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拔牙泪史

2003-01-02 14:03 作者:田川 2002年第5期
东邻倭国满街挂着“齿”的幡牌,小小牙医,招摇过市,其腾达者能进国会咨政议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非他科能媲。刚到那儿的中国人,常凑在一起纳闷:以国人的杂食,满街却难见一个牙医.日本人吃的那么少、那么淡,坏牙的怎么那么多?有人说,可能日本水质不好;有人说:这叫文明,牙到坏时方恨“少”(诊所少):甭管你用不用,先预备着。

东邻倭国满街挂着“齿”的幡牌,小小牙医,招摇过市,其腾达者能进国会咨政议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非他科能媲。刚到那儿的中国人,常凑在一起纳闷:以国人的杂食,满街却难见一个牙医.日本人吃的那么少、那么淡,坏牙的怎么那么多?有人说,可能日本水质不好;有人说:这叫文明,牙到坏时方恨“少”(诊所少):甭管你用不用,先预备着。

最近,我们的牙科也出息起来了,越来越多“齿”的招牌现街,“唇亡齿寒”者、“咬牙切齿”者奔走相告:“终于与世界接轨了。”

我的一位朋友虽然烟、酒、糖、茶、不刷牙“五毒俱全”,但牙根一直还稳,咀嚼也没有什么困难,只是黑,笑起来支离破碎,有一种汉奸感。我的另一位大夫朋友恰好得风气之先,开了牙科诊所,难得顾客光临(中国人还不能理解“看牙”是很文明的),于是邀熟人去捧场,一律免费。这位朋友一听“免费”两字,不由自主地去了。果然好,这里不仅有一台刚刚进口的德国洗牙机,还有一位妙龄女护士。他后来露出一口连贯的白牙,向我形容那种“妙处”:“长这么大,我就小时候找不着家时哭过一会。那天我真哭了:疼呀!满嘴是血,太惨了,那女的真下得去手。”

牙毕竟白了,而且不花钱,看来这痛苦还值得。

不料,半年后,洁白的牙胎上又恢复了黑,连形状都和原来一样了。不仅如此,本来实在的牙根经过这翻周折,也松动起来,遇到带壳的食物竟也开始犹豫。逐渐的,很“文明”地喊起“牙疼”来。

不再去恬不知“齿”的小诊所了。这次去了一家大医院。

早上5点半就去排队,挂了50多号,坐在长椅上先睡了一觉,睡醒了一问,才到20多号,牙科就是慢。百无聊赖间,看见手边墙上挂着一册鼻涕青色的意见簿,摘下来看,洋洋洒洒一大本都写满了,看来牙科的患者是最无聊的,仍饶有兴味地看。本上有人建议:医院应该在楼道里装上闭路电视,播放大片,使等号的时间不至于如此无聊难过。还有人建议:候诊室为什么不能预备一些小吃供患者品尝呢?每条意见下照例都有医院大夫的回复。这条下的回复是:你先把牙治好了,再提小吃吧!

我的朋友被拔去了五颗牙,新牙据说是什么烤瓷的,贵得惊人,大夫轻蔑地说:“可能不会再黑了。”我的朋友很满意。现在他和我们说话,总刻意露出那一口厕所马桶白瓷砖似的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