有:代交税款、代交家居装修费、修理汽车费、购买衣物费等,由于很少用现金行贿,所以廉政公署等部门很难得到证据。

英皇在多领域的发展被认为是成功的又一大因素。在凤凰卫视娱乐主持人梁冬看来,英皇的商业运作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娱乐业发展的新特点。梁冬认为:“由于盗版唱片屡禁不止,唱片收入在娱乐业中的比例不断下降,所以很多艺人的收入开始多元化。”以英皇为代表的公司把娱乐产品和促销手段结合起来,与广告公司合作对艺人进行整合形象传播,这种全方位开发包括歌手演唱会、签名会、拍电影,甚至玩具开发等。

环球麦浚龙个案

香港另一大唱片公司“环球唱片”新人麦浚龙在“舞影”行动中也被拘捕调查,麦的走红一直遭到了公众强烈质疑,他的星路即使在造星模式完善的香港也显得颇为“传奇”。今年7月初的《2003年劲歌金曲第二季季选》中,麦浚龙的歌曲《玩得》一曲获得“最受欢迎广告歌曲奖”。具有讽刺意味的,有关唱片根本没来得及推出市场,公众对这首歌十分陌生。

出道仅一年多的麦浚龙宣传攻势强过众多天王天后,“他有一个好老爸”,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香港娱乐记者说到,“在年初的《劲歌金曲》颁奖典礼表演时,他是继谢霆锋后被观众喝倒彩最多的”。该记者表示,由于廉署的“舞影”行动刚开始调查,很多事实还有待确认,但是在圈内关于麦老爸——上市公司中建电讯主席麦绍棠用银弹为儿子铺路的传闻一直没有断过。

被媒体质疑的麦氏父子三大“银弹攻势”为:私人斥资300万做宣传、聘请“职业歌迷”、购买电视黄金时段。据港报报道,由于麦浚龙拥有显赫的家庭背景,在他宣传其处女专辑时,已有传言指其父麦绍棠为了力捧爱儿,私人斥资300万作为宣传费用。不过后来遭麦浚龙所属唱片公司总裁陈少宝否认,陈为此还公开宣传费用单据,但他也承认麦绍棠曾赞助“小数目”。麦浚龙在过去多个电子传媒颁奖礼成绩十分理想,先后夺得多个新人奖项。其专辑销量被指有造假嫌疑,更有传闻说现场支持他的部分歌迷是“职业歌迷”。此传言虽被唱片公司在报章刊登广告作严正否认,但有人指出唱片公司以时薪250元聘请“职业歌迷”为麦浚龙造势。为令麦浚龙在出碟期间保持强劲曝光率,父亲麦绍棠索性买下无线晚间的音乐特辑时段,为儿子造势,让观众每晚看着麦浚龙与一众青春女星谈情说爱,不亦乐乎。据说因麦绍棠是电视台的超级大客,麦浚龙有很多机会在节目内曝光。

“歌星有家庭背景在香港娱乐圈并不少见”,曾在唱片公司做过策划的内地音乐人张成说,“香港当红男歌星陈某某的老爸就是有相当黑社会背景的人,所以捧红了儿子又捧女儿,尽管其女儿相貌资质平常,他持股的唱片公司照样投钱包装。”

唱片公司向电视台等媒体“砸钱”是重要的宣传手段,凤凰卫视主持人梁冬说:“电子媒体在香港占据垄断地位,可以影响全港人的趣味,多出镜的明星自然受关注。”关于电视台高层人员对歌曲排行榜的决定作用,梁冬的回答是“很大”。香港某媒体高级编辑郑先生则反问记者:“排行榜是他们办的,你说他们的决定权大不大?”

娱乐涉黑有多深?

虽然不愿对“舞影”行动的具体涉案人员作评论,香港廉政公署前副廉政专员兼执行处首长郭文纬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黑社会渗入娱乐圈已有一段历史”。郭文纬提到,香港近几年就出现过娱乐明星游行反对黑势力渗透。“一些黑社会投资娱乐圈,做唱片、拍电影,利用黑势力强迫明星为自己工作。”郭文纬介绍说,“现在出现了香港黑社会与内地黑社会,甚至政府部门相勾结的情况,廉署最担心香港和内地的犯罪集团与两地执法人员贪污集团勾结,对两地社会有相当不利影响。”

而香港娱乐圈圈内人士认为,此次涉案的英皇娱乐的成功奇迹来源于杨受成的江湖地位。以钟表业发家的杨受成在20年前就因“义气”帮朋友而妨碍司法公正入狱9个月,英皇公司成立的三年间,伴随着旗下艺人遽然走红的是它从未离开过是非漩涡。据港报报道,杨受成曾因殴打雇员被指控,法庭上却出现极为戏剧化的场面,本来答应作证的所有证人“集体失忆”,杨因此被无罪释放。两年前,曾在公开场合谩骂杨受成开的酒吧是“鸡窦”(妓院)的演员曾志伟被三个大汉暴打,缝了30针,传媒猜测,因为曾志伟、谭咏麟合开的东方魅力公司处处被英皇压一头,才引起这场流血事件。因为在曾志伟被打前,娱乐圈的“大哥”成龙曾摆酒撮合曾杨二人讲和,却终于失败,此后沉浮娱乐圈几十年的曾、谭等人不敢在媒体上对杨受成有任何评价。

与杨受成一样是非多多的谢霆锋是英皇公司最大的一棵摇钱树,但他在不久前接受凤凰卫视访谈中说到自己和英皇的签约并不顺心的遭遇。谢霆锋说,他17岁时父母遇到经济困难,当时他与公司签到了22岁,因为拒绝在表演中装成娃娃和公司吵架,飞回了加拿大。但几个月后屈服,同意了公司的苛刻要求,“他们再给我签6年,但是没有学费,还有好多条件,出道金高了很多,专辑的版权费等也少了很多。我也没办法,总比一块钱都不赚好,总比每天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好,我答应了。这个合约突然间变到了2008年……”因为“顶包案”成为第一个被公布收入的艺人谢霆锋5年有5600万港元总收入,其中英皇要抽取五成,通常已经走红的艺人会得到收入的七成,分成之低使得越来越红的谢霆锋忍不住抱怨,于是杨受成“慷慨”地采取了六四分成。国内一个经纪人告诉记者,有背景的老板强行与艺人签不平等条约的情况确实存在,比如与谢霆锋同在一个公司的男歌星陈某某与公司签了三年死约、两年生约,因为死约到期,有传言说公司不再对他投入资源。

面对娱乐圈的涉黑与不公平竞争现象,梁冬的感慨是:“幸好香港有廉政公署,香港任何机构的职员都受条例的制约。”前副廉政专员兼执行处首长郭文纬表示:“廉署打击贪污是全面性的,无论政府机构还是私人机构,无论什么行业,我们都一视同仁。”郭文纬认为,“舞影”行动将对娱乐圈风气起到清洗作用,“歌曲排行榜有可能因此重新获得公信力”。

ICAC《防止贿赂条例》也反娱乐黑幕

———专访香港廉政公署(ICAC)前副廉政专员兼执行处首长郭文纬

三联生活周刊:ICAC“舞影”行动把反贪矛头指向了娱乐圈,但是在我们的印象中,娱乐圈中的很多利益交往在圈内是“见怪不怪”的,似乎情节特别恶劣才会跟违法扯上关系。不知道此次涉案人员有可能面临怎样的指控?

郭文纬:香港打击贪污是非常全面的,它不会受行业局限。ICAC的《防止贿赂条例》对政府工作人员、公共机构雇员和私人机构雇员三方面都有约束力,一个社会不能在法律上有双重标准。以前ICAC也查处过球员买假球、骑师在赛马中做假等案例。香港的电台电视台属于公共机构,反贪条例对公共机构雇员的要求比私人机构严格。《防止贿赂条例》规定,如果公共机构雇员接受与其有工作关系的人提供的利益,并向对方提供了好处,就构成受贿罪。提供利益的唱片公司、娱乐公司等则犯有行贿罪。

三联生活周刊:您提到《防止贿赂条例》对三方面的雇员都有约束力,它对政府工作人员的约束是否格外严格?为什么私人机构也在管辖的范围内?

郭文纬:的确如此,《防止贿赂条例》对政府工作人员的约束是苛刻的。其中著名的第三条规定,政府工作人员不可以接受有工作关系的人提供的任何礼物,包括贷款、旅游等。只要接受了,无论是否给对方提供好处都属于违法。这是为了在最源头处杜绝贪污行为。第十条规定,如果政府工作人员的财产与官职不相称,无法做合理解释的属于违法,财产必须充公。

ICAC1974年成立的时候,严格执法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特别是最初打击私人机构贪污行为遭到很多反对,那时大家也认为做生意有“回扣”是正常的。但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市民认识到私人机构也应该廉洁,国外大量资本愿意投资香港是因为他们知道这里有真正公平竞争的环境,做生意不用走后门、送回扣。

三联生活周刊:香港廉政公署是根据《廉政公署条例》成立的,并不隶属于政府公务员架构,而廉政专员直接向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负责。根据《基本法》,廉政公署全权独立处理香港一切反贪污的工作,它有哪些特别的权力?

郭文纬:香港执法机构拥有的权力ICAC都有,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特别的权力。比如可以调查任何人银行户口的资料;打破被调查人的“沉默权”,使他们必须配合调查;被调查人必须按要求提供自己的财产资料;若ICAC怀疑某人贪污,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请冻结其财产;若怀疑被调查人潜逃,可以在相当一段时间扣留其旅游证件。这些权力都是为了确保反贪行动快捷有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