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哈尔滨“天潭”火劫

2003-03-18 16:51 作者:金焱 2003年第7期
靖宇街是哈尔滨道外区出现较早的一条商业街,有资料说早在1906年前后靖宇街就已店铺林立,不过就哈尔滨而言,道外区始终是人口密集的不发达地区。在市里名头不响的天潭酒店因规模较大、价钱便宜而成为该区最大最火的三家酒店之一。

火灾中被烧毁的天潭酒店

靖宇街是哈尔滨道外区出现较早的一条商业街,有资料说早在1906年前后靖宇街就已店铺林立,不过就哈尔滨而言,道外区始终是人口密集的不发达地区。在市里名头不响的天潭酒店因规模较大、价钱便宜而成为该区最大最火的三家酒店之一。

哈尔滨是一座对节日有极大热情的城市,天潭酒店对面杨洪杰的方园食杂店窗子正对着天潭酒店。杨洪杰的女儿杨慧说:“从大年三十起,酒店银白色的金属外墙和金黄色门柱上挂着一串串彩灯,还有那些通红的喜庆灯笼……”起火后,酒店门口悬挂的喜庆灯笼迅速着火,事后有人觉得彩灯太多也是祸因。年初二当天,营业面积1300平方米的天潭酒店23间包房全部客满。

黑龙江《新都市报》社会新闻部主任唐云立年初二傍晚在天潭酒店毗邻的一家饭店用餐,尽管还有相当的距离,爆炸声还是太强烈了,“我觉得整个屋子都在发颤,跟着我们就都跑出来了,那时是晚上6点左右”。而杨慧说:“我当时就觉得酒店里层门突然一亮,其实是太亮了,然后火苗就从地上一下子着起来。”黑龙江克山县在酒店工作的王艳在爆炸发生前正站在酒店二楼楼梯口休息,二楼楼梯正对着一楼大厅正门,下面,门厅右侧2米处一个服务员正在点取暖炉。虽然到酒店工作仅4个月,但王艳对店里的两个取暖炉已经很熟悉,“哈尔滨太冷,包房有暖气有的客人还觉得冷,就得用取暖炉”。取暖炉并不好用,王艳说点这种煤油炉时味很大,而且王艳要下到一楼,和另一个服务员一起把取暖炉抬上来。

取暖炉固定放在一楼迎宾台附近,“大厅经常开门,迎宾她们都觉得冷,所以客人不用时取暖炉就放在那,一般人不会注意”。

有报道说事发前取暖炉两个捻灯就已失效。捻灯失效使煤油取暖炉只能用明火加油。官方调查结果是,服务员事发当时在调试煤油炉,在尚未熄火的情况下向取暖炉内倒入5公斤左右的燃料油,引起爆燃。哈尔滨市消防支队一位负责人说,用溶剂汽油比用普通汽油还厉害,其标号较高,遇火就着,燃烧直接迅速,燃烧后危害性比普通汽油和煤油都大。也有人以成本角度分析说,普通煤油的市场价比溶剂汽油要高出160%还多。

种种诱因导致灾难在一刹那间爆发,爆炸后就停电了,王艳说:“一股浓烟冲上来,好多人都在咳嗽。”黑龙江省消防总队司令部副参谋长廖军事故后每天都在现场与办公室间往返,他说:“酒店里背投电视都融了——你可以想象浓烟温度有多高。”

相对于乱撞的客人,王艳对二楼格局相对熟悉,她直接进到开着门的六包。天潭酒店房间设置很奇怪,地下室有14个“贵宾”包房;大厅是明档点菜橱窗和两个包间;二楼有7个“豪华”包房,房间号从一排到九,没有“四”和“七”。

王艳不记得自己是第几个站到空调室外机上的人,她站上去时,有人正用凳子砸玻璃,有人从窗外的铁栅栏里硬往外挤,有人往下跳。杨洪杰则看到酒店一楼一扇窗子后数十人扑到窗口,拼命砸窗。杨洪杰说等他用斧子砸碎外面的玻璃前,里面的人已打碎了七八把椅子。备受诟病的除厚窗户外还有二楼窗外雕花防盗护栏。一家16口平安脱险的徐振远若有所思地说,“亏着是自己家人在一起,先让五个孙子出去,大儿子则顶着门不让烟进来,否则谁管谁呀?”

徐振远74岁,瘦小干练。他从砸开的窗子往外钻却失败了,“脑袋出来了身子出不来,我一摸,那铁条都是实心铁的”。廖军回忆说,领导慰问时,徐振远对消防站士很感激,他说,我们用手掰,手都掰坏了,也只能让小孩子出去。等门外热气逼过来了,铁栅栏上的铁花才被砸掉。在死去的33人中,年纪最大的比徐振远还长一岁。唐云立始终在现场采访,他告诉记者:“我跟一个家属进大厅找人,大厅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里面黑黑的只能借外面消防大灯看东西。”借着消防大灯的亮光,唐云立曾看到消防队员手里一具婴儿的尸体——那婴儿身上的绿衣服在消防大灯光下异常刺眼。

天潭酒店在道外十二道街与靖宇街交叉口,是太古派出所辖区。记者与酒店管片民警联系时,有说法是他已因火灾而受到处分,正在写检查。管片民警希望记者提及,1月26日前后,派出所曾发现天潭酒店的防火通道有堵塞物并令酒店疏通,也因此,大火中有140余人得以从此防火通道逃生。

所有的愤怒都指向了天潭酒店老板。杨洪杰听说酒店祁老板最早在北环商城作五金建材生意发家,家里的买卖挺多。1999年圣诞节前后酒店开业前,杨家说祁氏租用向阳商店地下室做仓库,后来干脆将这套建筑面积2070平方米的房子买断开起了酒店。对祁氏的气派,有知情人说,房子总投资有700万元,酒店在装修上就花去了二三百万元。媒体公布消息是,房主及法人代表是祁艳华,合伙人为祁胜利、祁胜东,现由祁胜东负责管理经营。

因火灾而受累的管片民警显然不愿多谈祁氏,还有一个他不愿谈的话题是“酒店防火具体归谁管的问题”。知情者说,在哈尔滨防火实行三级管理,消防重点单位由市里直管,二级由区里管,三级单位,包括小企业、个体业户经营的买卖由派出所监督。在哈尔滨实行了十余年的三级管理并非独一家,公安部消防局有关负责人说,所谓的消防三级管理是全国性的,但各地情况相差很大——“各地职责不一样”。不过有了天潭酒店火灾的前提,再谈到公安部推行的三级管理问题时,这位负责人说:“这问题很敏感。”

城市联动体系下的逃生者

——访黑龙江省消防总队司令部副参谋长廖军

三联生活周刊:一般地说,火灾发生时,大家关心的是有多少人可以逃出来,又有多少人可以被帮助逃生?后者可能是您要回答的问题。

廖军:有一些数字:我们接初警的45秒钟内要弄清楚具体着火地点、火势多大,什么东西着了,报警人的名字;从接警到出发,包括调队在内不能超过一分钟。天潭酒店着火,我们17:59接警,18:05和18:07两个消防中队已到现场,灭火和救人同时进行,火不到20分钟就扑灭了。我19:00赶过去时,两分钟前全部扑救工作就结束了。我们疏散了220多人,而且酒店上面是居民住宅,我们也同时保护了住在上面的161户居民、493人。

三联生活周刊:天灾人祸总不可避免,但我印象中,道外区火灾发生得还是比较频繁?

廖军:道外区老建筑、木质建筑较多,又是小商品批发集散地,所以火灾隐患较多。这样的地区对我们的要求是,接警后灭火指挥员的脑子里要反映出建筑共有多少层,应出动多少队伍,材料的耐火等级,防火门的耐火时间等等。其实,城市通信枢纽、商场、饭店宾馆都属消防重点单位,我们这次接警出发时,手里就拿着针对天潭酒店的作战计划。

三联生活周刊:天潭酒店的火灾在大年初二,这是个特殊的日子。

廖军:我们有等级战备,国家进入战争状态时是一级战备,国庆节、春节这样的节假日是二级战备,平时属于经常性战备。一级战备我们在晚上不准睡觉;二级战备对下面中队的要求是要着战斗服,不得离开军营,以前,这种状态从除夕晚上6点一直到初三早上8点。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传统有四个特殊号码110、119、120、122,他们分属于不同系统,灾害发生后,会不会存在不同系统相互协调配合不当?

廖军:哈尔滨实行的是救援联动机制,以天潭酒店火灾为例,119接警后,马上通知110、120、通知交警队、巡警队还有电力部门,还有122;如果是液化汽泄漏,我们还要通知安装公司出吊车……这些在119都有录音,这些部门如果不及时反应,他们面临的就不仅是丢官,可能还有判刑问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