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龙门石窟的利益平衡点

2003-04-15 17:57 作者:老于 2003年第10期
2月记者到洛阳采访时,正值当地开两会。对龙门石窟的再建设成为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即要再花6000多万元建两座大桥,把车流彻底引出风景区,把龙门东山和西山作为一个统一封闭的风景区进行管理。

文化遗产的保护与拯救总是与旅游开发联系在一起

2月记者到洛阳采访时,正值当地开两会。对龙门石窟的再建设成为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即要再花6000多万元建两座大桥,把车流彻底引出风景区,把龙门东山和西山作为一个统一封闭的风景区进行管理。

龙门石窟位于洛阳市南13公里处,石窟分布在伊水两岸1公里长的崖壁上。龙门石窟2000年11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对国内已经申报成功和打算申报的文化遗产来说,当地政府在申报前和申报成功后遇到的一些问题很具代表性。

奉先寺里卢舍那大佛右边那尊力士的脚脖子依然黝黑发亮。32岁的陈妍拿出一张照片给记者看,未满10岁的她坐在力士脚下小鬼的头上,努力伸着双手搂抱力士的脚脖子。“你知道”,她说,“当时下头有一堆人排着队等着抱佛脚呢。”说法是,如果谁的两只手能碰在一起,他就是个有福气的人了。在不少洛阳人家里,都有这样的照片。1960年就到龙门石窟工作的李文生的妻子就是龙门村的本地人,她回忆说她小时候,龙门石窟简直是“过路人的厕所”,虽然国家50年代就开始管理龙门石窟,但当地农民仍然赶着牛羊从卢舍那的眼皮子底下过。更甚者,此地乃是交通要道,去嵩县和伊川县等地的来往车辆众多。现在的游客只能远远地看着黑亮的脚脖子了,他们和脚脖子之间的距离是龙门石窟保护和开发的历史。

“文物区离百姓越远越好,像敦煌石窟和麦积山,根本不可能跟群众发生矛盾”,李文生说,“(像龙门这样)给点钱暂时解决了,过几年矛盾再起。”李文生说自己有双重身份,他是在龙门石窟里工作的人,同时又是龙门村的女婿,很多话也不太方便说。除了当地农民的生活本身就对石窟有影响外,更重要的是利益冲突。

对农民来说,龙门石窟能给他们带来现实的利益,只要能在石窟门口摆一个小摊子就可以了。更有的人干黑导游的活儿。龙门石窟的门票60元,农民说他可以让游客只花30元,结果把游客拉到龙门石窟对岸,让他们隔着河看大佛。还有人把外地人领到山上绕小路,顺着树林荆棘丛钻,把游客的衣服挂烂了,让保安抓到还要罚款。一旦石窟的管理正规化严格化,等于是断了农民财路。除了个人,也有单位行为,龙门石窟附近的万寿山陵园是龙门村和民政局批准建成的,据说影响到了文物区和风景区的景观。

去年3月成立龙门石窟文物保护区和风景区管理局,加挂龙门石窟文物研究院,东西山合并起来管理。对这个问题,龙门石窟文物研究所副所长李振刚更为坦率地说,一个知名景点周围,总是寄生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小团体。除了龙门石窟入口处有当地农民自发形成的小市场,上世纪90年代对外开放,旅游局在龙门石窟北门口建了一片仿唐建筑,离龙门大桥只有几十米。在南门外当地政府和农民通过集资,投资2000多万元建了一个巨大的“中华龙宫”,号称“中华第一龙”,附近还有一座万寿山陵园。各种各样的人造景点、当地民居、店铺及国有企业的厂房当时都成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问题。各级领导都希望能解决这些问题,但都没有彻底解决。

1999年市政府除了成立龙门石窟环境治理指挥部,使用行政手段解决外,更多是从经济角度,就是给当地居民足够的补偿。2000多万元的“中华龙宫”一声炮响就炸掉了,市政府作了赔付,而且炸后留下的空地也没有征用,而是采取租用,一年为这100多亩地支付40万元。2000年第二轮拆迁,最高峰出动了几百名公安和武警,当地居民不情愿,很多老人躺在屋子里不动,最终安抚下来的仍然是足够的经济补偿。

龙门村所属的地面也采取了租用形式,石窟每年给他们133万元。北门建了一条商业街进店,商贩必须进店经营。石窟管理局目前没有收管理费,商店也是让村子里盖,具体如何分配店铺则由村子里决定。

在石窟和当地居民及政府的关系中,前龙门文物局局长刘景龙的方法更生活化一些。他在龙门已经工作了快40年,村长见面还要叫他“叔”。如果有村民来闹,刘景龙就当面大骂他们,事后再叫过来安抚安抚,说说道理。刘景龙当领导时,过年给附近的村子1万元,“老人节”再给每个村子的老人1万元,给老人钱部分原因是为了让他们制止年轻人闹腾。过年过节他们还经常跟当地人吃饭,他说:“这样下来,两边人成了一边人,怎么还好意思闹。”但这不意味着从此这里就没有利益的问题,政府机关跟万寿山陵园协调后,陵园地上的墓碑都被拆除,种上了树,但并没有阻止有人偷偷地在这块风水宝地上建墓穴。

农民的行为除了用受教育不够来解释外,当地经济不发达是很重要的原因。洛阳市人均年收入在6000元左右,而龙门石窟2001年给洛阳市带来了2780万元直接收入,游客数为85万;2002年是3670万元,游客92.2万。洛阳市为了申报,前期花了1.1亿人民币,加上贷款利息,10年投资就可以收回来,由石窟带来的边际收入更多。

记者找到刘景龙时,他正在与南京博物院的人联系,要测试一种新型保护涂料的性能。据说这种新涂料喷涂在石像表面后,可以在40年内起到减缓风化的作用。作为一位文物保护专家,他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保护石窟展开研究工作。在他看来,80万的游客尚不足以影响石窟,龙门每年的容量150万,前提是分布均匀。刘景龙在如何从技术上保护石窟很有经验,有自己的方法解决同村民的关系,但也有些问题在他的能力之外,比如伊水上游的几家造纸厂至今还在排放污水,造成酸雨。不能解决的原因,仍然是地方势力。其结果是1982年看起来还很完整的一些碑刻,到现在已经字迹模糊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