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娜斯:东看西看 > 正文

首映时节

2003-01-17 13:06 作者:娜斯 2003年第1期
所以,一部电影出来,制作方出来说法,广告有广告的说法,影评人有影评人的说法,第二天则有票房说法。在这些说法里你作为一个消费者按你的口味行事,听谁的你得心中有数。

中国的事常常让我摸不着头脑。比如,美国电影大片那宣传起来是很热闹的,宣传费用够拍若干部中国电影或很多其他语言的电影,这个大家也都知道了。可是,试想一部电影首映式在首都的国会山……这恐怕只有中国编剧才编得出来了。不过人民大会堂是否相当于国会山,这首先也是个问题。各国有各国的国情,所以中国的大片要在人民大会堂首映,而且有“进军奥斯卡”云云的横幅,这当然也是有中国特色的电影事业,不能随便褒贬。

岁末时节,正是大小重头电影你方唱罢我登场之时,实在令人眼花缭乱。而且,奖项提名开始缤纷而至,先是西岸的洛杉矶影评人奖,然后是纽约的影评人奖,然后是金球奖,然后是奥斯卡奖。东西两岸的影评人奖比较重艺术形式,金球奖和奥斯卡则艺术、制作、商业权衡。每个周末,都是首映,首映,首映,明星们也都忙得不亦乐乎,参加首映之余,上访谈节目,上杂志封面,面对荧光灯微笑,据《纽约时报》报道,连纽约和洛杉矶的美容工业都连带受惠,忙个不停。他们基本上是在纽约与洛杉矶之间飞来飞去,因为美国电影没有在华盛顿国会山首映的可能。倒是有些电影如果白宫有兴趣,可以调看。克林顿是著名的影迷,所以白宫小放映厅曾经很是红火,但那是总统私人和朋友的娱乐,明星也有可能去参加,但是不向媒体开放。倒是克林顿卸任之后,被影评人艾尔伯特请去以影迷身份在电视上聊了一回电影,艾尔伯特大赞其口味广泛,绝非等闲之辈,可获业余段位。至于现在的布什,业余爱好是棒球,所以跟电影业最亲密的一次接触是邀请一部棒球电影的剧组去白宫放映那部棒球电影。

美国电影首映不会在国会山,而且媒体发布会完全是业内的一个活动,外人是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举行。一般是制作宣传方包一酒店,接受采访的明星编导等等住将进去,媒体人员则也按时而来,男主角在101房间,女主角在102房间,导演在103房间,等等,媒体成员则鱼行而入,一点两点三点地排队进去采访,最后再开个集体会议来个集体问答。你可以想见明星导演这一天多累,影片内容制作心得想等等车轱辘话来回说。涉及电影明星生活的喜剧电影《诺丁山》、《美国甜心》里都有反映这种场面的令人发笑的情节。当然,这是影片集中的一次与媒体见面。各媒体此时都知道这电影是怎么回事了,谁谁主演等等,此后才有到各城市去首映。首映之前,还得给各报章杂志电视台的影评人提前放映,这样,影片出来时影评也见报了。

所以,一部电影出来,制作方出来说法,广告有广告的说法,影评人有影评人的说法,第二天则有票房说法。在这些说法里你作为一个消费者按你的口味行事,听谁的你得心中有数。

今年似乎是个电影的高潮年,强片云集。所以就算是卖力宣传,你可想见如果有十部《英雄》级的电影在抢版面,而且也有十部反《英雄》型的电影在那里该干什么干什么,那谁也不会只盯着《英雄》不放了,人民大会堂也可能排不开档期了——所以,要说在中国做电影,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英雄》在中国铺天盖地,美国观众还要等到1月才能与影片见面。这部影片的出品时间有点不前不后,对其在美国的商业发行未必有太大影响,对奥斯卡当然就有些不利了。不过,谁都知道《卧虎藏龙》,人们还记忆犹新,又给一部武侠片颁奖的可能性不大。一般来说,在美国得奥斯卡的影片一般都是参加过其他早前电影界影展,有比较好的口碑,又在北美获得一定票房的电影。《卧虎藏龙》虽然没有在戛纳参赛,却是制片人的一个策略,因为它不想背上“艺术片”的名声搞得到了美国只能在艺术院线上映,但是它又跑到戛纳去亮相,做赛外放映,吊一堆必去戛纳报到的美国记者和影评人胃口,给人留下一个“戛纳有部电影虽然没参赛可是比参赛片好看精彩”的印象。在美国上映时又搞“精英市场推销”,先找各行各业“精英”放专场,比如女性批评家看了说,嗯,这个片子有女权意识。金融台记者看了说,嗯,我以前从来不看动作片没想到这部却这么美,等等等等,回去跟同事议论。总之是宣传策略做得很漂亮。试想美国大众市场对中国武侠片并不熟悉,你怎么砸钱做广告它也摸不找头脑,而各界成功人士从各角度一夸,口耳相传,倒成了气候。

今年金球奖提名的外语片是西班牙的《跟她谈话》、法国的《巴尔扎克和小裁缝》、中国的《英雄》、巴西的《上帝的城市》、德国的《Nowhere in Africa》、墨西哥的《阿玛罗神父之罪》,奥斯卡提名应该也从这些名单中挑选,加上一部《皮诺曹》。《英雄》没有能现在放映并非特例,因为这里面好几部电影现在都还没有公映。现在为观众知道的不过是《跟她谈话》、《皮诺曹》和《阿玛罗神父之罪》。《跟她谈话》属艺术片,有导演阿尔莫多瓦的知名度,《皮诺曹》则有导演加演员贝尼尼的知名度,至于《阿玛罗神父之罪》,则是因为写天主教神父的恋爱情欲故事,在墨西哥闹成了轩然大波,墨西哥的天主教会要求禁放这部电影,同时这部电影在墨西哥创票房纪录。墨西哥电影比起中国电影来宣传费也多不了多少,但是它也动辄有非关电影本身的题外话能当免费宣传。

米拉麦克斯准备为《英雄》配置什么样的宣传药方还不见分晓,它是美国得奖专业户,张艺谋是中国得奖专业户,按说是胜利会师应该有不俗的成绩,可是《卧虎藏龙》是类型片,《英雄》是同类的类型片,这就好像奥斯卡刚给了一部讲罗马角斗士的电影,第二年又来了一部罗马古装大片……不过,奥斯卡总能带动一批类型片的兴起。比如,《红磨坊》的成功已经让音乐歌舞片有卷土重来之势,今年的《芝加哥》让人非常期待。而拍了歌舞片《红磨坊》的导演则要拍古装大片《亚利山大》了,却另有西塞科斯还是哪位大牌也看中了这个题材。

今年的美国电影大片与小片都有些可看之作。大片不外《指环王》、《纽约黑帮》、《芝加哥》,一个是古装幻想片,一个是城市黑帮片,一个是歌舞片,各练各的。小片好评如潮的则有写中西部一退休中老年生活的《关于史密特》;由美国三大女星梅丽尔·斯特里普、妮可基曼、朱丽安·摩尔联袂主演,跟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小说有关的一部电影《The Hours》;有旧瓶装新酒,对美国社会有深刻刻画,且高度风格化的《远不是天堂》;有当红新人斯派克钟斯的新作《改编》,此君作品总能出人不意;有黑人导演斯派克·李的新作《25小时》。还有一部很难卖座但挺有意义的电影,就是格林小说改编的《安静的美国人》,讲美国在越战之前开始介入东南亚地区政治的一段历史。至于《希腊婚礼》、最新007、痞子阿姆的《8英里》、《曼哈顿女佣》等等纯卖座电影,则跟奖项无缘了。所以,有的卖座,有的叫好,有的卖座又叫好,各有各的观众,大家各有各的事干,这样很好。一部《英雄》,又得卖座,又得得奖,又得承担国家民族文化事业的大业,真是够为其所难的,再英雄也得累着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