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好莱坞式的结局

2003-05-28 18:18 作者:李孟苏 2003年第16期
迈克尔•道格拉斯夫妇打官司,捍卫的是隐私,还是100万英镑的商业合同?

2003年2月10日,迈克尔·道格拉斯夫妇离开伦敦高等法院

迈克尔•道格拉斯夫妇打官司,捍卫的是隐私,还是100万英镑的商业合同?

最后时刻,道格拉斯夫妇胜诉

电影明星道格拉斯夫妇共同出演的“法庭剧”在最后关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折。

2000年11月,泽塔•琼斯和道格拉斯在纽约举行婚礼。婚礼前,他们和英国明星周刊《Hello!》商谈过出售婚礼独家报道权事宜,但觉得《Hello!》出价20万英镑太低,转而以100万英镑和《Hello!》的竞争对手《OK!》谈成交易。

道格拉斯的婚礼豪华至极。新娘婚纱出自曾为戴安娜设计过婚纱的设计师手下,她的家人搭乘私人飞机从威尔士赶来参加婚礼,共350名来宾参加婚礼,客人包括安南、斯皮尔伯格、肖恩•康纳利、安东尼•霍普金斯等名流。婚礼保安措施很严密,仅保安公司就雇用了三家,还聘用了纽约警察署和消防署,并要求婚礼的1000名工作人员和所有来宾签署保密协议。每位进出婚礼现场的人员都佩戴一枚金胸针作为身份证明。

没想到,《Hello!》抢先三天刊出了未经授权的婚礼照片,当法院的强制回收命令开始执行时,已经卖出了5000册。

道格拉斯夫妇于是以侵犯隐私权起诉了《Hello!》。双方都聘用了大律师(QC)。《Hello!》辩护说道格拉斯夫妇的婚礼是商业行为,不能算隐私。一审法官判决道格拉斯夫妇败诉。道格拉斯夫妇提出上诉,今年2月,英国高等法院开始终审此案。审判刚开始时,本刊记者采访了爱丁堡大学法学院媒体法教授瑞秋•史密斯教授,她认为维持原判的可能性很大。

长达6周的审判不时有出人意料的情况。

道格拉斯夫妇出庭作证。身怀六甲的泽塔•琼斯说,偷拍的照片让她感到“震惊、恐惧和侮辱”,那些照片质量很差,把她拍得非常丑陋。《Hello!》则坚持自己有言论自由的权利。道格拉斯夫妇的律师拿出确凿证据,指出《Hello!》刊登的照片并不是他们说的从市场上买来的,而是买通帕帕拉齐偷拍的。偷拍照片的索普是英国一位政界要人的儿子,他在腰间藏了个小相机,贿赂酒店工作人员,混入婚礼会场。这一点成了《Hello!》的软肋。

在4月11日的最后判决中,审理此案的林达西大法官认为,两家杂志争相刊登照片,说明这个婚礼是商业的,不像原告所说的侵犯了隐私权。《Hello!》作为出版业的同行,他们肯定知道独家照片的含义,清楚《OK!》与道格拉斯夫妇的合同中的条款,所以他们的行为侵犯了《OK!》和道格拉斯夫妇的商业机密,应该向两方赔偿损失。

未能促进英国“隐私法案”的制定

判决后,在纽约的道格拉斯夫妇发表了事先拟好的公开声明。声明中说:“我们深深感激法庭,因为法庭认识到个人有权保护自己的私生活不受媒体干扰是最重要的。”

瑞秋•史密斯教授说:“道格拉斯夫妇声明中的说法不准确。法官虽然判定他们胜诉,但不是以‘隐私权’为根据,而是援引法规《商业机密》中的相关法条来判定。从这个角度,道格拉斯夫妇并没有取得胜利。英国法律中没有隐私权法。本来,法律界认为,道格拉斯夫妇如果胜诉,那将是英国法律史上第一例‘侵犯隐私权’胜诉案,有可能促进《隐私法》的制定。”

旁听的律师们多数客户为名人,他们感到失望——在审理过程中,媒体有一种普遍的观点是“公众名人应该享用比较少的隐私权”。

一种业内流通的价值观

《Hello!》损失巨大,要赔偿道格拉斯夫妇50万英镑,赔偿《OK!》175万英镑,还有300万英镑的诉讼费。杂志出版人说,他认为法庭就是个进行商业交易的场所。

1998年,一位著名的电视节目女主持人把婚礼的报道权以7万英镑卖给了《Hello!》。但这位主持人在每张桌子上放了一架照相机,以便客人们能随心拍下自己喜欢的照片,没想到250名客人中会有一个把照片私下出卖给《OK!》。《Hello!》出版人将此事当作“秘密武器”在法庭上出示。出版人说:“我们当时非常生气,但从来没想过要起诉《OK!》,因为这种情况在出版业太常见了。那次《OK!》共用了18张未经授权的照片,而我们这次只用了6张。”

媒体在报道此案时,叙述得很客观,但作为《Hello!》的同行,大多数报纸的评论文章从情感角度对道格拉斯夫妇表达了嘲讽。泽塔•琼斯在出庭作证时说,他们并没有把婚礼当作商业交易,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OK!》付的100万英镑。《每日镜报》的主编因此说:“把自己的婚礼卖了100万英镑的人是没有资格谈什么隐私权的。审判结果真是荒唐可笑,因为人人都知道这样的婚礼就是公众行为。”他主张媒体联合起来,封杀把媒体告上法庭的名人。大多数媒体把明星个人的商业化与媒体本身的商业化对立起来。《每日镜报》目前正和名模娜奥米•坎贝尔打隐私权官司。

《独立报》的专栏作家写道:“如果你们要隐私,就不要请一大帮名人在饭店举行婚礼;如果你们要隐私,就不要和媒体讨价还价。”

审判结束的那一周,一个民意测验说,道格拉斯夫妇是英国名人中最虚伪的。

两个死对头

《Hello!》和《OK!》之间的竞争是英国出版业激烈竞争的典型例子。两本杂志均为大16开,彩色轻涂纸印刷,内容是明星的私生活,售价都为1.99英镑。

《Hello!》隶属于西班牙出版大亨Eduardo Sanchez Junco,1988年在英国创刊。最初,这本走名人路线的杂志登满了对明星及其家庭生活阿谀奉承的文章,被出版业引为笑谈。然而,很快,《Hello!》就准确判断出读者的口味是想了解明星私生活,而明星则愿意把家庭生活的一些细节换来出版商签署的支票。路子转变后,《Hello!》取得巨大成功,并带动了一批同类杂志兴起。《OK!》就是其中一本。

《OK!》创立于1993年,属英国出版公司Northern&Shell旗下。它从一诞生就模仿《Hello!》的风格,封面、内容、版式都非常接近。《Hello!》主要报道外国王室成员、英国贵族、一线名人,《OK!》就采访肥皂剧明星和电视主持人。

1997年,《OK!》首创重金购买名人独家照片的先例,花130万英镑从迈克尔•杰克逊那里购买到对其长子、第二任妻子的独家报道权和照片。此举引发强烈震动,各杂志纷纷效仿。

1999年,《OK!》仅在购买明星内幕消息一项上就花去100万英镑,包括买到了贝克汉姆夫妇的婚礼照片作封面。到2000年2月,其发行量终于超过《Hello!》。

两家杂志不惜血本的做法导致了编辑费用极高,平均每页成本4到5万英镑。

2002年,名模莉兹•赫丽为了出售她新生儿子的照片,就曾在《Hello!》和《OK!》之间挑起了一场价格战。由于赫丽要价高达150万英镑,两家杂志首次联手抵制这种不合理价格,只开价10万英镑由两家杂志共同使用照片版权。赫丽拒绝了这个价格。于是,两家杂志联合发表声明,说他们不再互相叫板,不会再花高价去购买明星照片。这样一年能节省1亿英镑的费用,编辑成本也能降到每页1300英镑。

据最新的统计,《Hello!》目前的发行量为55万册,《OK!》为63万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