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李嘉廷:1800万的权力

2003-06-17 10:43 作者:金焱 2003年第23期
李嘉廷在担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云南省政府副省长、省长期间,“伙同李勃或单独收受贿赂款人民币1038万元,港币649万元、9.1万美元、2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共计18105323.75元。”

2003年5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受贿案依法做出一审宣判

5月9日,李嘉廷犯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5月20日,李嘉廷的情妇徐福英因涉嫌受贿罪被云南省检察院提起公诉,与此同时,李嘉廷的小儿子李勃的案子还在等待一审开庭。

李嘉廷在担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云南省政府副省长、省长期间,“伙同李勃或单独收受贿赂款人民币1038万元,港币649万元、9.1万美元、2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共计18105323.75元。”在李嘉廷的判决书上有这样一段话:上述赃款已追缴。案发后,被告人李嘉廷向检察机关揭发了他人的犯罪事实,已有部分查证属实;还提供了重要线索,使检察以侦破多起重大案件。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田文昌、韩嘉毅是李嘉廷的辩护律师,他们介绍说,李嘉廷在一审宣判后精神状态还好,现在李嘉廷已经提出上诉。

李嘉廷的大儿子、李勃的哥哥李群对记者采访的要求答复说,等到李嘉廷的案子上诉有了结果,他会有话要说。而李嘉廷——韩嘉毅转述李嘉廷的话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无论坦白交代问题,还是检举揭发别人,都是为了李勃,包括上诉也是为了他”

投资交易工具

李嘉廷的辩护人田文昌和韩嘉毅发现,在李嘉廷为他人所办的事中,绝大多数不属于利用其直接分管范围的职权。从这个角度,李嘉廷是一个有“投资”价值的交易工具。

1994年9月,李嘉廷出访美国。云南省驻京办副主任葛建辉打电话让在美国定居的弟弟葛景辉好好接待,为自己的发展做铺垫。葛景辉到李嘉廷在华盛顿居住的酒店,送给李嘉廷2000美元。此后,葛建辉陪同李嘉廷到北京长富宫酒店看望回国的葛景辉,葛景辉又送给李1万美元。1998年2月,经李嘉廷提议,葛建辉调任云南省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主任。

昆明建华企业集团董事长舒建与李嘉廷的关系是又一例证。1995年元月的一天晚上,舒建为了以后得到李的帮助,在李嘉廷家送给李1万美元。1995年2月,舒建随李嘉廷到泰国参加投资洽谈会,在曼谷送给李5000美元。同年6~7月,舒建三次找李嘉廷为建华集团帮助解决贷款。李嘉廷与省人行负责人到酒楼吃饭,李说,“小舒企业流动资金不够,给协调协调”。建行集团于是从交行昆明分行贷款2500万元,从昆明城市信用联社贷款2000万元。作为回报,1996年春节与1999年春节前,舒建分两次送给李嘉廷两万美元。

也就在1996年春节前,昆明伟事达公司总经理王伟准备5万元人民币到李嘉廷家,当着李的面交给其爱人王骁。同年5月,伟事达公司投资参与昆明柏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昆明市市政基础设施综合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的金碧路拓宽改造拆迁安置房工程。工程完工后,因柏联公司未付土地出让金,金碧路拆迁指挥部拒绝支付建房款。经李嘉廷出面,金碧路拆迁指挥部支付柏联公司建房款共计人民币4000万元,王伟从中分得650万元。为感谢李嘉廷,王伟又于1999年春节前到李家送给其人民币10万元、美元1万元。

1996年初,李嘉廷出面协调变更药品经营企业合格证,请他出面的是云南人和实业集团公司总裁和丽伟。和丽伟集团所属人和药业有限公司参与云南省卫生发展总公司资产重组,省卫生总公司在申请办理变更药品经营企业合格证时,未获有关部门批准。李嘉廷协调解决后,和丽伟在云南省驻京办送给李嘉廷6万元人民币。

中纪委公布的李嘉廷的主要违纪事实的第一条是,收受邹某某等9人贿赂,共折合人民币119万元。邹某某是昆明佳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邹丽佳。1996年9月,李出访返经香港,邹丽佳送给李5000美元、3万港币。该年红塔集团有意购买佳华广场B座,后双方发生矛盾,李嘉廷从中协调。1998年,李嘉廷帮助将佳华广场列入“世博会”配套工程,并协调佳华与美国沃尔玛中国公司、云南共和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作成立昆明沃尔玛管理服务公司。此年冬,邹丽佳当着李的面送给王骁人民币10万元。

以儿子的名义

在彝族人的眼中,李嘉廷长得矮胖,李嘉廷的情妇徐福英说:“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因为他的长相实在不怎么样。”熟悉李嘉廷的原黑龙江省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副主任李根深说,在哈尔滨,李嘉廷留给人一个严父的印象。李根深记得李嘉廷因为儿子不争气,不正经上学而经常打他们。李根深见过李嘉廷的大儿子李群,“他们父子长得有点像”。李群如今已在哈尔滨结婚生女。相对而言,李嘉廷的小儿子李勃要受宠得多。

1995年初李勃即将大学毕业,儿子出路成为李嘉廷考虑的现实问题。当时香港焕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荣提出一个方案,由他为李勃办赴香港定居单程证。一个与李家关系熟稔的知情者说,因为云南烟草业发达,很多外地包括港台商人都到云南淘金,杨荣是其中的一个。俩人在饭桌上认识之后,就以李勃为媒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司法机关调查的结果是,1994年9月,李嘉廷出访美国,行前,杨荣在云南省人民政府驻京办送给李嘉廷1000美元。1995年初,李嘉廷曾亲自打电话给云南省烟草专卖局负责人,让在杨荣与他人出口1.3万大箱香烟品种搭配上予以照顾。这一次杨荣从中赚了1300多万元。

李勃向司法机关交代说,杨荣在云南做烟的生意,李嘉廷为他帮忙,杨荣则为李勃办赴香港定居单程证和给钱。1995年5月,杨荣带着李勃到广东某市公安局,出资人民币50万元,以“李博”假名办理了前往港澳通行证(单程)。这其间李嘉廷也问过杨荣怎么办证,杨荣说需要给公安局捐款50万。证办下来后李嘉廷特意叮嘱杨荣对李勃“在香港的生活和资金方面给予照顾”。于是1995年8~9月间,杨荣在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和香港渣打银行,分别以“李博”名字开立账户,为李勃存入30万元港币和50万元港币。

第二年3~4月,杨荣又一次找李嘉廷,使他与别人出口1万大箱香烟的指标得以落实。这一次杨荣又获利1000多万元,李嘉廷1996年9月出访返程途经香港时,杨荣送给李嘉廷港币3万元,1997年1月,杨荣在香港又给李勃港币500万。

1997年初,杨荣准备在云南投资石油制品,李将其介绍给云南省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张某,当年4月省石油总公司与杨荣合资成立了华丰公司,杨荣任董事长、法人代表,这个公司一年半后停业,杨荣分得100多万元利润。1999年下半年和2000年1月,杨荣分两次给李勃60万元港币支票。

在与杨荣打交道过程中,李勃的角色只是收钱。李嘉廷对儿子手里有那么多钱始终不放心,在李勃拿到杨荣的500万元港币支票时,李嘉廷叮嘱他说,“这钱不是给你个人的,是全家的钱,要在香港放好,不许乱动。”为控制李勃用钱,1998年李嘉廷让王骁和李勃在香港汇丰银行开设了联名账户,把家里的钱和李勃手中杨荣给的钱都存在联名账户里。杨荣在2000年夏天发现了李勃母子的联名账户,他对李嘉廷说,“开这个联名账户等于把你们全都捆在了一起,很容易暴露。”

知情者分析说,在李氏父子的关系上,在某种程度上,李嘉廷是被李勃牵着走。

1996年,李勃提出利用李嘉廷的权力赚钱,李嘉廷并不反对,他嘱咐李勃不要出头露面,可以找人合作,有事由他向有关部门打招呼,李勃从中分钱。李勃的朋友李俊和其父李黎明都是房地产开发商,1997年初,李俊看好了昆明五华区螺狮湾市场改造工程,就让李勃请李嘉廷帮忙拿下项目,到1997年底,螺狮湾工程盈利了1500万元,李勃从中索要500万元。李嘉廷同样嘱咐说,这钱不要乱花,在香港存起来,这是家庭财产。

1998年下半年,李嘉廷协调,又批给李黎明父子官渡区700亩指标用地,该年底,官渡区政府与其公司签订了开发园林住宅小区协议,李俊承诺给李勃分利,后李俊以李勃的450万元借款折抵了拟分给李勃的钱款。

妻子与情人

2001年9月26日,李嘉廷的主要违纪事实公布,其中第三条是与有夫之妇徐某某通奸,并利用职权为徐谋取不正当利益,涉及金额3000余万元。此前10天,9月16日,李嘉廷的妻子王骁在家中的洗手间上吊自杀。

李嘉廷与王骁是清华的大学同学,两人大学毕业一起分到哈尔滨,原来感情不错。李根深印象中王骁长得一般,也不是相当级别的干部,不过在哈尔滨“从来没听说过李嘉廷有什么花花事,所以听说他在云南有情妇,我们都很惊讶”。

其实李嘉廷与徐福英相识王骁在场,徐福英说,1995年还是副省长的李嘉廷在国庆节期间偕夫人到宜良县玩,上了“海王号”游船。徐福英被捕前是昆明市丽人园餐厅、宜良县海王号娱乐有限公司经理。知情者说:“那时候我们这里黑社会有两大帮派,徐福英不但和两边在一起玩得转,而且还让他们相互猜疑,争风吃醋,最后两个帮派火拼起来,公安厅插手,把她牵了出来。”

徐福英自己也说她做的是娱乐业,长期靠黑道上的人支持,结果在建造“海王号”游船时资金紧缺,向黑道人物侯连喜借了高利贷300万元。检察机关发现,在还高利贷时,宜良县原领导柴某表态说县政府没有钱借给她,如果能从省里借到钱,县里可以帮助办理手续。于是徐福英找到李嘉廷,李嘉廷于1996年1月26日批示,由云南省财政厅从省际横向联合基金中贷款300万元给宜良县财政局,柴某安排有关人员编造虚假报告,并按李嘉廷授意,于1996年2月指示县财政局将该笔资金借给徐福英的海王号娱乐公司。这300万借款连同另一项250万借款,均未办理抵押担保手续。

1996年,徐福英与昆明洪涛装饰工程公司经理陈某就承揽昆明百货大楼集团新纪元广场营业楼装饰工程一事达成合作协议,由徐垫资100万元,陈某负责组织装修,事成后利润均分。此事由李嘉廷协调成功,徐福英在1997年春节前后将5万元人民币送给王骁。

作为省长夫人,王骁1996年正式调到交通银行昆明分行任工会主席。知情人说,银行里的领导家属很多,王骁同她们不一样,“她性格内向,不多说话,从来不插手什么任职、安排一类的事情”。同事也看到过很多人到办公室来送东西,“她也都让他们拿回去,而且她在办公室不接电话,除非是家里人或者是秘书的电话”。

当李勃、李群和李嘉廷一家三口都“进去”后,王骁住进了医院,“我们当时去看她,她和我们说起了李嘉廷的经济问题,一再说这些不是一个人能做得了的……”

2001年4月,王骁的一个同事将她送到北京,9月15日又到北京把她接回来。“我去接她时,她完全变了一个人,身体很弱,话也不讲。她那时在昆明住院时身体也弱,不吃不喝,可是9月份那一次她就完全变了,一句话都不说。”从北京回昆明的一路上,王骁只说了两件事,“她把她的工资卡给了我,里面有8万多元,把密码也告诉了我,说等着要用的时候让我帮她把钱拿出来。后来,王骁又说,我以后就要进大牢了,你要是有厚实点的衣服就给我送来一点儿。”

第二天早晨7点钟,王骁在家里自杀。

资 讯

李嘉廷案上缴国库的赃款:人民币11279848.94元,港币2781119.86元,美元474396.40元,日本银行券356000元(1000元6张、10000元35张)。

扣押在案的物品(28项):各种名贵手表18块,各种名贵首饰10件。

李嘉廷获取权力之道

原哈尔滨市长宫本炎总结说,李嘉廷升得这么快,主要是能够吃透上头下头,人际关系好和组织协调能力强,“在哈尔滨他是常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的作用是综合性的,管的面也比较大,一方面要面对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和纪检、监察,另一方面要面对省委省政府,组织协调能力很重要,这是他的强项”。而李嘉廷的律师韩嘉毅说:“李嘉廷的堕落,因为他首先是一个父亲,然后才是一个省长。”

火箭式升迁干部

1982年,李嘉廷在38岁时引起了当时黑龙江省领导的注意。其实李嘉廷命运的转折点是在此前一年,他因为“文字水平不错,政治觉悟也不错”而从建成厂上调到了黑龙江省经贸委的前身、黑龙江省经委。

李嘉廷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建成厂,这是一所军工厂。知情者回忆说,李嘉廷在大学学的是电机、机械一类专业,起先在厂里任技术员,因为有文字水平而到办公室当小干部,1982年在省经委提了副处级,分配在调研处。

关注他的宫本炎接受采访时说:“我那时是黑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兼省经委主任和政治部主任,李嘉廷刚来经委时因我们级别相差悬殊,我并不知道他。我发现这个人,先是看到他打上来的调研报告,他的文字不错,活动能力比较强,就在他来省经委的第二年提拔他做了省经委办公室主任,是正处级。”

黑龙江省一些省领导现在回忆起来仍然认为,李嘉廷的提拔速度“相当快,在省里也是很少见的”。1984年李嘉廷已是省经委副主任,副厅级,人们由此评价说,李嘉廷是“四年四步——第四年李嘉廷已调到哈尔滨做常务副市长,正厅级”。

一直看好李嘉廷的宫本炎总结说,“李嘉廷升得这么快,主要是工作上比较扎实,搞调研搞得比较实。他做的主要是一些综合性工作,本身学机械,又在机关工作过,这样既可以吃透上头下头,而且他的人际关系不错,人缘比较好。”

李嘉廷的升官势头在80年代后期放缓,在升任哈尔滨市市长一职时受到挫折。原黑龙江省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副主任李根深在事情过了十多年后回忆说:“我把李嘉廷当市长的事情压了一段时间,也在某种程度上得罪了他。”

李根深1985年3月底出任哈尔滨市市委书记,与宫本炎搭班子,李根深说,“我们到任后,调整了一大批干部,原来的主干道是农村干部,我下决心从大学、大厂和大研究所里调来一些人才。哈尔滨那时重要的是一些国营工业,所以宫本炎有把李嘉廷调到市里的意思。李嘉廷的调动属平调,只在位置上知名度更大一些。”

李根深说在李嘉廷接替宫本炎出任哈尔滨市市长一事上,他一直很犹豫。“按一般规律,李嘉廷接任应该比较顺,但我内心却有某种程度的不放心,现在你让我拿很多根据我也没有。当时李嘉廷没有任何告状信,这是本能的一种直觉,我觉得李嘉廷在用人、处理问题等一些方面原则性不够强。”因这一插曲,李嘉廷升任哈尔滨市市长的时间表排到了1991年前后。

这样的人为什么被重用

李嘉廷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云南省官员名单中是1992年11月,他被选为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在离开云南20多年后又重返故里。返乡对李嘉廷意义重大,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说,李嘉廷在1994年上半年至2000年7月担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10人谋取利益,先后30次伙同其子李勃或单独收受他人财物。

如愿当上哈尔滨一市之长后,李嘉廷当时对自己仕途如何打算没人知晓,不过到云南为官也出乎他的意料。李根深说,“当时省里没有换掉李嘉廷的意思”。有人猜测说这个意见来自云南省。宫本炎说:“李嘉廷当时去云南是中组部来考核的,认为他到云南比较合适,当时的情况是,调出去到一个地方就是提升。”

李嘉廷到云南后受到重用。云南省政府一位官员回忆说,1993年5月开云南八届人代会时,李嘉廷被选为副省长,当时李的职责是负责经贸协调和工交生产,分管经贸委、体改委、工交经济厅局;工交经济厅下面包括机械、化工、轻纺、交通、煤炭、冶金、建材、医药、电子等厅局、专业公司和国防科工办;此外,李还负责劳动厅、商业贸易厅、物价局、审计局等方面工作。那时每位省领导在分管工作的基础上要着重抓一二个产业或方面的工作,李嘉廷的角色是抓有色金属、磷化工、橡胶等新的支柱产业培植。到1995年9月,李嘉廷开始负责协助省长负责省政府常务工作,此前的8月27日,李嘉廷在省委六届一次全会上当选省委副书记。

在宫本炎看来,李嘉廷的最大优势是他的组织协调能力,“比如他到云南省做副省长,当时我推荐时也认为他做常务副省长比较合适。在哈尔滨他是常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的作用是综合性的,管的面也比较大,一方面要面对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和纪检、监察,另一方面要面对省委、省政府,组织协调能力很重要,这是他的强项”。

1998年1月,李嘉廷在云南省九届人代会上被选举为云南省省长,从这时起李嘉廷成为真正的“封疆大吏”。以烟草为例,云南省一位官员告诉记者,云南全省财政收入的70%左右来自“两烟”,在第八届云南省政府任期的5年内,“两烟”累计实现税利1580亿元,占全国烟草行业实现税利总额的46.8%。

1999年昆明世博会让李嘉廷的领导才能在更大范围得到首肯。云南园艺博览局负责人介绍说,1996年9月国际园艺生产者协会在第48届年会上一致通过在云南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后, 99昆明世博会组委会成立,李嘉廷任组委会副主任。有传言说,距世博会召开只剩三个月时,还有园子和许多路没修好,李嘉廷就能突击三个月全部完成。

在李嘉廷筹备世博会期间,李根深说到云南看过他一次,“当时云南省的一些中层干部对他反映都不错,说他把昆明的建设提早了好几年”。李根深补充说,因为这些评价都是他们在私下里聊天的话题,所以不是应付场面的套话。

但世博会的光环没闪烁多久,2001年9月26日李嘉涉嫌受贿犯罪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0月10日被逮捕。

李嘉廷遗忘的家乡

李嘉廷是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石屏县龙朋镇人,镇人大主席张朝平在镇上为官多年,对李家的情况相当了解,他告诉记者,从李嘉廷考上清华大学,到他分配到哈尔滨之后很久都与家里没有联系,他的第一封信是写给供销社里的一个同志的,因李家一家人都不识字,所以李嘉廷要他从中转达。而村里镇里的人第一次见到李嘉廷是在李嘉廷的老母亲病重期间,那时李嘉廷的身份是云南省副省长。

从昆明到云南南部的高原山区石屏县240公里,从石屏走盘山路到龙朋镇是35公里,龙朋镇距李嘉廷一家人所在的鲁土格村要走18公里,石屏县政府负责人告诉记者,鲁土格村现在仍是石屏一带的落后地区,至今没有通车,而在1998年年末,石屏县的12个乡镇全部通了高级路面,851个自然村通车,占自然村总数的85.5%。

当年李嘉廷从这个遥远偏僻穷困的小山村里走18公里的山路到龙朋三中上初中,再走35公里到石屏一中读高中,继而考上清华大学。

李嘉廷的老父亲很早去世了,一直靠老母亲背柴卖供他上学读书。李嘉廷有六个兄弟姊妹,石屏县政府的人说:“李嘉廷升官后并没有鸡犬升天,他家里人还是在高寒山区里种地,种烤烟,养鸭子,跟以前一样。李嘉廷在位时,也只是过年过节有亲戚到昆明后才给家里捎回几百块钱。”

红河洲人大副主任张俊是原石屏县的父母官,他说:“李嘉廷只在1998年之前回来过一两次,实际上李嘉廷没有对石屏发展制订什么专门的政策。”甚至在有些石屏人眼里,如果李嘉廷不是省长,石屏的发展也许会更快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