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酷哥与苦哥

2003-01-02 13:58 作者:何冬梅 2002年第5期

酷哥6年前从台湾来京,刚到时张口闭口你们大陆妹,他的优越感激怒了我,我称他为台岛渔民兼外地老冒。这个老冒现在以北京人自居,并且庆幸自己来对了大陆。酷哥学的是珠宝设计,所以打扮自己也是衣不惊人死不休,已入不惑之年脸上却找不出一丝褶子,他嘲笑说同年龄的男士们总是腋下夹着干部包包把自己搞得很老土的样子。酷哥说男不娶艺女不嫁医,可他这个艺却娶了个医,搞医的老婆经常语惊四座,比如“什么男人女人,在我眼里他们通通是器官”。我们额手相庆冤家总算找到对头了。

酷哥不堪忍受老婆的折磨,整天用蜡笔小新的腔调跟女人们调情。酷哥说男人爱坏女人为的是征服,女人爱坏男人为的是改变。他的偷情秘诀是每两个月更换一个女人,一是有新鲜感可保持创作的激情与源泉,二是安全性高被捉的几率较低。但频繁地更换女人,也是要以学习为基础的,他从她们身上学会了美容化妆烹调等技巧,而他也反过来教她们如何笼络与俘获男人的心,并鼓励她们去寻找新的情人。他和女人们宛如鱼与水一般相欢。生活中的女人还不能满足酷哥的需求,偶尔还要拜访A片中的女主角们,他可以用快慢镜头翻来覆去地观察她们的风情万种,而不必担心片中的女人们烦他。酷哥的另一爱好是旅游,这个情结源自他的石油大亨朋友,这个朋友一直不可一世,直到某日坐在金字塔下才发觉自己跟千年前的埃及人民相比就像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旅游能够得道的观点感染了酷哥。酷哥曾经看一个法国女人用整整三个半小时独自用餐,而他则用同样的时间冒雨买票为的是一睹蒙娜丽莎的微笑。酷哥说要逛遍世界不同的地方感受各式各样的人生,在他濒临死亡,脑海里倒放一生的快速镜头时才能了无遗憾。

苦哥与酷哥年纪相仿,但笑起来脸上像一朵盛开的菊花。白发点点又高又瘦,走起路来酷似一只寂寞的大火鸡,这个火鸡整日衣衫不整,谁也不信从Benz车上能走下来这样一个凌乱不堪的男人。苦哥曾经娶过北京和上海的两位老婆,最终的结局就是离异。苦哥是某大通讯器材公司的总代理,这个空中飞人经常靠在办公室的门框边匆匆吞咽着外卖,然后来不及喝一口水就急着往机场赶。

苦哥喜欢自己给自己制造困难然后再去克服,并且能从中找到生活的乐趣与满足。他对生活质量的要求接近于清教徒,苦行僧般的日子让别人视为畏途,他却全然不觉。这个挣钱机器拼命透支体力与精力,在身体实在顶不住的时候就大把地嚼西洋参。苦哥也养女人,然后女人再去养别人,他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实在管不了那么多。偶尔也去找女人,但完全是饿了要进饭馆渴了要进冷饮店一样的感觉,简单而且直接。苦哥的一大爱好是摄影,尤其迷恋静物摄影。但他最欣赏的却是那个在外型上有点与他类似的凯文·卡特。那个因1993年在苏丹拍下“饥饿的女孩”而获普利策摄影奖的南非记者,但光彩耀人的花环却在16个月后变成自杀的凶兆,这个人留下的纸条说,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其实苦哥的心有时候深若古井,只是没人探得罢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