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冯小刚侃贺岁片

2003-01-20 14:54 作者:王晓峰 2003年第1期
今年为什么没有贺岁片

贺岁片《没完没了》

有一对恋爱的贼,盯上了一个在新疆打工回家的农民,因为这个农民身上有他挣的6万元钱。人们都劝这个农民把钱寄回去,带在身上路上不安全,但他不愿意花邮费,也不相信路上有贼。路上,男贼想下手,而女贼由于在途中经历的一些事情让她良心发现,她觉得这个农民善良、朴实,绝对不相信路上有贼,所以就想保护他,不让他的这个梦破灭。男贼虽然想把钱偷出来,但由于和女贼的特殊关系,于是也要保护这个农民身上的钱不被其他贼偷去。最后,这对贼都把自己搭进去了,但是他们做到了没有让这个农民的梦想破灭。

本来,在这时候,我们可以在电影院看到这部由冯小刚导演,根据作家赵本夫的小说改编的贺岁片《天下无贼》,但由于种种原因,这部电影在2002年5月就停拍了。所以,在今年贺岁片档期,我们只能听冯小刚来侃贺岁片了。

《天下无贼》之所以停拍,是因为剧本在审查时没有完全通过。比如贼是不是适合做主角,冯小刚认为这是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立意是站得住脚的。其次,警察干什么去了?正面力量没有,贼的转变是靠什么?靠自己的觉悟。这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就要加进来一个警察,可是警察的作用太大,这故事就不成立了。“我担心完全按照这个改了之后,它的商业因素又不足,没有把握,不如就放弃了。”一个警察的出现,导致今年没有贺岁片。

冯小刚为了拍《天下无贼》,早在2001年6月《大腕》拍完后就开始准备,直到2002年1月拿到这个剧本的版权,结果在5月份就停了,不然人们就会看到冯小刚和周星驰合作的这部电影。后来冯小刚又马上准备新剧本,“我原来看过一个散文,挺有意思,我就把这个版权买了下来。一个月后出来一看,不是我想要的东西,它的问题出在可能就适合是一篇散文,扩充成一部电影后,没有那么多东西。它是一个特定环境下特定人物发生的特定事情,我的经验加不进去,仅靠编是不行的。它有它的枝干,我的东西加上去就是假肢,弄来弄去不太对。9月初,我又决定放弃这个剧本。其实到这时候,即便剧本成了,也来不及了。”

无奈之下,冯小刚只能准备2003年年底的贺岁片。一次,作家刘震云找冯小刚,两人决定拍一部好看、有劲的电影,于是就有了《手机》。10月份,刘震云已经把剧本架子搭好,并负责编剧,现在剧本基本定稿,就等三四月份开机了。

冯小刚说,他拍贺岁片都要有一年左右准备时间,“因为有人存在一个误解,贺岁片就是好多制片人觉得提前两个月找一人用十来天写一个剧本,凑一帮明星就行了。但我的片子不是这样,我都是提前一年多。对我来说,拍贺岁片,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片拍摄流程,很多人好像都是八九月份才开始弄,像香港更邪乎,到11月份都敢拍。我觉得他们投机意识太强,做好了是很难的。”

但即便这样,仍有不少人觉得,冯小刚的贺岁片越来越没看头,观众也感觉有些疲了。对此,冯小刚认为:“除了我不太喜欢《没完没了》,从《甲方乙方》到《大腕》,我觉得是在递进的。可能这些片子都是一个类型,它的感觉不像第一次看那样新鲜,但每次我们都坚持一个原则:‘人人眼中皆有,人人笔下皆无’,这是一个大前提。比如《甲方乙方》,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堆不着调的梦想,但是你把它变成电影,击中了大家内心的愿望。《不见不散》是这样,俩人一见面就倒霉。《大腕》也是,把一个明星的葬礼卖给广告商,广告这东西,每个人天天都接触,但没有人去想把一个大腕的葬礼卖给广告商,广告商会不会接着。我觉得我的电影都得有这么一个核,但因为有这么一个核,所以编剧的难度就特别大。这东西你乍一听特兴奋,一句话就能讲清楚,剧本一上手挺顺,如何往前推进就很难,所以每次都经历特别严峻的考验。”

冯小刚不太愿意人们把他定位在一个贺岁片导演角色上,所以,当有人说,他拍的电影,只有葛优加上贺岁档期才会有票房时,冯小刚说:“那好,这两样我都不要,我拍《一声叹息》,在10月份上映,票房还是2000多万。我必须有这么一个信心,就是这片子不在贺岁档期上演,观众仍然爱看。如果做不到这个,就没意思了。”冯小刚对贺岁片的理解是,拍的时候才不管它是什么,就是一部电影,要求演员按正常逻辑去演。他说他的电影里要讲究传奇性和人民性,“传奇性对受众来说非常重要。人民性是反映了人民的想象力而不是人民的生活。大家看到葛优说的话特别亲切,实际上葛优演的人物说的话没一句是真正老百姓说的,老百姓没有他那么好的表达能力。但是他表达了老百姓内心的东西,每个人都给自己有个拔高,我觉得人民性是这个。有了这两个,再加上一个非常独特的故事,基本上就保证了对观众的吸引力。”但同时,冯小刚也不否认他拍贺岁片对中国电影做出的贡献:“中国电影从1997年到2001年之间最大一个亮色就是贺岁片,其他的一事无成。而且贺岁片还有这样一个作用,除了看完觉得好玩过去了,如果哪天你再拿出来看,这些年中国是什么样,电影里基本上都反映出来了。”

另一个让冯小刚能站直了说话的理由是,他拍的贺岁片基本上都是当年票房冠军,《甲方乙方》投资才300多万元,票房回来2600多万元。《不见不散》和《没完没了》投资也基本控制在七八百万到1000万元左右,前者票房有4000多万元,后者3000多万元。《大腕》投资最高,有3000多万元,票房目前回来了4200万元,这还不算哥伦比亚在海外发行的分成。虽然《大腕》宣传费现在已经花了400多万美元,但冯小刚很乐观,因为哥伦比亚公司卖《大腕》录像带至少能卖500万美元。

但票房还不能说明一切,冯小刚一笔笔算了一个很细的账,假如3000万元票房,与发行商和电影院分成后,扣除营业税和电影基金,再扣除广告宣传费用和其他费用,最后落到投资方手里只有600多万。不过不管怎么折腾,他拍的电影现在还没有赔钱的。

盗版问题一直是影响票房的重要因素,谈到盗版,冯小刚说:“《大腕》之所以票房收入比较高,与防盗版方面做得不错有关,它也是在公映前没有盗版。前几部没有经验,到《大腕》的时候发行公司听说是我的电影,可以不看就把档期给我了。过去不行,得先给片子让他们看,然后再告诉你给不给你档期。一般十五六个试映拷贝一下去,提前一个半月把拷贝给他们,盗版的空间就太大了。到《大腕》时候,提前一星期把拷贝发下去,盗版基本上和档期同步了。《英雄》基本上做到当天把拷贝发给电影院,一般发行公司不愿意这样。还有电影局审查时也容易给盗版机会,最多时候要提供15盘录像带,你不给就不能通过。后来我们就提意见,《大腕》是上映当天才把录像带给他们的。还有机房、拷贝等,盗版的渠道太多了,防不胜防。

《英雄》现在热卖给了冯小刚很大信心。他说,现在《英雄》的票房已经到了7000万元,过1.5亿元不成问题,如果让人都养成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习惯,那么以后电影的票房还会更高。还有一点,《英雄》的音像制品版权拍卖无形中让音像制品发行公司交了底,他告诉记者:“《大腕》的音像制品版权卖了38万元,那时候就是这个价钱,一般片子也就是十来万,今年全都上去了。比如《理发师》都卖200万元了。结果今年《英雄》卖出去1780万元之后,我再碰上这些发行DVD的老板们之后,他们都说高了,我问多少钱他们能接受,他们说1000万元能消化得了,这是实话。《英雄》拍卖有个好处,价位抬上去了,《手机》我觉得可以卖到三四百万元,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数字。”

冯小刚也看到,像《英雄》这样的大制作,市场回报也会很大,如果《英雄》票房过1.5亿,制作方就能收回4500万元。在问及他是否也会像张艺谋一样去拍一部适合海外市场的电影时,冯小刚说:“自己喜欢喜剧片,喜剧片没法跟中国文化剥离,所以不会像武打片那样有海外市场。我拍喜剧片才有感觉。就像伍迪·艾伦拍的电影一样,只有纽约人看着才明白,到了洛杉矶可能就不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