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黑社会粤澳合流

2003-05-28 18:17 作者:巫昂 2003年第16期
被他们逼还赌债的被害人,没有一人报案,他们的身份多为国企、私企老总及政府公务员,这些不出庭的被害人,构成了本案另一种外延或悬疑

麦国庆(右三)、李德亮(前右四)等20多名被告上庭受审

被他们逼还赌债的被害人,没有一人报案,他们的身份多为国企、私企老总及政府公务员,这些不出庭的被害人,构成了本案另一种外延或悬疑

旧 案

4月10日,记者到广州参加公审被当地媒体形容为“首个境内外勾结黑社会团伙案”,这是庭审第三天。庭审前半部分相关阵容十分壮观,有麦国庆等23名犯罪嫌疑人,16位律师为其中的15人辩护,起诉书中涉及24次犯罪活动。记者在庭审上看到,这23名被告中3名为女性,其中有麦国庆的妻子与妻姐、李健扬的妻子。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旁听席,除一些被告家属模样的人,并没有什么旁观者。当地记者解释说,此案自2002年2月案发后已经被媒体轰炸过数次,公众已经得了信息疲乏症。

更值得注意的是,被他们逼还赌债的被害人,没有一人报案或出庭。他们案发的原因是其中的李健扬等人合伙绑架了广州方城区“茶香居”酒楼的老板洪汪洋(化名),他们偷了一辆面包车,换成假军牌,还让李德亮出几个兄弟去帮忙,2002年2月5日,洪汪洋被绑架到龙溪村一间出租屋关押,他的一辆奥迪A6及身上的劳力士手表等物被抢,并向家属勒索50万元。2月7日,款到放人。

这是李健扬等单独出马做的一单绑架案,与被认为是境外黑社会组织无关。芳村区公安局在2月10日获悉该事,刑事拘留了李健扬等,由李健扬开始,这个团伙的20余人才陆续归案。最富有戏剧性的是陈冕臻,据他的律师朱小斌说,当时他跟几个朋友正在国际金融中心喝早茶,警方已经监控他数日,去抓的时候带了摄像机,摄录下被抓过程,事后在电视台播放了约一周。而涉案的另一个重要角色“傻标”就坐在喝茶的人里头,他后来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以目前20人的年龄与经历推断,除麦国庆与陈伟儿等是街坊邻居外,还有很多人是在广州市少管所认识的。比如1987年陈冕臻15岁进了该少管所关了7年,李健扬同年16岁进入,李德亮1989年17岁进入,麦国庆1985年16岁进入等等,而其他诸多人等也有案底,比如林长华1983年17岁开始坐了12年牢,黄志彬1985年21岁起坐了11年牢等。邹志好跟崔明华刚刚在2002年4月11日,被荔湾区人民法院判处了12年徒刑,原因是抢劫发廊妹。麦国庆的辩护律师顾浩巍告诉记者:“麦国庆与李德亮,陈氏兄弟中的陈勃生、张志华、王亦斌都是在少管所认识的。”

此外,他们也有一些是中学或者小学的同学。

幕 后

所谓粤澳合流,基本上可以这样解释,澳门的陈志雄、陈勃生兄弟为澳门方面的幕后老大,他们分别派过两批人前往内地为之做事。第一批的头儿是曾继军,该人已因1999年3月犯下的“上海伤害案”被判死刑并在2001年执行,第二批的头儿就是这次归案的麦国庆。麦国庆不单为陈氏兄弟服务,他实际上的手下只有负责财务的陈伟儿和为他开车的王效中,所以有时候他就管手下颇有些马仔的李德亮要人帮忙,而李德亮原先的“主业”则是在广州本地的娱乐场所安插保安与收取保护费,堪称“地头蛇”。

本案公诉人检察官冯磊在接受采访时介绍:“陈氏兄弟都是广州人,大概一个生于50年代,一个生于60年代,两人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先后偷渡到澳门,取得了居住权。他们到澳门后主要在从事赌业与黑道,经国际刑警组织与澳门警方提供的材料,证实他们为澳门‘十四’帮的成员,但澳门警方查证他们在当地没有犯罪记录。”

“陈氏兄弟在澳门葡京的赌场里参与承包了一些贵宾厅,从事博彩,他手下有一些人当‘叠码仔’,介绍吸引赌客,这些人赌光了以后就向他们借高利贷。一般来说赌客在借钱之前,都要向他们提供包括职业、护照、家庭或者公司地址等材料进行审查,确认他有偿还能力后再放高利贷。因为现在在澳门赌博的相当数量赌客都是内地人,有些还是熟客,所以必须有人在内地负责催赌债。”

陈志雄常常被圈内人称为“四眼雄”或“梁先生”,陈勃生则被称为“大杰”。麦国庆到葡京赌场当叠码仔,回到广州后,由陈伟儿出面开了招商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及工商银行的一些账号,每提供一个身份证给人50块钱。在粤澳两地都有账目,一段时间核账一次。赌客借来的高利贷每赢一次,抽10%给大杰,其中又扣出来3%给叠码仔。利息非常之高,基本上是日利息5%,而且是利滚利,还有严格还款期限。欠债人回内地后,他们通常先电话追讨,要求对方存钱到指定账户,如果过期不还就开始上门追讨,最常见的威胁手段是泼油漆在门口写大字,最残忍的自然是使用暴力。

钱入账户后,他们将钱取出,交由位于珠海的地下钱庄,通常是一些很小的士多店,给地下钱庄0.3%的手续费,汇回澳门,给澳门方面打个电话。陈氏兄弟就凭密码,派人去那边的地下钱庄提钱,整个过程不用十几分钟。

叠码仔

本案相关人等,只有5人去过澳门赌场当过叠码仔,他们是曾继军、江锦新、麦国庆、林长华与陈冕臻。其中林长华的身份尤其特殊,他有一位早逝的哥哥是陈氏兄弟故交,生前要“大杰”好好照料弟弟,所以后来林长华就到澳门替他们负责管理叠码仔和账目,收取好多从内地返过来的钱。他还是财务总管。

“叠码仔是赌场的伴生职业,他们主要负责把客人介绍给赌厅,还打点一切事务。”澳门一位知情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些客人投注多少,澳娱就给一定的佣金,比如说100万有5000元等。如果每个月给介绍了数千万或者上亿赌注,佣金就很可观。还有一些叠码仔是到外地做直销的。他们多数是香港人、澳门人,内地人不容易打进去。

“通常叠码仔的地盘都是规划好的,比如说一个厅有15个叠码仔,陌生人不能随意进去拉客。一般赌客都是借筹码换筹码,有的赌客钱输光了就派人跟他回去取。通常而言,他们不能明显地干预客人,澳门特区政府在赌场内都有审查。”

第一代“行动组”

他们派出的第一批催债人为曾继军与江锦新,所谓“行动组”、“财务组”及“内勤组”则是上海案发后,他们对自己组织的一种描述。比如江锦新为财务组长,该组负责别人欠债自己去要;曾继军是‘行动组’组长,用暴力逼债。但两组经常混着干。他们往往不惜对欠债人实施暴力逼债,最典型两起就是广州小百路伤害案与上海伤害案。

小百路的被害人朱孝纯(化名)在本案中与“茶香居”老板、香港人洪汪洋一同提请附带民事诉讼。1996年11月18日,大杰亲自出马,带了江锦新、曾继军等十几个人,到广州中国大酒店向债主徐强(化名)讨还260万港币的高利贷,徐前妻的弟弟朱孝纯跟他们“讲数”发生争执。1997年3月31日,他们一行6人骑三辆摩托,方旭东执猎枪,曾继军拿手枪,先后往正在路边大排档吃宵夜的朱孝纯身上开了数枪,导致其六级伤残。

而1999年3月的上海伤害案,他们杀害了做房地产的上海裕顺公司总经理杨英德(化名)的女友周美蓉,杨英德欠了陈志雄赌债30万港币。

冯磊感觉,曾继军与江锦新都“够狠”,他看过曾继军案发后的口供说:“江锦新在上海伤害案中,戴金属指套打周美蓉,后来又用大理石烟灰缸砸其脑袋最终导致死亡。”江锦新据说外逃到东南亚一带赌场继续混,跟国内还有联系。

上海伤害案后,被抓的只有4人,曾继军被判死刑,张其进判了无期徒刑,钟清扬和刘志坚被判刑16年。曾继军死后,该组织已经基本散伙,而陈氏兄弟也因此离开澳门远走海外,其中外号为“大杰”的弟弟陈勃生据传已经瘫痪。而根据组织规矩,曾继军的家属得到陈氏兄弟40万元抚恤金,他死后还派麦国庆等人专程到上海取回骨灰。“大杰”花30万元给他在公德堂请了灵位,葬礼非常之壮观,有20多人一起穿白色上衣,行礼仪。然后麦国庆就被指派为他的继任者。相对而言,麦的追讨赌债所使用的行为方式就要收敛得多了,一般是口头与写字恐吓,或非法拘禁,据说“大杰”让他不要再采取暴力手段。

李德亮与麦国庆的合作关系

据公诉人冯磊描述,李德亮没有职业,他天天白天睡觉,下午起床后喝喝茶,然后带一帮人入场喝酒。他的模样颇为醒目,个子不高,留着胡子扎马尾辫,很爱面子,按他自己的说法,“要别人尊重,必须自己要有势力”。所以他找马仔的标准通常是一些身材比较高大的北方人(或外地人),军队转业、退役的武警或者运动员。他一入场,跟黑道片中的场景差不多,几个人在后边插着手,娱乐界的老板就赶紧过来送酒送果盘。他通常是在某家夜总会或者迪厅开业之初,强制给安排一二十个保安,让老板给这些人开工资,另外要付每个月数千但不过万的保护费。

冯磊说:“尽管如此,李德亮等还仅仅能定义为‘恶势力团伙’。他与澳门的‘大杰’认识,大杰等经常往返两地,小孩子摆满月酒时,李德亮就带了20多个马仔过去祝贺,以显示其实力。李德亮与大杰派驻‘行动组’成员关系很好。而大杰对麦国庆存有戒心,因为怀疑他私吞组织的钱,打电话要李帮他看着点。”

公诉人告诉记者:“麦国庆的性格中有比较狡猾的一面,一旦需要借助暴力,他就推给李德亮及其马仔,本人从不出现。他手下没有固定马仔,就喊李德亮的人做事,给他们少量的钱,没有证据反映他直接给李德亮钱。”

他认为有一个案子可以看出麦国庆与李德亮合作关系的模式,2001年12月,李德亮的弟弟李德恩受两个香港人委托,向一位名叫邝新桥(化名)的债主追讨600多万债务,并许诺给他们30%好处费。冯磊说:“李德恩私自单独干了一次没成功,只好跟李德亮说,后者就让他去找麦国庆,因为麦国庆追债很有经验。麦国庆就教他们在被害人上班时,在公司门前等,打电话让家属往银行卡里存钱,再由李德亮指令马仔去取,后来追回了300万,他们共分得了90万,麦国庆得了45万,李德亮得了30万。”

律师团的争论与疑问

“这个案子有诸多蹊跷,让我存疑。”麦国庆的律师顾浩魏告诉记者,“我在2002年5月6日接受当事人家属委托后,申请了4次才在数月后才见到当事人。麦国庆被以‘黄三’的化名及仓号关押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麦国庆告诉我,他曾被连续提审三次,最少一次11天,最多14天。”

此外,他认为赌博在澳门地区是合法的,欠债人行为地在澳门,而香港与澳门地区的法律体系属英美法系,倡导“契约自由论”。麦国庆是陈氏兄弟的委托人,在收取债务过程中,他严格按照委托人讲好的账目追讨。而李德亮及其马仔被公检机关认定为“黑恶势力团伙”,法律上并没有这样的定义。他说:“从起诉书上看,他们不是单纯为陈氏兄弟服务,黑社会性质组织应该有一整套组织与纪律,服务其他人是不被允许的。曾继军的‘行动组’应该被认为是一种派出机构,而起诉书上也看不出,曾继军与麦国庆有什么关系,而且麦国庆无固定工资与出事补偿。”

而李德亮的律师张佐民意见恰恰相反,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定义是正确的,但李德亮与澳门赌场人员没有组织上的联系,没有任何联络信息,比如债权债务关系以及催讨债务的要求,也没有经济上的关系,澳门的任何组织都没有给过他业务费、活动费等。而且,他没有参与过行动策划,也不知道每次行动的全部内容和要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