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职业狐狸精

2003-03-07 13:49 作者:杨不过 2002年第4期
我有一个朋友,女的,24岁,长得挺漂亮,而且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文能跟老外瞎掰外带写散文小品心情故事,武能跳伦巴恰恰各色舞蹈,性格又是特别温柔可亲。我们俩打小学起就认识,那时候每次她到我家来玩,我妈总是一副胳膊肘朝外拐的口气说:看人家,多乖巧多听话,哪像你,耳朵根儿都是硬的,死犟!

我有一个朋友,女的,24岁,长得挺漂亮,而且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文能跟老外瞎掰外带写散文小品心情故事,武能跳伦巴恰恰各色舞蹈,性格又是特别温柔可亲。我们俩打小学起就认识,那时候每次她到我家来玩,我妈总是一副胳膊肘朝外拐的口气说:看人家,多乖巧多听话,哪像你,耳朵根儿都是硬的,死犟!

这让我非常不满,那时候我已经开始所谓青春的叛逆,在这一点上我可能比较早熟,于是颇有点瞧不上这种乖乖女的劲头。虽然最后我也没能实现梦想成为真正的不良少女,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小小反叛了一下,比如逃课抽烟和坏男生玩请家长之类。

后来我俩一起长大,我很快不再叛逆,正正经经谈着恋爱,成了一个典型的良家妇女。而她却奇怪地和别人的男朋友或者丈夫掺和来去,成了一个声名不佳的女人。而最倒霉的是,和她掺和过的那些人,临到最后要么浪子回头了,要么找着了更年轻更无谓的小姑娘。而她和我,都渐渐地不再年轻了。

到目前为止,她最后一次谈恋爱还是跟一个已婚男人,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但我没想到的是那男人居然真离了婚,在跟自己的发妻折腾了一年多以后。

在一个西北风呼啸的下午,她骄傲地带着那个五短身材还有点秃顶据保守估计也有40岁的男人光临我家,向我这个不幸福的人展示了她的幸福。我一直以为那男的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至少要像濮存忻那样风韵犹存吧,但我知道我是美梦做多了。他们给我送来了结婚喜帖,那大红喜字有点刺眼,烫金的纸,花哨得不像她的风格。不过再有风格的人估计也不会把喜帖弄成白的黑的。她说他们已经登记了,拿到了那两个我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的红本子,不过按惯例要喝了喜酒才算似乎合法夫妻。他们将去泰国旅行结婚,然后在她花钱买来的房子里住下去。我不知道他的前妻和儿子会不会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对我这个头脑简单的人来说,这是件过于复杂的事。

其实成为狐狸精曾经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在我们读中学的时候,学校里漂亮而且在老师眼里“行为不检点”的女生总是能吸引最多的目光。不但是男生,其实更多来自女生。我们穿着朴素的衣服,顶着一头和大多数人不分彼此性别不明的运动头,暗暗嫉妒她们的美丽。

这么说来,能够成为狐狸精也算是件光荣的事,但我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终结了她的狐狸精时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