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理想国的货币

2003-01-03 12:45 作者:王星 2002年第3期

作为《冻结的欲望:质询金钱的意义》(Frozen Desire: An Inquiry into the Meaning of Money)一书的作者,英国经济学家詹姆斯•布坎(James Buchan)应该算得上货币问题上的一名专家。2002年元旦欧元即将正式“诞生”之际,布坎为《金融时报》撰写的一篇有关欧元的文章是以这样的文字开始:“于本周二降临地球的这种被命名为‘欧元’的硬币与钞票是迄今为止一直生活在理想国中的一种货币。每个人一生中都会偶尔一两次忽然想到以哲学的眼光看待‘金钱’这种与传说中的独角兽或其他怪物没有什么两样的,只存在于精神中的实体;而眼下就是这种时刻。”接着布坎以亚里士多德为起点,用休谟、伏尔泰和另外几位几个世纪前的英国经济学家作过渡,最后引出了叔本华的话:“现代形式的金钱是一种抽象的快乐。”

按照布坎的解释,叔本华的意思是:金钱代表了所有能给我们带来快乐的东西,而同时又不使自己局限于其中某一种。但布坎相信欧元对于欧元区的居民的意义远不止于此:“欧元同时代表了抽象的欧洲。这是一个剥去了那些特殊化的、因国别而异的、无关重要甚或是有时使人尴尬的特征的欧洲;一个没有了英国的足球、意大利的电视、德国的议会辩论、法国的流行音乐以及荷兰的男装的欧洲。”

目前在欧洲大概也只有英国的经济学家有闲心叼着雪茄从哲学意义上研究欧元。真正住在欧元区里的人现在面临的是洗衣机、洗涤剂、牛肉之类比叔本华具体得多的问题。洗衣机的问题是:欧洲部分国家使用的洗衣机转速比其他国家洗衣机的转速要快。据欧洲电器零售连锁店Dixon的负责人介绍:“这主要是气候的原因。干燥、炎热的国家里使用的洗衣机转速远低于相对寒冷、潮湿的国家里的洗衣机转速,所以这些国家的洗衣机就便宜得多。在西班牙销售的洗衣机转速平均每分钟600转,而在后一类国家销售的洗衣机转速一般都在每分钟1200转左右。”从理论上讲,统一的货币应该使欧元区市场类似于美国这样地域广阔的国家;在更高的价格透明度影响下,厂家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而欧洲各地商品的价格也将逐渐趋于最低价的水平。然而现实中没有几个欧元区的经济学家指望这种情况会很快发生,理由就是诸如洗衣机这样的问题:在商品本身的性能就很难比较的情况下,欧洲的普通消费者如何分辨其中的价格差异?

欧洲厂商的处境从洗涤剂的问题中可以更明显看出来。在美国,洗衣粉几乎是大红盒子包装的“Tide”一统天下,而欧洲有影响的洗衣粉品牌据说比欧洲的国家数目还多。在欧洲,即便是包装和商标一样的洗衣粉,包装盒里的产品也会因销售国家的不同而不同。以有英国与荷兰背景的日用化工品制造商Unilever为例,他们销往英国的Persil洗涤剂使用的原材料就比销往法国的同样产品高一个档次。对欧洲其他国家来说,情况甚至更复杂一些,因为在这些国家销售的Peril洗涤剂实际上是由一个完全不同的厂商——德国的Henkel公司生产的。Henkel公司的做法是:将洗涤剂的配方根据出售国国情进行调整。Henkel的负责人称:“欧洲南部国家的污渍与斯堪的那维亚半岛国家的污渍完全不同。因为他们吃的根本不是同一种食物。”

牛肉问题代表的实际上是使用欧元以前欧洲各国同类商品或服务价格不同的问题。法国《传播》杂志在2001年年底进行过一次调查,结果发现:一公斤牛肉在巴黎价值15欧元,在阿姆斯特丹价值21欧元,而在马德里只要9.90欧元。在都柏林或布鲁塞尔上一趟电影院需要8欧元,在雅典看同一部电影却只要5.90欧元。购买一剂阿司匹林在雅典是3.70欧元,但到了罗马或柏林就要花12.90欧元。欧元正式诞生后,各欧元国间物价差异的问题变得更加现实。现在已经有人统计出来:最便宜的麦当劳“巨无霸”是在希腊,只要2.11欧元,而一份同样的午餐到了布鲁塞尔就会升到2.95欧元。据麦当劳法国分部的负责人解释:麦当劳的汉堡包在海牙之类城市的售价会比在法国或意大利的一些城市贵得多是当地人饮食习惯造成的:因为北欧人向来不情愿在吃饭问题上多花钱,所以麦当劳必须把每餐必备的“头道菜”的价格定高一些。可以想象,与欧元有关的高层决策人物也不会情愿承认这一物价问题。欧洲中央银行的行长杜森伯格在欧元诞生的第四天对报界满意地表示:他到麦当劳买了一个“巨无霸”和一杯草莓奶昔,总共花了4.45欧元;这和他一周前用马克购买的价钱是完全一样的。不仅如此,杜森伯格还高兴地发现他以前要花7法郎购买的《费加罗报》现在的售价是1欧元,只相当于6.56法郎。不过,针对后一件事几乎马上就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这是因为杜森伯格没有去看看《费加罗报》的死对头《解放报》。

布坎在他那篇几乎是洋洋万言的有关金钱的哲学思考的文章临近尾声时预言:“欧元钞票与硬币本身仍会继续回应呼吁统一的微弱呼声,但人们很快会对此置若罔闻,只记住欧元承载的和其他所有现代货币一样的价值信息:票面上的数字。”文章的结尾甚至更加暗淡,“在金钱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东西是独特的、与众不同的、恒久的、稳定的甚或是重要的;甚至连金钱本身也不是这样。欧元的降临给人们一个庆祝的理由,但正是由于前面这些原因,这种庆祝也多少显得有些陈腐乏味。”

说到“庆祝”,其实没有什么,不过是在取款机前排排队,或者是从电视里看看那些记者如何用欧元和法郎换算的问题刁难议员。各种与欧元有关的大小天灾人祸倒是不少。“新桥”因为是巴黎最古老的桥梁而且正好有12个桥拱象征着欧元区的12个国家而被用作“欧元桥”,在2002年元旦前夕以代表欧洲的蓝色彩灯装饰一新。这套彩灯原本准备一直挂到2002年1月7日,却因塞纳河的突然涨水而只风光了一夜。2001年11月23日意大利罗马的一家银行里就有价值约25万美元的欧元被歹徒抢劫,新年过后又轮到了法国巴黎的中国银行,这次的数目是40万欧元。虽然以法国与意大利向来的犯罪数据来看这两次事件算不上特大案件,但毕竟是沾上了“欧元”。意大利对欧元的态度一直很让欧元区其他国家恼火,然而据说发第一笔欧元横财的就是意大利的皮具商:他们适时地推出了一大批适合数量多而且面值大的欧元硬币的新式钱包。不过,以布坎那样的忧患眼光来看,最终会因为欧元吃亏的也是意大利人。意大利里拉从来以数目大闻名。意大利的教育与科研部门一直认为,所谓的里拉的“后三位数”对于帮助中小学生熟悉高位数字以及开发他们的数学潜能大有益处。改用欧元以后,意大利人的这种“优势”将不复存在。但再想一想其实这也无所谓:估计理想国里也不需要数学家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