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雪村想做大哥好多年

2003-07-15 12:49 作者:王晓峰 2003年第27期
“我相当狂了,因为我有这个能力,作品就在那儿摆着,要不让别人写一个试试。”

“我相当狂了,因为我有这个能力,作品就在那儿摆着,要不让别人写一个试试。”——雪村

 

雪村说,我回来了

雪村的模样,贼眉鼠眼的很像他唱的那首《抓贼》里面偷井盖的小偷,在这个动辄就要偶像,动辄就要青春的时代,你很难把他和歌星扯在一起。但是自从那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在网上流传之后,一切都变了。

人一成名,就开始变得矫情了,言行举止衣食住行都要显得有点明星派头,不过雪村注定是一个平民,他再怎么摆pose,基础不好,搞不好东施效颦,成了反面教材也不是没可能的。但是雪村有他的“绝活”,那就是无限膨胀。这年头,各种星星在面对媒体的时候都学得很乖,为的是在公众面前讨个好印象分,一旦惹怒了媒体,娱记的口水能淹死人。雪村不然,别人卑躬屈膝,他大放厥词,口无遮拦,这一点很有当年校园民谣火的时候高晓松的做派,写出一首《同桌的你》就找不到北,多年之后才找回来。雪村和高晓松有点类似,那就是突然成名之后,把指北针搞丢了。

雪村今天的狂妄似乎是为了弥补他过去失落带来的心理不平衡,当年他的音乐评书被唱片公司老板斥为:“你这是什么玩意儿。”雪村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和对市场的判断。为此他忍辱负重,他相信雪村早晚有一天会雪耻。终于,有一天,雪村瞪着他不大的眼睛咬牙切齿地说:我回来了。

第一次采访雪村,他还躲在体育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居民楼里,虽说潦倒,但是嘴还很硬,骨子里的狂妄和现实的反差让人怀疑他的脑子出了问题。两年后,雪村凭借他的音乐评书横扫天下,更有理由狂妄了。第二次采访他,面前的雪村像是突然认识了几个字的文盲,不知道自己多有文化了。

雪村的“话语霸权”

话题还是从他张扬的音乐评书开始,他最近出版的第二张专辑《全是高科技》,其实,所谓的音乐评书就是在流行歌曲里加进了一些戏曲、小品、相声或民歌的元素,就是写到天上,也是流行歌曲。但雪村不这么看,他一开始就把它称作“音乐评书”,雪村很聪明,如果他把这些稀奇古怪的流行歌还称作流行歌曲的话,那显然无法跟他根本瞧不上眼的流行歌曲划分界线,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雪村不仅能写歌,还会掌握话语霸权,所以他上来就制造了一个音乐评书的概念,这东西是什么?以前没听说过,你想知道么,好,听我雪村慢慢道来。于是它变着法地为这个概念涂脂抹粉,为的就是让这面旗帜高高飘扬。“形式都是次要的,关键是主题,没有人会把我和那些流行歌手混为一谈。之所以我在行内有一席之地,是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把我分在哪个领域。”其实就是个流行歌曲,里面无非是多了点杂碎,但是有一个很好的说法就能找到卖点。

“老百姓看我绝对不是从什么风格上看,他们都是在对社会的某一种评价的时候带出来的。比如《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人们讨论的是其他地方的人是不是活雷锋。比如《臭球》,人们借此讨论中国足球。”雪村的确很聪明,当流行歌曲仅仅停留在情情爱爱的层次上时,雪村喜欢把一些社会话题写进他的作品里。他知道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最大的,所以他写假球黑哨,写办公室恋情,写小人小事,这些主题,更能贴近普通人,引起共鸣的机会也多。

音乐评书也好,流行歌曲也罢,其实人们都是为了听的时候解解闷儿。雪村为了把音乐评书发扬光大,不仅要做许多实事,而且他要断然把二者对立起来,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出他的话语霸权。“我和流行歌曲是两个行业、两码事。流行音乐歌词我一天写24首问题不大,流行歌曲不就是我跟你搞对象没搞成我怎么着么,就这么简单。我觉得写得不错的有《我不当大哥好多年》、《真心英雄》,除此之外就没了。”雪村处处都要把音乐评书和流行歌曲划清界限,这次出版《全是高科技》,他拍了几首“音乐电视短片”,在这个问题上,他又矫情起来了:“因为我的东西不是流行音乐,所以这次拍的不叫MTV,我就叫‘音乐评书视频部分’,‘music video’两个词对我来说是一个侮辱。”

他的兴趣点不在音乐上

一个号称一天能写24首流行歌曲歌词的人,写了多少首音乐评书呢?雪村说,有400多首,我们暂且相信他的话,按现在一年一张,每张10首歌的速度,他到2043年的时候才能出完,这还不包括他以后新创作的作品,说不定他一高兴能出到下个世纪。不过雪村还是觉得仅仅出版唱片太浪费他的才华,他是个野心家和阴谋家,“我的兴趣点不在音乐上,当时我就想好了,我一定要靠《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出来,1994年的时候就开始这么想。我从2001年3月份开始的每一步都是按照我当初的计划实现的,当时的设计是这样,如果《东北人》出来,然后我迅速转到另一个领域,因为影视是我的强项。正是因为能把握对社会环境的阐释,对视频平台运用自如,才决定我不可能在一种领域停留时间太长。我做小买卖的时候没一行超过半年,音乐这行我已经干了10年,谁不烦啊。”

雪村的确是在得陇望蜀,他早在1999年就攒出了剧本,叫《小王无对白电视剧》,一口气写了40集,“我想拍戏,只要想拍,随时都会有人给钱”。可是这个《小王》至今还在难产,原来在版权上出了点麻烦,这是现在让雪村闹心的地方,不然对媒体开了很多空头支票老不兑现的话,音乐评书这面旗帜可就开始有点风雨飘摇了。

雪村需要一个跳板,于是《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成了他最好的跳板。“影视那玩意用得着学么?所有人都是势利眼,但是这种势利眼是有道理的,你不做出点什么,谁能承认你?我连前因都没有,我怎么能直奔后果?现在因为有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剧本问题,百谈百成,而且包括港台地区的人都找我,要跟我合作,想借我点光。”

本着事不过三的原则,雪村打算只出三张“音乐评书系列”唱片,之后,他还有更宏伟的计划。他要壮大音乐评书的阵营,凡是看上去和自己的路数差不多的人都拉进来,“我希望他们能看得起我,因为音乐评书毕竟是一杆旗帜,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的,只有他的作品和创作思维在某些方面和我共同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达成这方面的合作。他们要认可我,因为他们没有选择余地,因为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也为他们做了好多工作。唱片只是音乐评书的导火索,到最后还是要落到影视上面,音乐评书是跨领域、跨行业的艺术形式,有些人还在追求R&B,还在追求RAP,很小。音乐评书的概念我会强加在他们身上,如果不这样,对我不利,对他们也不利。在这个领域里面先扯起一面旗帜,再让别人跟上来。在这个行业,我现在是老大,提出音乐评书的是我,代言人也是我。”

与他狂妄相呼应的是他的新专辑《全是高科技》中批判的色彩开始增强。雪村说,这不是他想指点江山,而是有预谋的,“部分东西我早就写好了,在不知道水深水浅的情况下,我选用那些软的,然后再用硬的。这早都设计好了。如果说批判色彩比前一张强的话,那也是顺理成章的。这张题材比以前更丰富一些,视觉这一部分是按故事片拍的,基本上没有和我一样的,全球范围内少有——应该说没有”。

此后雪村想做的是,要在他的领域里包装出一个性感音乐评书女明星,还要搞一个音乐评书大赛,最核心的也是他念念不忘的就是那个“小王系列”电视剧。之后,他要弃艺拾笔,写一本《平民艺术论》,把音乐评书拔到一个理论的高度,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丰富现在还只是一个空壳的音乐评书的内涵,他能做到么?

“我相当狂了,因为我有这个能力,作品就在那摆着,要不让别人写一个试试。把全世界的东西都拿来,没有和我一样的,这是我能保证的。正因为有这种特点,才决定我所从事的不叫流行音乐。音乐评书里面我就是老大,没什么可说的,人为什么要谦虚呢?我犯不着谦虚。我的作品的思想性和冲击力比他们强,而且,是我引领中国流行音乐行业走入21世纪的,我为什么不能实话实说呢?音乐评书的先进程度在于反一切潮流,甭管什么歌,不过是个歌而已,帕瓦罗蒂、多明戈不过也就是个小歌星,也就到这了,再往高就没有了。如果你渗透的领域多的话,别人就不会对你这么看了。”

雪村是不是有点喝高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