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乐队轶事

2003-03-27 10:30 作者:李耀峰 2003年第8期

我读大学时,是校乐队的贝司手,我们乐队共四个人,一个吉它手,一个贝司手,一个键盘手,一个鼓手,也是队长,乐队主要的职责就是为学校的舞会伴奏。我们的鼓手,个子不高,能说会道,是校学生会主席。当鼓手纯属利用职权混入乐队,目的就是为了和女孩子套近乎。不过你还别说,鼓手还真比其他乐手受女孩子的欢迎,演奏时他旁边经常会站些MM看他打鼓。如果是PLMM,那么可怕的事情就会发生了,他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超鼓艺,开始频繁地加起“花”来。所谓“花”就是轮鼓,说得简单点就是把那些大鼓,小鼓,吊钗乒乒乓乓很密集地敲上一轮。当然这里面有很多种复杂的花式,在舞曲中一般是在乐曲的两段中间或是结尾时用,平时就打正而八经的慢三,慢四拍,以便跳舞之人能踩准节奏。但如果有PLMM在旁边,他就顾不了这么多了,随时随地就加上大段大段的“花”,手舞足蹈,动作夸张,像只疯狂的八爪鱼,一轮一轮把所有的鼓啊吊钗啊都敲得山响,根本没什么章法,很难听得准其中的节奏。我们乐队其他成员这时候全都对他怒目斜视,他却混然不觉。旁边的MM可是觉着见到了高手,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佩服之色溢于言表。最可怜的是下面那些跳舞的男男女女,脚下立马乱了方寸,眼光都疑惑地看着这位亢奋鼓手,想他今天发了什么神经。

乐队后面一般是严禁走动的,因为有很多电线,插座,容易碰掉。有一天正演奏时听到后面“哎呀”一声娇呼,好像有人绊到了什么。与此同时,电子琴、电吉它、电贝司、麦克风全部息声,眼前也一片漆黑——谱架上的灯也灭了。偌大的体育馆里,突然间显得异常安静异常空旷,惟一还响着的就是架子鼓——它是惟一不用插电的乐器。鼓手反应还算快,马上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知道鼓点不能停,否则整个体育馆非炸了锅不可,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敲。当时是绝对的独奏,这时候是该他玩些轮鼓,活跃活跃气氛的时候了,他却偏偏什么花样都玩不出来了,只有“咚咚恰咚”“咚咚恰咚”单调的鼓声在体育馆里孤独地回响。跳舞的人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但节奏还在,他们就机械地继续照跳不误。而我们乐队其他三个人,都把乐器放到了一边,全部几乎都趴在了地上,干嘛?在地上摸索着找插座呢!

再说我们的键盘手吧,他是个老实人,琴弹得还行。有一天在舞会时,一个正学电子琴的PLMM紧挨着坐在他身边,很认真地看他弹琴,我们都在想这小子还不心猿意马,今晚怎么也得弹错几个音。结果,那晚楞没错一个音!但就是低音出得少,几乎没有!我们都觉得很奇怪,心想是不是琴坏了,开完舞会问他,结果他说他没敢弹。我们才明白。原来那女孩坐在他左边,而键盘乐器都是左边低音,右边高音,他想要弹低音,得把手越过女孩的胸前,才够得着低音键,这样手就有可能碰到女孩的胸部。他为了避免不碰别人的胸部,又舍不得她离开,解决的办法居然是整个晚上舍弃了低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