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更安全的美利坚?

2003-05-21 13:46 作者:孙杰 2003年第13期
“敌人应当清楚,一旦他们开始大规模战斗,我们之间的战争将在全世界的任何地方展开,无论是在地上、空中还是水中。”

2003年3月19日纽约,在人流较多的场所,警方加强警力巡逻

“敌人应当清楚,一旦他们开始大规模战斗,我们之间的战争将在全世界的任何地方展开,无论是在地上、空中还是水中。”

开战前4天(3月16日),萨达姆在高级军官会议上的一番豪言壮语,在一个半世纪本土未被战火燃及的美国人耳朵里,听上去有点特别的味道。此间媒体认为,萨达姆是在通过这样的引用向美国传达某些信息。“巴格达会不会成为新的‘基地’组织?”“18个月后,我们会不会面临又一个‘9•11’?”远离战场但并不远离是非的美国民众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答复。

打开电视,差不多的美国媒体都跟着政府的风向走,把萨达姆定性为“这个世界最危险的恐怖分子之一”。虽然在像《纽约时报》评论员鲍伯•赫伯特(Bob Herbert)一类的反战者眼中,这其中多少有些欲加之罪,可美国人也真买政府的账。3月17日,盖洛普民意测验结果新鲜出炉,半数以上接受调查者相信,萨达姆与“9•11”事件密不可分,2/3支持美国政府进军伊拉克,53%认为将萨达姆彻底赶下台会让美国“更安全”。

布什说,我们要在一切恐怖分子存在的地方同他们斗争。30万美军阵列海湾待命出击是反恐怖,美国本土的防御力量也不能闲着。3月18日,“9•11”后成立的美国国土安全部长汤姆·里奇(Tom Ridge)宣布,将美国本土恐怖袭击警报级别从黄色提升到危险等级第二的橙色(注:美国的恐怖袭击警报共分5级,代表的颜色由低到高依次是绿、蓝、黄、橙、红。著名游戏“红色警戒(Red Alert)”即由此衍生而来。不过,代表极端危急情况的红色警报此前从来没有发布过。即使在“9•11”期间,也不过是橙色警戒),同时展开“自由之盾行动”(Operation Liberty Shield),尽可能保护美国公民在本土的安全。

这些举措紧接着布什总统限令萨达姆及其二子在48小时内离开伊拉克的讲话后做出,美联社的评论是,这意味着美国国内已经为48小时后的战争和此后无数个48小时里伊拉克“报复性的恐怖袭击”做好了准备。

防范的措施总是似曾相识。桥梁、边界、机场、港口、铁路、核电站和国内食物供给分配系统先就被国家警卫队和各州警察严密监视和保护。来自伊拉克和其他33个国家的政治避难寻求者被要求进行背景调查,美国国内的某些伊拉克人和其他嫌疑恐怖分子也受到FBI的密切监视。开仗当天下午,报纸上就登出消息,FBI已经开始搜捕27岁的“基地”嫌疑分子Adnan Shukrijumah。在“9•11”发生18个月后,美国人似乎对危险是什么、危险将从何处来有了更好的认识。

马里兰州公众健康预防办公室主任朱丽•卡萨尼(Julie Casani)博士在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说:“我们已经知道了更多,有了更多的交流沟通。我们在发现问题方面做得比以前更好。”这有数据为证。为了应对最有可能发生的恐怖分子自杀性攻击和生化武器(如炭疽)的使用,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部长汤米·汤普森(Tommy Thompson)宣称,在7个小时内,他就能够在全国范围内调动8000名医生、护士及有关人员,并提供多达50吨的补给物品。

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美国海关还构建了一个“虚拟边境”。从2月份开始,所有从国外港口开往美国的船只都被要求在离岸24小时之前向美国海关提供详细的装载货物清单。通过分析这些清单记录,海关稽查人员可以尽早发现危险的蛛丝马迹,最大可能地将不安全因素降到最低。

网络时代的战争也不可避免的要受到虚拟空间的影响。如何避免黑客对核电站等关键基础设施网络的侵入破坏曾经是让安全官员们最为担心的问题。设想一下,如果整个纽约的电力突然中断,造成的损失显然比一两颗炸弹更加严重。于是,众多计算机安全公司,如著名的Riptech公司,并不肯放弃这个既可以帮助政府、又有益于自己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使用最新的加密方法,重要的数据和通讯记录可以被隐藏起来,即使黑客侵入网络,可能也只会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攘外必先安内的老话,虽是中国人的智慧,想来想去,这一个多世纪里,贯彻实施得最好的,好像却要算是老爱把一切中国名人名言归到孔夫子名下的美国人。武侠小说里讲,要想打人,先学挨打。赶着炮轰巴格达的前一天(3月19日),美国陆军自动坦克和军备部(TACOM)宣布,为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Rolla,简称UMR)机械与航天工程系负责进行的虚拟现实(VR)反恐系统出资100万美元,在为期两年的时间里,运用最新技术,以最小代价,训练部队和有关人员面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时的迅速应变能力。

新闻里说,简称为VR的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50年代,但在过去十几年中,随着人机交互界面、三维成像软件和计算机处理数据能力的进步,它才得到广泛的应用。此前,NASA好像曾经尝试使用VR技术训练宇航员进行太空行走,但真正把它应用到军事和反恐领域,却是头一遭听说。

虚拟现实反恐系统的负责人是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的教授、美籍华人刘明(音译)。他和他的同事模拟去年7月4日发生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枪击案的场景,开发出了一整套训练程序。在那起枪击案中,一个持枪者曾开枪杀死2人,伤3人。事后,美国舆论强烈谴责机场保安人员的应变不及时和慌乱造成伤亡扩大。

“这种事情并不会经常在美国发生,因此,我们需要从过去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刘明认为自己的虚拟现实系统最大的好处,在于使紧急救援人员在较短的时间内熟悉可能出现的多种情况。他说:“在实际操练中,你一次只能训练在一种场景下的应变技巧。但在虚拟现实中,你所经历的场景可以包含各种变数。”

接受虚拟现实反恐训练的人身上装备着所有应急设备,惟一不同的地方是他们必须佩戴特制的CrystalEyes眼镜和耳机。无线眼镜会在他们的视野中显现立体的场景画面,计算机跟踪每个接受训练者的每一个细微运动,并将其纳入虚拟场景中。分别由4台计算机控制的投影仪在10英尺长10英尺宽的地板上营造出逼真的虚拟环境。通过这样的方式,接受训练者可以在最安全的情况下接受最危险的挑战,而当面临真正的紧急状况时,平时训练所得的经验和技巧便会派上大用场。

专为在公共场合反恐而用的虚拟现实系统的完整训练场景将在接下来的3个月中接受测试。虽然到那时候,美国和伊拉克的战争可能早已画上了句号,但虚拟现实反恐系统的远大前程,却只是个开始。

说到底安全是个相对的概念。即使有了这些防范措施,里奇本人在电视中也不得不承认,面对“最难对付的一种恐怖主义”——狂热的恐怖分子自杀式的攻击——依然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应付。好在周围气氛虽然紧张,还能让人心定。人事尽到了,关乎偶然性和几率的东西,没有办法去说。翻着报纸看看电视,学着反战者的口气感叹一下“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想起来,其实也是要以相当强的安全感作保障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