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韩国纵火案与地铁安全

2003-04-03 16:25 作者:林楠 李菁 2003年第9期
“犯罪、过失、无知、意外,这四大要素不幸结合在一起,造成这起大悲剧”

“犯罪、过失、无知、意外,这四大要素不幸结合在一起,造成这起大悲剧”

吞噬百人的地铁大火

“爸,这里起火了,我喘不上气。”

“冷静!!!”

“爸,你别来!”

“妈,我快憋死了。妈,我爱你……”

这是2月18日上午9点55分左右,在韩国第三大城市大邱发生的地铁大火中,两位遇难者与家属的最后通话。

这场灾难的最终死亡人数,目前警方仍未最终确认。一线消防员对事故现场惨状的描述令人惊骇:许多乘客死在爬向地面的台阶上,有的被大火烧得几剩骨灰。车厢内的座位已被烧光,露出钢筋骨架。

比遇难者更多的数字是近300人的“失踪者人数”。28岁的金某新婚未满4个月,她怎么也接受不了丈夫离开人世的事实。确认死者名单中没有丈夫名字,通过手机搜索,通讯公司确认最后信号消失地是中央路地下。她丈夫是讲师,每周二都会由汉城赶往大邱讲课,学院就在事故现场前面的交叉路口。

自20日以来,大邱市中央路车站附近,每天都有烛光吊唁会,拿着白菊花悼念的市民持续不断,地铁站周围到处都挂着哀悼的横幅。在封锁现场的铁栅栏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字条。

目前,少于30名死者的身份获得确认,失踪家属在等待消息的过程中越来越不满,以致大约200名愤怒的家属与警察和市政人员发生冲突。

这起大火案还衍生了其他一些小插曲。就在事件次日(19日)上午7点,汉城一地铁综合调度室收到这样一个恐吓电话:“我是住在这儿附近的残疾人,我对这个社会有很多不满,我要把地铁给炸了。”经过跟踪电话位置,警察在两小时后抓到了恐吓人,一位50多岁的姜姓男子。对此,汉城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崔仁哲分析说:“大型社会悲剧发生后,恶意玩笑式的模仿犯罪经常发生,这是对社会不满者及弱者发泄不满的表现机会。”

惨案的不幸因素

与大部分韩国人一样,在大邱市一家银行工作的27岁的李承贤,对这个事件的第一反应是:“我单纯地以为这场灾难是纵火犯造成的意外。”但随着调查结果的逐渐公布,他们已从最初的悲伤转为对当时事故处理者的质疑与愤怒。

一位吸入有毒气体幸运逃生的市民这样回忆那可怕的一幕:“我开始在出口对面站着,突然觉得背后很烫,这时门一开,有毒气体就一股脑灌了进来。司机马上又关上了门,想开往下一站,但对面车厢的火已传了过来,车内就断了电。只听到广播:‘各位乘客,请不要慌,坐在座位别动。’就因为这句话,大家坐在那里不动,我当时想,这不是在等死吗?于是与同一车厢的一位中年男子,找到手动开门开关,开开了门。但外面的有毒气体再次涌进来,车内其他乘客赶忙说‘关上门吧!’没办法我只好把门给关上了。又怎么想都不对,就说:‘想出去的人和我一起走吧!’于是和其他三位女士一起逃了出来。出来后到处是黑烟,无法找到出口,但出闸口的交通卡识别器是夜光的,就凭着这个亮光,我摸索着找到了出口。”

当时曾患精神病的56岁男子泼撒燃料,引起大火。与此同时,另一列地铁从相反方向进站。韩国媒体前天公布了地铁运作人员当时的无线电通话录音——控制人员告诉进站列车的司机说:“当你驶入中央站时,小心驾驶,那里发生火警。”

司机崔某将列车驶入车站后,发现黑烟渗入他的车厢,他的乘客都被黑烟呛住了,他想方设法要把列车驶出车站,但因为电流中断,列车已不能移动。

据通话录音,崔某告诉地铁控制人员:“车厢内秩序大乱。许多人被烟呛住了。我是否应疏散乘客?我应该做什么?”但地铁站运作人员5分多钟仍未做出决定。他们可能认为比较好的做法是设法重新接上电流,再将列车移出车站。而崔某在紧急逃出过程中,拔掉了主控盘钥匙,车厢门自行关闭,致使剩下的人不能开门逃出,加之大部分人不知道手动开门的方法,因而伤亡惨重,近80%死者是第二辆列车的乘客。据最新报道,目前韩国警方已逮捕了7名涉嫌玩忽职守者,主要是当时的地铁管理人员。

据负责调查此案的大邱中部警察厅透露,此次纵火的金大汉曾被诊断患有精神病,并接受过抑郁症治疗。他还患有失语症、右半身麻痹和脑梗塞等各种并发症,是患有脑疾的二级残疾人。金大汉是个失业人员,他从事过的最后一份职业是出租车司机。在此之前,他开过6年火车,还当过街头小贩。据金大汉家人说,失业后,他曾多次企图自杀。有一次,当金大汉从电视中看到地铁事故场面时,还自言自语道:“我也想跳到地铁里自杀。”今年1月,金大汉从外面买回两个汽油桶,声称要杀了没为他治好病的医生,后在家人的劝阻下才罢手。

不容忽视的地铁安全

这次灾难中,对于困在车厢里的乘客而言,逃生的前提是找到手动开门开关,但实际是在正常情况下也不容易找到。而即便知道了手动开门,也未必保证成功逃生。韩国媒体在事后举行了“逃生时间”的实地演习。建国大学土木环境工学系的金智贤在汉城地铁,以手动开门方法用1分56秒时间打开地铁门,这个时间,是当时收到地铁乘客报警电话到火焰完全蔓延时间57秒的两倍。“我如果当时在场的话也死定了。”这位20岁的大学生说。

一位韩国少年说:“我今年就要上高中了,但从家到学校的交通设施只有地铁,我从18号大邱地铁出事后就越来越担心,真叫人不安,这样下去有一天我是不是也会在去学校的路上地铁起火窒息而死?广告说:地铁会给您带来方便与快捷,如果真的能用愉快的心情坐地铁就好了。”电台记者采访了汉城等地的地铁乘客及地铁消防设备、紧急情况应对标记等安全预防情况。大部分女性乘客和老人,都不太清楚消防栓的摆放位置、使用方法以及报警器的位置。

火灾之后,韩国一家媒体在汉城街头对50人随机采访:知道地铁有手动开门方式的为78%,但知道其开启方法的仅为48%,其中一半是在看了大邱事故报道后才知道的。看了地铁的开门说明文也不知怎么开的人占56%,对车内消防栓的位置有72%的人知道,知道使用方法的人有38%。奇怪的是,即便在事件后,被调查者中“毫不关心”的也为数不少。由于日本地震频发,自小就接受各种逃生教育的日本人在这方面显然高出一筹。25岁的日本人渡边和之告诉记者:“我们从小就接受安全教育,从地铁逃生的要领早就在我们的脑子里。”

韩国地铁大火后,亚洲许多城市都开始紧急检查自己的地铁系统,包括我国北京、上海、广州、香港等地。

“地铁的发展对社会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但从地铁发展的100多年时间里,每几年亚洲国家就有一次重大的意外发生。英国在上世纪20年代也曾经发生过地铁大火,从那时起,欧洲许多国家关于地铁安全已达到标准化认识。但在大力提倡发展地铁的发展中国家,对由此引发的风险却重视不够。”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被害人学专家王大为如是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