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物图案”

2003-01-02 13:56 作者:八斤 2002年第5期
我的堂姐是在她上中学时跟全家去美国定居的。她写回来的一封信里曾经提到过一件事:在那边和她坐同桌的是一个她很讨厌的美国女孩,名叫Sandra;一天那个女孩非要我堂姐帮她用汉语写出她的名字,我堂姐想了想就随笔写了个“三爪”交给她。

我的堂姐是在她上中学时跟全家去美国定居的。她写回来的一封信里曾经提到过一件事:在那边和她坐同桌的是一个她很讨厌的美国女孩,名叫Sandra;一天那个女孩非要我堂姐帮她用汉语写出她的名字,我堂姐想了想就随笔写了个“三爪”交给她。

我自己到巴黎之后才发现:在街头摆摊给法国人写中文名字还真是件好买卖。10法郎写一个名字;只要你知道把“Alexandre”写成“亚历山大”就行,至于“亚”字的两点是否齐全或是不是都在它们该在的位置都无所谓。小学时上书法课是一件对我和我的书法老师来说都很痛苦的事,但现在看来我的那两笔字如果摆上这里的地摊也能算很有点功力。

也有可以用汉字赚钱的更高级的买卖。印着“搏”字的陶瓷缸子在国内如今显然是不太好卖,在这里却可以摆在高级商场的货架上,标价上百法郎。时装上汉字可以派用场的地方更多。如果你身穿一件在前胸印着硕大红色“美”字的黑袍在北京的街头晃荡,很有点找揍的架势,但在巴黎穿这却正应上了潮流。印着“龙”、“东方龙”、“功夫”的运动衣自然屡见不鲜,不过在女式毛衣后摆绣个“气”字甚或是在毛衣当胸处绣个“练武场”应该算是比较新颖的创造。这里有个休闲品牌原名叫“JennyFer”,不知是请教了那位大仙给自己写了个“简妮梵”的中文名,还自豪地把这几个很“见你烦”的中文字印在自己产品的各个地方。不过这些还都是能看明白的,另外一些就颇有些玄机了。有件衣服的背后绣了条龙,龙的左边绣个“法”字,右边绣个“供”字。另一件异曲同工的衣服背后则绣着硕大的“色爱法”。最让我看不明白的是一条裤子,那上面印着一行“羊重乐”。

后来看见的一件上衣让我有点明白这些古怪汉字的来历。那是一个很有些名气的女装品牌,黑色上衣的胸口绣着祥龙与双喜字图案,双喜下面配的字是“物图案”;想必是设计师当时正好得到了一本中国出的《动物图案》,于是就把书里几个最有中国特色的图案和封面上的几个汉字捏合在一起用上了。

见识过了这些洋相当然会回来检查一下自己衣服上印的洋文。好在我的衣服上印字的本来就不多,但这也未必就能保证我幸免。当年我堂姐去美国前北京正时髦Nike,到那边后没多久她就写信回来报告说:Nike在这边算不上“十毛”的牌子,顶多也就值“六七毛”。如今她已经在那边嫁了人,早就不屑于讨论Nike值多少了。我出来之前北京最热闹的东西之一是“宜家”,而巴黎的“宜家”不过是机场路边一家偏僻的商场。领教过那些洋人的汉字后,我没敢再对两地的“宜家”多做比较:很可能我不过是看见了“力物图案”,连整个“动”字都还没认全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