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好色

2003-02-24 14:51 作者:杨不过 2003年第2期
明人的拟话本小说集里有一种叫《西湖二集》,应该算是明朝的通俗地摊读物吧,不大上得了台面的那种。里面有个故事,说是佛印和苏轼的前生都是高僧,一个叫明悟,一个叫五戒。寺庙里收养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但两高僧平日并不见她。后来苏轼偶然间遇到这个女孩,她早已出落得美貌无比,书里形容苏轼的感觉,好似“分开八块顶阳骨,倾下一桶雪水来”。

明人的拟话本小说集里有一种叫《西湖二集》,应该算是明朝的通俗地摊读物吧,不大上得了台面的那种。里面有个故事,说是佛印和苏轼的前生都是高僧,一个叫明悟,一个叫五戒。寺庙里收养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但两高僧平日并不见她。后来苏轼偶然间遇到这个女孩,她早已出落得美貌无比,书里形容苏轼的感觉,好似“分开八块顶阳骨,倾下一桶雪水来”。

虽然这句话并不希奇,《水浒传》、“三言”、“二拍”里用得到处都是,不过只有在这一处给我印象极深,后来再见到让人心旷神怡的美女美男,便会由衷地觉得这话形容妥帖得已经连个缝儿也没有了。

在女朋友俱乐部里,美男是长盛不衰的谈论对象,难怪日本人经常感叹,说女人之间的谈话往往比最好色的男人露骨百倍。一个大胆的女朋友说,要是能变成一个男人,她最希望回到晚明时期,道貌岸然之下放纵无比,除了让人沉沦之外别无用处,大量的性爱小说与春宫图就是例证。用她的话说,那是一个淫风大炽的年代,明代的政治黑得像锅底,但寻欢作乐的本事登峰造极。

李敖说,中国历史上有“红粉”,也有“干戈”,但我们的老祖宗不允许“红粉干戈”,美丽的海伦可以引发战争,在我们的历史上,只有吴三桂偶尔冲冠一怒为红颜,却成了被嘲讽的例子。红粉只是亵玩的对象,只要有钱有势就要多少有多少。

尽管有这样伟大的传统,尽管明白美貌只是肉身皮相,但我们就为了这个食不甘味。所有的女人都希望男人爱上自己的灵魂,但也都希望他们沉迷于自己的美貌。据说爱情的冲动是因为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而能够刺激这两种物质分泌的无非是外在的臭皮囊吧。

英国女作家乔治·艾略特长得很不漂亮,她曾爱上当时著名文人赫伯特·斯宾赛,但斯宾赛不愿娶她,只因为她长得太丑。艾略特的春天直到50岁才来临,一个小她20岁的英俊男人疯狂爱上艾略特,并最后娶她为妻。崇拜崇拜,他当为全世界男人之楷模。另外一个女数学家就没那么幸运了,她也不自量力地爱上一个年轻的学生,对方却轻蔑地拒绝了她,说她像只猴子,可怜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女天才郁郁寡欢跳海而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