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乱世的遐想

2003-01-06 14:17 作者:无忌 2002年第51期
凯特•布兰切特出演的《夏洛特•格蕾》,竟然和我的梦境完全吻合。

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在心里挥之不去:如果能在一段堪称乱世的时光里有惊无险地生活一阵子就好了。那段日子,与电影、小说或者古诗里描述的一样:我会流离失所,满心的家仇国恨,和心爱的人分离,生死未卜。还有父母兄弟,也音信全无,就像杜甫的诗句:“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当然,乱世里也不全是倒霉事儿,或许可以吃上不要钱的饭,或许可以去远方生活一段时间——那里最好有一场美丽的患难与共的邂逅等着。不要急着骂我变态,这个憧憬是有前提的,只能是暂时的,只是有惊无险——也就是说,生活的轨迹终究是要回到安定团结、合家欢乐的人间正道上来的。

凯特•布兰切特出演的《夏洛特•格蕾》,竟然和我的梦境完全吻合。

“二战”后期,一个普通的苏格兰姑娘——或许也和我一样,是个文学青年——她在颠簸的火车上读法语版的《红与黑》,后来在人生的许多关头做出的一系列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决定,使我得出这个结论。她本来是在伦敦工作的一个普通文员,因为在法国念过书,被盟军的有关部门发掘出来,短暂的培训之后,成了间谍——多么刺激,空降到法国南部的一个小镇展开革命工作——那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像极了梵高或者毕加索的画。在那里,这个平凡的姑娘有了很多不平凡的经历:见证了敌人和战友的鲜血和死亡,男朋友也因驾驶战斗机失事而身亡。保护过两个犹太小孩,她和敌人斗智斗勇的同时,还想尽办法安抚脆弱的童心。还有法国同事那位脾气古怪但是心地纯真的父亲,她和他成了忘年交——这段交情,使她的小镇日子充满一种和风月无关的温情。说到风月,一个关于乱世的故事,离不开爱情。在长期的共同对敌斗争中,她和她的法国同事之间,产生了深深的、越过同志界限的感情,虽然那位男青年甚至连女孩子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但是他们没有急着表白,因为革命还没有成功,也因为命运太莫测了,而爱情也同样前途未卜。

后来,是不得已的分离。战争结束了,回到伦敦的夏洛特得知以前的男朋友原来并没有牺牲,和爱人劫后重逢,她说出的话却是:“我已经不能回头了。”穿过英吉利海峡,穿过紫色鸢尾花盛开的原野,她回到了往事堆积的小镇,抱着朝思暮想的那副肩膀,任眼泪放纵,在他耳边说:“一直想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夏洛特•格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