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亚细亚的史诺比

2003-03-11 10:27 作者:小昭 2002年第2期
早年间看香港电影,周润发们老是去泰国或者越南或者马来西亚菲律宾,搞些非法的事儿。这回看《全职杀手》,反町隆史风头出大了,亚洲城市杀了个遍——有史诺比为证。这个亚洲第一杀手,要攒足一套四十个史诺比,送给林熙蕾,那个给他打扫卫生的年轻女人、替死鬼、情人。

早年间看香港电影,周润发们老是去泰国或者越南或者马来西亚菲律宾,搞些非法的事儿。这回看《全职杀手》,反町隆史风头出大了,亚洲城市杀了个遍——有史诺比为证。这个亚洲第一杀手,要攒足一套四十个史诺比,送给林熙蕾,那个给他打扫卫生的年轻女人、替死鬼、情人。

认得了几个香港朋友之后,我就总有VCD可看了。看的都算是香港电影,但是不时地也出些常盘贵子藤原纪香什么的。最近亚洲很热闹,竹野内丰陈慧琳,木村拓哉王家卫,金喜善张艺谋,申贤俊钟丽缇,美人大师,合作的合作,绯闻的绯闻,恍恍惚惚好像一家人,热热闹闹好像世界的中心。

我们这里有个学视觉艺术的家伙,总要拍些短片,是作业。有一个周末,找到我,要我穿了黑衣服在街上走。我就在街上走。我明白他的意思,一遍就拍成了。拍完了一起吃饭,难免就要谈艺术。他顽固地认定了我是个艺术青年,一定要跟我说杜拉斯。其实我不喜欢杜拉斯,虽然也说不上讨厌。女人要搞艺术总是很危险,一不小心就成杜拉斯那样了。所以我就叉开话题说别的。也没什么别的可说,不过又是电影。我说《东京物语》挺好的,他说他没看过。我大概地讲了讲,他很吃惊,问我要准确的英文名字,我又说不出。我不敢指望他能理解香港烂片的妙处,只能试着提起一些,据说得了奖得了认同的,伊朗韩国日本,以及台湾香港地区电影,他只看过两部。这个比利时人还算是个亚洲迷,但也无非是这样。我发现我的世界中心远不是世界的中心。我发现原来我很不“西化”,不喜欢也没看过几部他们欧洲美国的电影。搜肠刮肚也只能言不由衷地说说红白蓝双生花罗拉快跑。

我们的片子拍出来我看见了自己。我好像从来没见过自己似的。穿个黑衣服在伦敦的街上走,时缓时急。放松闲逛的步调里,我好几次不自知地深深叹气。一叹气,肩膀都跟着往起提。肩膀上头是一张眉头微皱的脸,一张焦虑的亚洲的脸。

有一天我在街上碰见一个人要给我剪头发。是一个韩国人,她抹个深褐色的嘴唇,所以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她还画着莹莹闪光的金色眼皮儿,涂得干干净净一张平坦的脸。她要给我剪头发。免费的!免费的!她说了好几遍。我撩了撩自己的头发觉得剪剪也无妨,反正不会更丑了。我说,那就剪吧,去哪里。可是小姑娘又说要等到两个小时之后,那工作台才归她用。我就走了。

那天我正伤风,回去很早就睡了。睡觉做噩梦就醒了。醒了的时候静悄悄,拉开窗帘院子里正在下雨,水银灯照着满世界的金针。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就想起了今天有人要给我剪头发。拉上窗帘打开灯,见得镜子中一张浮肿呆滞的脸。我操起剪刀喀嚓一声,就没了退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