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随随便便的周迅

2003-07-29 16:13 作者:王晓峰 摄影:陶子 2003年第25期
其实,她不是一个很善于用语言来表达的人,她说她没什么思想,“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我的经历也很简单。我认定一个东西,觉得它是对的,就会去做,可能就在这个过程中,我就会成熟、饱满”

在近几年,周迅塑造的形象,总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她因此常被各种风格的导演看中,以至于比很多演员都幸运。周迅其实算不上正宗科班出身,可她的表演天赋又那么出色。大家都觉得她是一个很丰富的人。

其实,她不是一个很善于用语言来表达的人,她说她没什么思想,“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我的经历也很简单。我认定一个东西,觉得它是对的,就会去做,可能就在这个过程中,我就会成熟、饱满”

一本挂历改变的命运

“我的经历很简单,就跟我这个人一样,我生在浙江衢州这个小城市里,我父亲在电影院画海报,有时候也放电影,可以说我是从小看电影长大的。从我家阳台看下去就是一个电影院,每天都能看到看电影的人进进出出,我觉得这种经历可能潜移默化影响着我。在学校也比较爱好文艺,初中快毕业时候,突然听说浙江省艺术学校招生,我就跟妈妈说要考艺校,妈妈带我去杭州考试,考上之后就开始我的独立生活。以前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所以就觉得非常自由,在学校这3年我特别开心。二年级时,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来艺校找一些女孩拍挂历,于是我就靠拍挂历挣学费,每个周末都去拍,二年级下半学期,谢铁骊导演在选演员时看到了我拍的挂历,到学校找我,就开始拍电影了。”

虽然周迅在这部叫《古墓荒斋》的电影里没有给观众留下太深印象,但初上银幕的周迅心里开始有了变化,回学校之后,她就再没心思学跳舞了。“我更喜欢拍电影,但是从学校出来后也没有那么多拍戏的机会。那时候可能觉得没那么容易,也没有特别强求自己,毕业后就留在杭州的浙江省邮电艺术团当舞蹈演员。刚开始还很认真上班,忽然发现我不是个坐班的人。”周迅说他是那种不喜欢被约束的人,上班时候希望晚去,到了单位又希望早点下班。“那时候特别喜欢唱歌,从1992年开始,有一年多时间在歌厅里唱歌,在杭州碰到了我的男朋友。他当时做音乐,1994年夏天,我跟他来到北京,到北京也没有想到会像现在这样,就是想玩。当时拍了一部电影叫《女儿红》,有些照片让陈凯歌看见了,他导演的《风月》换女演员,就被他选中了,再后来就碰到了楼烨,他也是看照片选上我的。”

李少红与李晓婉

真正改变周迅命运的是那部用周迅的话讲“不敢再回过头看的”《大明宫词》,“我在里面演小太平,我现在再看那个电视剧会伤心,我再也回不去那个时候了,那种单纯每个女孩都会有的”。通过这部电视剧,周迅才在观众中留下深刻形象。提起《大明宫词》,周迅回忆说:“我当时是陪一个朋友去剧组,没想到会演里面的人物。那时候我的打扮可能会给人一种不是乖女孩的印象——我穿背心、牛仔短裤、拖鞋,留着长头发,但是第二天他们就打电话让我去拍戏。”

导演李少红对周迅后来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周迅说李少红很女人,但是像个爸爸一样。“她知道演员的潜力在哪儿,然后她给调出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她毫无保留地把一些东西告诉我,真心希望我好。我是那种感受型的人,很多人给我的感受一步一步累积到现在,才成了今天这样。”周迅认为,她和李少红很容易沟通,恰恰是李少红的两部电视剧,才让她火起来。

另一个对她起到很重要作用的是她现在的经纪人李晓婉,周迅形容李晓婉“像只母鸡,总拿翅膀护着我们,我和她的缘分,没法说清楚,就是觉得她很值得信赖”。

“我是那种很性情的人,就是没准儿。我喜欢的事情会做得很好,要是不喜欢就没准儿了。所以他们都知道我这个特点,有时她们就替我作决定,什么本子该接,什么不该接。

“我拍了这么多年的戏,从1991年到1998年,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拍戏对我来说就是件好玩的事情,没想得太多。1998年之后它就成了我的工作,2000年后,才觉得拍戏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我觉得,真心真意去表达,不要保留什么,就能打开你要进入的角色了。”

一个不太现实的女孩

据说有一段时间周迅不愿跟媒体谈论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因为一谈《射雕》,就会谈到李亚鹏,一谈李亚鹏,就会衍生出一些八卦。但这次,周迅谈起《射雕》倒是很有兴致。“我没有看过金庸的书,一个字都没看过。小时候看电视剧《射雕》,很痴迷,那时候写完作业,要睡觉了,妈妈给我洗脚,我一定要磨蹭到水凉了,就是为了看《射雕》。那时候翁美玲在我心里是第一个偶像,我把存钱罐里的零钱偷出来去买她的图片,就觉得她聪明到完全没有办法的地步。现在这个角色轮到我来演,我心里特别高兴,两个人去演肯定不一样,我是按照剧本去演,如果都按原著去演,那就不用剧本了,所以我们演的当然不一样。”

周迅不想去比较她与翁美玲在黄蓉这个角色上的不同,也不想去评价她演得如何:“关于这个角色,我只能说我完成了。”但是通过演黄蓉,周迅发现了她在其他方面的差距,“我演完黄蓉之后觉得挺惭愧的,我演的这个女孩她什么都会,我背她的台词,台词对我来说都挺难的。各种各样的菜,各种各样的算术,各种各样的东西。演完之后,我觉得自己该学的东西太多了,我觉得我比黄蓉差远了。”

这次采访周迅,恰好她刚从法国做她主演的新片《恋爱中的宝贝》后期回来,如果说《大明宫词》让她后来在看的时候感到伤感的话,那么,《恋爱中的宝贝》则让周迅看得心疼。“这部戏是我去年8月份拍完的,也是我最难从角色中出来的一部戏,其中的事情很难用一两句话来概括。我演一个活在她想象的世界里的女孩,这世界里任何一个人都非常美好,不会想到那些人会伤害她,就是这么一个非常天真的女孩。我这次到法国看片子,看到最后都觉得心疼。我觉得这个角色跟我的性格有一点相似,我也是一个不太现实的人,把很多事情想得很美好,前段时间知道一些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这对我来说接受过程是很漫长的,也很困难,我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从戏里走出来。”

唱歌是个出气口

一直喜欢唱歌的周迅,终于在今年实现了她的一个梦想,就在北京“非典”闹得最严重的时候,发行了专辑《夏天》,这张专辑居然销售得很好,这不能不说周迅现在的人气比较旺。“唱歌和演电影是我的两面,演电影有时候会给你一个你完全不知道的东西,跟你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相对而言,唱歌是比较个人化的,过程相对比较简单,你碰到一个和你投缘的人,就会比较顺。唱歌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出气口,说话对我来说有时候不会表达得那么完整,词不达意。但是歌词会把我的一些想法表达完整,有时候,听一首歌,其实就是为了听其中的几句歌词。”

周迅承认自己不懂音乐,她只对音乐里的情绪感兴趣,去年,当她遇到后来给她唱片制作的“火星电台”后,就觉得比较投缘。“他们两个是挺可爱的孩子,他们也在成长,我知道这个过程。我们在做这张唱片的时候没想太多,它卖多少、它是否流行我们都没考虑,只要真心把它做出来就行了。三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但是我们有共同的感受,就去把那种感受表达出来。我们不在乎这张专辑不完美,我们在乎它不成长。我不是专业搞音乐的人,我只喜欢唱歌,各种类型的音乐只要你真心唱出来都会打动人的。我觉得它是一张可以安安静静听的东西。我想唱歌是一种生活态度,我只想把自己的生活态度唱出来。”

与李亚鹏的感情

前段时间,李亚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第一次公开谈起他和周迅的感情问题,甚至还有媒体报道说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对此,周迅说:“我们俩在1998年就认识了,那时候在一块玩也很少说话,没有深谈过。第一次合作拍《开心就好》时,也没有太多了解。拍《射雕》,我们有一段非常长的时间在一起,俩人的戏特别多,所以就有机会更深入了解,长时间在一个剧组会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他在男演员中属于比较少的那种——头脑清楚,而且很正直,不是那种有名气就怎么样的人,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这是一个基础,而且他很有责任心。那时我会闹情绪,他会非常顾全大局。这部戏最苦最累的是他,但他还要调节我的情绪,黄蓉在戏里说话不是很直么,我那阵子也是这样。”

周迅说她喜欢音乐中的那种低沉的贝斯声音,一直以来也喜欢那种具“贝斯声音”的男孩,“我说的不是指声音,而是指一种状态,比较沉稳,我喜欢深沉的人”。显然,拍《射雕》这段期间,周迅深刻地感受到从李亚鹏那里传来的“贝斯声”。“他说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喜欢像我这样的人,可能我在他眼里是那种不是很讲规矩、由着性子来的人。但他很会关心别人,我有时候比较独,他比较宽容,我觉得他可能比较喜欢我的纯粹。”

在谈到婚姻问题,随随便便的周迅认真起来:“婚姻问题,我考虑过,毕竟我们都很大了。婚姻不是儿戏,不是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两个人在一起需要很大的宽容和了解,这也需要时间去判断,我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很不牢固。将来怎么样不清楚,现在对我来讲,我心甘情愿为他放弃一些事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