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最佳唱片是……

2003-01-03 14:35 作者:王晓峰 2002年第3期
每到岁末年初,欧美音乐媒体都会先后端出一道传统菜——年度最佳唱片评选。用简洁直接的方式来总结一下过去一年值得记住的唱片,翻看这段时间的报刊,“年度专辑”、“年度最佳唱片”的标题不时从字里行间跳出。

鲍勃·迪伦

每到岁末年初,欧美音乐媒体都会先后端出一道传统菜——年度最佳唱片评选。用简洁直接的方式来总结一下过去一年值得记住的唱片,翻看这段时间的报刊,“年度专辑”、“年度最佳唱片”的标题不时从字里行间跳出。

搞年终评选始作俑者是英国老牌报纸《新音乐快报》,他们从1952年便开始评选年度最佳歌曲(那时候因为唱片播放时间太短,还没有专辑),之后,每一本新音乐杂志创刊,到年终都会搞一个类似的评选。

最初,媒体对这种评选非常在意,因为它代表一个媒体的评判标准,评选结果会让人看出媒体审美取向和档次,所以评选过程非常认真。同样,读者、歌迷、唱片公司和歌手也都非常在意,虽然这是民间行为,但大小也是一份荣耀,所以在某段时间,一些唱片封面都会贴上一小块“膏药”,上面一行小字:“××杂志年度最佳唱片。”很多时候,这些评选结果成了唱片公司的宣传点。

结果,音乐杂志越来越多,这类评选一多就开始滥大街。年度评选从一种严肃认真的工作变成媒体的选题操作,成了一种商业行为,权威性和影响力也就越来越弱。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唱片公司在意这些评选了,年度评选也成了媒体自娱自乐的游戏。

最近看到国外媒体对年度唱片的评选结果,发现动静越来越大。《公告牌》杂志发动他们在全世界各地的编辑每人列出一个“年度十大”,同时还发动24位摇滚歌星列举出他们心目中的“年度十大唱片”。结果,不仅这些歌星的评选结果和编辑的结果大相径庭,而且苏珊•维加、P-Nut、Lit三个人干脆把自己去年出版的唱片列到“十大专辑”中。而著名摇滚女歌星琼•杰特干脆评选了一个“十大经典”,从70年代到90年代出版的唱片中随便挑出10张经典唱片。我们可以想象,杰特现在正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而随手从唱片架上取出10张唱片交给了《公告牌》杂志编辑。还有一个有趣现象,不论是摇滚歌星还是杂志社编辑,列出的唱片五花八门,粗略统计一下,列入“最佳唱片”行列的已超过700张。《公告牌》自己的解释是,过去一年非同寻常,所以,在年终评选中尽可能轻松一些。言外之意,大家不要太较真,美国人去年够倒霉的了。人们不再重视评选的权威性,而是像民意测验答卷一样把这些结果罗列出来,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参与。“那就是,直到我们真正认识到音乐的力量,连同我们与朋友、家庭和时代,音乐被证明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良药。”《公告牌》的编辑说。

当然,把评选和整个美国人心情联系在一起的杂志只有《公告牌》一家,大部分杂志的评选还是比较严肃的,所以,像《滚石》、《旋转》、《CMJ》、《发片》等杂志按自己的标准评出了一个最佳名单。《滚石》曾经作为一本“反映摇滚乐和青少年文化”的杂志,如今已变得越来越老气横秋,他们一直迷恋鲍勃•迪伦、斯普林斯廷或约翰•梅伦坎普的时代。去年,米克•贾格尔的新专辑惨遭滑铁卢,但《滚石》就给唱片打了5颗星(《滚石》很久没有给一张唱片打5颗星了),而且打星人就是《滚石》杂志创办人詹恩•温纳。而当年“涅磐”出版那张划时代意义的专辑《别介意》,《滚石》只给打了3颗星。所以,《滚石》评选的结果基本上以中老年为主,但不可思议的是,第一名不是贾格尔的《女神莅临》,而是迪伦的《爱与窃贼》,《女神莅临》只名列第二。可见,即便是老牌的《滚石》,也能拧出水分来。《旋转》作为一本一直关注独立、地下音乐的杂志,评选角度绝对不能和《滚石》一样,第一名是一支朋克噪音金属乐队“死机系统”,但是他们评选出的20张最佳专辑中,也有6张和《滚石》的一样。《旋转》评选唱片向来是大胆的,比如2000年,他们就把年度最佳专辑的第一名送给了Napster。而英国媒体在评选上向来比较注重新生力量和独立另类音乐,但凡在过去一年有点成就的新人,都会进入“年度50张最佳唱片”,比如《Q》和《新音乐快报》,在90年代后期基本上围绕新人和独立音乐来评选。英国媒体在地区选择上相对比较客观一些,所以,不管是美国还是其他国家,只要他们认为优秀,都可以列到最佳。所以,50张最佳唱片中,有一半可能不是英国本土的。甚至朱哲琴的《阿姐鼓》也曾进入他们的最佳唱片行列。不过,这50张“最佳”,有一多半你可以随手扔进垃圾桶里。

在去年各种年度最佳专辑评选中,最大赢家有两个:一个是鲍勃·迪伦,一个是摇滚新秀“运气”,包括《滚石》、《纽约客》、《旋转》等著名杂志年度最佳名单中都能看到这两个名字。前者作为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已经有4年没出新专辑,人们快望穿秋水了,新专辑《爱与窃贼》又回归到根源布鲁斯和乡村音乐中,这正合美国人的口味,所以,选入最佳唱片理所当然。而“运气”则是刚冒头的无名之辈,去年的处女作《真是那样?》被英美两岸媒体捧上了天外天,他们的音乐有点怀旧,歌词挺有趣,勾起人们对70年代美国朋克音乐的回忆,仅仅如此,好评如巨浪滔天。但是所有乐评人在评论他们的专辑时都会用到一个词汇:hype——被宣传夸大的噱头。在任何一个最佳名单中,如果没有“运气”的名字,那这个结果就会有点不权威。不过,根据以往经验,一旦哪个人被hype到这份上,那离死也不远了,传媒就是这么可怕。那些因提前预支成功和荣耀而倒下的人有:阿拉尼斯•莫里塞特、劳林•希尔、贝克等,“运气”离这个名单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

如今,年度最佳唱片评选更像是一个游戏,国内有些媒体也在仿效这个形式在年底搞一些所谓年度十大专辑评选活动,我也有幸被邀请参加了两次,但不幸的是,每次我都凑不出10张专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