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脸蛋产业暴利化

2003-05-28 10:54 作者:孟静 2003年第15期
在2001年新丝路模特大赛的广东赛区,就有“东方新娘”、“明日之星”、“歌乐小姐”等选美大赛同时举行,最强劲对手来自广东本土的“美在花城”。“美在花城”由广东电视台主办,在媒体宣传上先省了一大块费用,而由公司承办的新丝路大赛冠上了国际名号,在激烈竞争后,“美在花城”的报名人数比往年少了一半。

卓灵(左三)参加第51届环球小姐评选活动

黄雯说,只有在中国,模特的身价和得过大奖有关

蔡京的名片上的身份是河南一家公司的经理,可事实上,这个地区每年一半的模特比赛组织者都是他,另一半赛场上忙碌的身影则是被模特们称作“白老师”的一位老太太。新丝路公司的模特黄雯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模特比赛,因为这是“双赢”的事。赞助商、电视台都能从中获利,组织者更是稳赚不赔,因为他们只用付出一点人力就行。全国性的赛事通常是模特公司牵头,而各省分赛区的组织往往下放给一些公司,三五个人就能组织一场大赛。

在2001年新丝路模特大赛的广东赛区,就有“东方新娘”、“明日之星”、“歌乐小姐”等选美大赛同时举行,最强劲对手来自广东本土的“美在花城”。“美在花城”由广东电视台主办,在媒体宣传上先省了一大块费用,而由公司承办的新丝路大赛冠上了国际名号,在激烈竞争后,“美在花城”的报名人数比往年少了一半。

选美比赛的最大一块收入来自赞助商,据估计,“美在花城”赞助费不低于900万元,新丝路让王海珍、于娜等人抱着小老虎在番禺长隆夜间动物园摆了几个POSE,则获得了280万元赞助。再加上门票和模特的肖像使用权、电视转播广告分成,又是一项进账。另一个大头是参赛费,“美在花城”参赛选手的报名和试镜费是100元,入围选手培训费是每人960元,仅此一项就有40多万元。“新丝路”这次没有报名费,但有1000元的培训费,据“新丝路”方面估计,利润率在10%~15%之间。但据概念98模特推广机构艺术总监张舰透露:“我国最大的两个模特公司‘新丝路’和‘概念玖芭’,年销售额均不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国内整个模特行业的收入也不过六七千万元的规模。”收入最高的国际名模一年进账是6000万美元,即使如此,与80年代一场演出总收入1000多元相比,3万元走一次台的吕燕已经是当时不可想象的。

绝大多数模特要为参赛费发愁,报名费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像“环球小姐”的报名费也不过100元,但随着比赛的深入,大笔支出不可避免。和过去不同,现在的飞机票、食宿大多由模特负责,三亚的一项比赛中,有人算了一笔账,每个模特花在表面的费用是5000~10000元,也许还会有暗里的开销。有模特就告诉记者,某次比赛,某位男模冠军花了18万元“活动”,女模需要更多。很少有一次比赛就成功的。有一个经常获得省内冠军的模特,却在全国比赛中从未进入过前三名,她是逢赛必进,场场不落。一个男模的母亲告诉记者,她的儿子训练了三个月开始参加比赛,一年多花了六七万元,除了参赛,还要培训、置装、健身等等。她颇为自豪地说:“好在我儿子很听话,有富婆出3000块钱一晚,他都没答应。”

相对庞大支出的是,一般模特的收入是很低的。一个即使得到省内冠军的模特,如果没有出省,走一次台顶多300元,交通费还要自理。那些刚出道的甚至没有报酬。不过,人们的眼光总是瞅着成功者,14岁的重庆姑娘张思思在训练几个月后就得到了全国大赛亚军。也有收入较好的模特,许燕因为酷似香港明星朱茵,非常上镜,虽然身高不符合名模要求,但她比同时出道的同学相比,拥有很多广告合约,并且成为中国第一个商用模特冠军,与琼瑶的公司签了约。

全国目前只有三个市场,惟独北京的市场最好,李小白说,北京、上海和广东模特的收入比是100∶60∶50。上海最好的模特姜培琳也弃沪进京。

黄雯说,只有在中国,模特的身价和得过大奖有关,在国外,则完全取决于客户是否用你,价钱也是客户定的。亚洲最贵的模特琦琦就没有得过什么奖。在中国,定价的是模特公司,他们扮演中介身份。业内行情,A等模特必须是全国性赛事的前三名,其出场费在8000~15000元之间,像姜培琳、王敏等行情最好的叫超A模特。B等模特是4~10名,其出场费为5000~8000元;C为3000~5000元之间;D等模特则排名在20名以外,其出场费在1500~3000元之间。模特公司从中会抽取20%~30%的佣金。有些模特曾想直接与客户谈判,因为她们听说公司会告诉她们很低的报价,实际客户出的不止这个数。李小白也抱怨国内模特这类行为是违反行规的。

因为有利可图和无人监管,像蔡京这样吃“美女饭”的商人还有一段好日子,但随着政府和媒体对这块蛋糕的重视,他们的垄断也开始被打破。世界级选美的组织者对中国内地早就很有兴趣,2002年5月17~20日,世界小姐机构主席、英国皇家慈善机构主席莫莉夫人应中国慈善总会邀请,在李冰陪同下,探访了北京和三亚市的福利院。邀请莫莉夫人考察三亚,显示了三亚市政府积极争办世界小姐总决赛的意图。环球小姐总裁在访问过几个意向城市后,也选择了青岛。旅游城市的当地政府都对选美赛事表示出浓厚兴趣。

中央电视台最初以“脑白金杯”命名的电视模特大赛已经进行了不止一届,随着各种选美活动的公开化、白热化,美丽制造行业反而会更加适应市场,李小白认为,那些赚不到利润的比赛自然会被市场淘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