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谁操纵了国际油价

2003-05-21 13:49 作者:周一
自美国给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明确了最后期限,石油市场在决定萨达姆命运的关键时刻到来前最后一周时间里,遭受了沉重抛盘打击,美国市场原油价格累计下跌了21%。

受伊拉克战争影响,美国原油期货三个月来首次跌破每桶30美元

3月20日当天,国际市场原油和石油产品价格应声大幅下挫。

自美国给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明确了最后期限,石油市场在决定萨达姆命运的关键时刻到来前最后一周时间里,遭受了沉重抛盘打击,美国市场原油价格累计下跌了21%。

如12年前第一次海湾战争(Gulf War)爆发时一样,牵动人心的石油价格再度上演了“见光死”的一幕

石油市场大“变脸”

虽然美国总统布什已经警告称,此次战争可能比一些人预想的时间更长也更加艰难,但市场却预期战争将速战速决,对原油供应只会产生最小影响。交易员们普遍认为,没有迹象表明海湾地区的炼油、运输和石油生产会出现中断,即战争不会对石油供应构成威胁,尽管似乎没人能解释这一结论是如何得出的。

美银证券(Banc of America Securities)的分析师Tyler Dann称,市场认为伊拉克的石油供应中断根本不值一提,预计第二季度需求将出现季节性下降,市场甚至将供给过剩——这主要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 简称:欧佩克)过量生产造成的。

战争打响前后,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从每桶近40美元的最高点迅速下挫。笼罩在市场上空已久的恐慌情绪,似乎随着美国在伊拉克投下的第一颗炸弹而烟消云散。现在市场上的投机者担心的是,战争爆发后,原油期货会出现崩盘结局。

纽约商交所的原油期货曾在1991年海湾战争前的数月内涨至每桶41.15美元的创纪录高水平,但在开战后第二天的前市就狂跌至每桶近11美元。当时原油期货的猛跌是因此前美国表示,将把美国战略石油储备石油投入市场,并称战争形势对美国及其盟国有利。

法国巴黎银行期货经纪公司(BNP Paribas Futures)的能源分析师Tom Bentz称,投资者担心市场此次将重复前次海湾战争时的噩梦。

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大投机商迅速地从做多而转为卖空石油期货。截止记者发稿时,纽约商交所5月原油期货收盘跌69美分,至每桶29.36美元。5月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在国际石油交易所电子交易系统中下跌1.25美元,至每桶25.50美元。5月合约的价格被交易员们认为更能准确地反映市场状况,而原油期货价格跌破27.56美元,明确表明原油价格长期前景疲软。

就在欧佩克声称,准备再次提高产量以备战争中可能出现的供应短缺状况之时。欧佩克内部的消息人士透露,如果油价跌至每桶22至28美元的价格区间以下,欧佩克将开始讨论削减原油产量。欧佩克的一位高级代表称,如果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跌至每桶22美元以下,该组织一定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削减原油产量。而另一位代表则称,欧佩克可能会在油价跌破22美元之前就采取行动,以避免油价崩盘。

开战前一天,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下跌至27.12美元。这是近3个月以来,油价再度回落至欧佩克认为合理的价格区间,即每桶22至28美元。

阿联酋的一位官员称,如果油价崩盘已是迫在眉睫,欧佩克成员将不得不迅速减少石油产量,否则市场将因严重的供大于求而陷入瘫痪。

供方态度

尽管战争期间,欧佩克采取的任何行动都可能使国际石油市场前景更为复杂,但人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出,欧佩克在面对油价下跌时做出的反应比油价暴涨时要迅速得多。

欧佩克10个成员国(不包括伊拉克)每天生产2450万桶原油,占全球每日消费量7700万桶的2/3。

去年年底,受委内瑞拉总罢工导致的石油供给不足,以及伊拉克可能会受到军事打击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上涨至每桶近34美元,创下两年新高之时,欧佩克秘书长阿尔瓦罗•席尔瓦(Alvaro Silva)表示,没有理由对近期世界油价的上涨感到担忧,欧佩克不希望在短期思维基础上采取行动,而将分析事实,静观事态演变。

在伊拉克战争打响前两个月,纽约市场原油价格已较一年前高出70%。欧佩克石油部长们在日内瓦举行紧急会议,同意将日产量增加150万桶。但市场的交易员完全没有理会欧佩克的增产决定,分析师对欧佩克的决定也表示怀疑,他们称,大多数欧佩克成员国已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很难向市场供应更多石油。

2月20日,开战前一个月,欧佩克方面表示,如果美伊战争爆发导致石油供应短缺,欧佩克将暂停实施产量上限制度。但一家欧资期货经纪公司驻香港的石油行业分析员告诉记者,欧佩克宣称可能取消配额制,实际上是向石油市场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即一旦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发动对伊拉克的战争,石油价格将大幅上涨。

8天后,美国原油价格迅速接近每桶40美元的水平(海湾战争以来的最高水平),欧佩克的高级官员承认,通过增产已无法平抑油价。欧佩克官员还表示,为满足全球需求而增加产量的空间正变得越来越小。同时,欧佩克一主要成员国的一位高级官员称,欧佩克成员国部长在3月11日的维也纳会议上很可能决定增产,取消所有针对产量的限制。

此后,欧佩克轮值主席阿卜杜勒•本•哈马德•阿提亚(Abdullah bin Hamad al-Attiyah)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称,如果对伊拉克开战导致石油供应中断,该组织将暂时取消石油的产量限制。阿提亚称,欧佩克将在供应方面不遗余力;但若需求超出其生产能力,欧佩克也无法创造奇迹。他还说,欧佩克最多每天生产3400万桶原油。阿提亚表示,近期油价已远远超出每桶30美元的欧洲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如此高的价位不符合欧佩克的利益。

伊拉克战争爆发前9天,欧佩克成员国石油部长及官员在维也纳开会后决定,保持目前产量限制不变。

“不会出现石油短缺局面”,沙特石油部长阿里•纳伊米(Ali Naimi)发誓。当时,全球石油价格已在每桶近40美元的高位徘徊数日。但纳伊米表示,对欧佩克维持充足供应的承诺不应有任何怀疑。

业界人士称,此番不增产,对欧佩克来说有点非同寻常,因为这个石油同业联盟组织近年反复重申,希望每桶原油价格在相对较狭窄的25美元至30美元之间波动。

当晚,纳伊米在自己的宾馆套间里,同美国能源部长斯宾塞•阿伯拉罕(Spencer Abraham)举行会晤。事后,阿伯拉罕表示,他对欧佩克保证原油市场供应的承诺很满意,并向纳伊米保证,只有在供应严重短缺时,美国才会动用其6亿桶的原油战略储备。

“欧佩克成员国担心,美国和其他主要石油消费国如果急于动用战略储备,将导致全球原油价格急剧下跌。”一位分析师说。

“最好的局面就是伊拉克的石油出口中断一个月左右。”欧佩克一位高级官员说,“美国人连着轰炸5天,然后从伊拉克北部、南部和东部开始长期的地面进攻,在三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后,就占领巴格达以外的所有地区,而且伊拉克的油田没有破坏。”

但这位官员表示,欧佩克对飞升的油价无能为力,因为油价是受到人们对战争的担忧,以及战争对全球石油供应的影响等心理因素推高的。

就在欧佩克刚刚宣称保持产量限额不变之时,一些总部设在欧洲的海运经纪人称,沙特阿拉伯石油巨头Saudi Aramco已经包租多达14艘超级油船,5月初将运送2800万桶原油前往美国。其中一位经纪人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他以前从没见过Saudi Aramco包租这么多油船。Saudi Aramco旗下海运及租船子公司本身就拥有28艘油船。但自从12月初以来,Aramco包租油船的数目越来越多,加速将原油输送至美国及其他国家。沙特阿拉伯是美国最大的原油供应方。

3月17日,欧佩克轮值主席阿尔瓦罗•席尔瓦(Alvaro Silva)辩称,维也纳会议维持欧佩克官方原油日产量上限不变,是因为该组织已在2002年12月份及2003年1月份,为舒缓市场对战争的担忧而两次上调了产量配额。他说,如需采取进一步行动,该组织的所有成员国均将迅速做出反应,并可能通过电话进行决策。

当时席尔瓦预计,一旦美国领导的盟国展开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油价将迅速上扬。但他补充说,市场已在很大程度上消化了潜在的战争带来的影响,而且对战争的担忧已导致原油价格每桶攀升了6~8美元。

买方声音

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开始轰炸伊拉克之后,负责监控发达国家石油供给的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总裁克劳德•曼蒂尔(Claude Mandil) 对外界表示,从近几周的情况来看,以欧佩克成员国为主的石油出产国的生产能力能满足市场的需求。没有理由怀疑石油市场的供应,也没有理由动用石油储备。

一个月前,曼蒂尔表示,国际能源署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他称一旦发生军事冲突,该机构或许会在几分钟之内对形势做出评估,如果有必要,它随时准备迅速、大量地释放储备石油。

国际能源署总部位于巴黎,该机构是在1974年能源危机发生后,由几个能源消费大国建立的。国际能源署目前控制着大约40亿桶石油,可以满足成员国114天的石油进口需求。在采取联合行动的第一个月内,国际能源署每天可以释放1200万桶原油,这个数字是伊拉克最近的石油出口量的7倍以上。

国际能源署的26个成员国共同控制着大量石油库存以应付紧急情况。这些石油存储在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曼蒂尔说,他已被授权不经召开国际能源署理事会会议就可下达释放储备石油的命令。

12年前,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时,由于国际能源署未能立即动用其能源储备而备受批评。当时,联合国迅速禁止了伊拉克和科威特的原油出口,致使油价飙升。然而,那时由于国际能源署成员国在是否动用石油储备问题上已争论长达数月之久,因而直到海湾战争爆发两天之后,国际能源署才宣布决定每天释放250万桶储备原油。但是,当时其他的欧佩克成员国已经提高了产量,而且油价的升势也已缓和。

此次美伊战争爆发前一周,国际能源署称,如果伊拉克战争爆发,仅靠欧佩克本身无法迅速填补因此而造成的原油供应短缺。此番讲话与欧佩克保证全球原油供应的承诺背道而驰。国际能源署公布的报告显示,全球原油市场供应非常紧张。一旦伊拉克在月底爆发战争,为了稳定已经是高居不下的油价,美国、德国、日本和国际能源署其他成员国可能不得不动用战略储备。

国际能源署的评估报告使得欧佩克的石油大臣纳伊米(Ali Naimi)感到异常恼火。

据悉,此前曼蒂尔在与纳伊米会晤时曾许诺,国际能源署只会在与欧佩克协商、并确定是否有必要采取行动后,才会做出决定。

同时,美国政府官员已表示,如有必要,美国将同国际能源署联合采取行动,释放储备原油。

但有分析师称,乔治•布什所在的共和党反对操纵市场,而那些不希望政府操纵油价的大公司更是对这一立场表示支持。这些石油巨头们认为,只有在出现“供应严重中断”的情况下,才应该动用战略石油储备,而分析师告诉我们——要区分高涨的油价和严重的供应短缺,更多地是靠技巧,而不是科学。

实际上,美国能源部长亚伯拉罕一再拒绝就战争爆发后是否会动用战略石油储备发表评论。而眼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存在“严重供应短缺”的现象。相反,战争爆发后原油价格反而下降了。亚伯拉罕做出的最明确表示是,在决定动用战略石油储备前,将与国际能源署进行磋商。

石油市场交易员认为,即使出现石油供应短缺,美国也更希望看到,欧佩克能够弥补供应缺口,而欧佩克成员也不希望看到美国通过动用战略石油储备的做法来平抑油价。

如果连对伊战争都算不上动用战略石油储备的充分理由,那么很难想象还会有其他什么充分理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