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极端环保主义的大火

2002-12-30 17:27 作者:吴鑫 2002年第2期
青少年故意纵火是目前见诸于媒体的关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起因的最多的一种说法,然而,那些在大火中遭受真正损失的人却把目光对准了那些环境保护的狂热分子——

受灾的居民还在灭火

青少年故意纵火是目前见诸于媒体的关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起因的最多的一种说法,然而,那些在大火中遭受真正损失的人却把目光对准了那些环境保护的狂热分子——

100万公顷和考拉

“还能闻见烟的味道,不过比昨天好多了。”2002年1月4日,当记者通过越洋电话采访澳大利亚森林大火的影响时,家住悉尼北区的史密斯太太说,“幸运的是,我的哮喘病没有复发”。史密斯太太是从上海到澳大利亚工作的王小姐的房东。王小姐在电话中说,前些天,市区的购物中心和办公楼都能闻见烟味,而且能见度很低,悉尼歌剧院都看不见了,家里的地板上每天都有一层灰。

“对大多数市区居民的生活影响并不大。”默多克新闻集团(中国)的财务和行政总监李映红先生告诉记者,尽管他已经回到了北京,但森林大火的消息传来,他同过去在悉尼的朋友进行了多方联系,他们都说工作生活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我一开始甚至不知道森林大火的消息。”澳大利亚国际信贷公司亚洲市场总经理蒋文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圣诞节前一天傍晚,我们在清理花园的时候,看见西部的晚霞异常美丽,也没有多想。平时工作忙,没怎么看电视。隔了两天,去一个教友家聚餐时候才知道。后来想到我们家院子里的确出现过一些黑色烧焦的树叶,而那片晚霞也是大火映照出的。”他在悉尼西北部的家距离主火区——蓝山只有大约10公里。

截至记者发稿时,新南威尔士州的森林大火已经持续了14天。新南威尔士州州长卡尔1月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火灾面积已经达到50万公顷。

“澳大利亚牧场多、人少,一旦发现火情,火灾不好控制。”中国林业大学火灾扑救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乔启宇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估计火势蔓延,突破100万公顷的可能很大。这次大火是澳大利亚自1983年来最严重的火灾。”

另一个关注焦点是生态方面,尤其是澳大利亚国宝——考拉的生存问题。野生动物保护专家说,森林大火可能已经使数千只考拉丧生,15年以后才有可能恢复到现在数量。“考拉容易受伤害,因为他们移动慢。通常在考拉逃离前,大火已经吞噬了整棵树。”“它们能做的只是爬到树顶,将身体蜷成球状,把敏感部位如鼻子、耳朵和眼睛遮住。”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的首席生态学家接受采访时说,“最后,他们通常都会在凶猛大火造成的呼吸困难中丧生。”

纵火少年

新南威尔士州消防局长科普博说,有些林火是因为闪电,有些则是人们故意点火造成的。警方相信悉尼的100处林火有近一半是被人纵火引起的,并因此成立了一个35人的调查小组来抓获纵火嫌疑犯。纵火案调查小组组长荣科克说,所有嫌犯一旦被证明有罪将受到法律制裁。

据法新社报道,迄今为止已有25人因涉嫌在此次森林火灾中纵火而被捕,其中有16名未成年人,大的16岁,小的9岁。悉尼小报《每日电讯报》1月3日的头版打上“黑色圣诞火患——21头魔王”的醒目标题,并刊登了当时逮捕的21个被捕嫌疑人的黑色轮廓头像。《悉尼先驱晨报》也在当天的社论中抨击纵火者,说他们的“荒诞”行为是“失去理性”和“凶残”的。一位悉尼郊区的读者来信说:“澳大利亚没有死刑,我们无法有效对付纵火犯。我建议在悉尼动物园放置特制牢笼,把他们终生关在里头。笼子上的牌子应该写上‘澳大利亚叛徒,请勿喂养’的字眼。”

有人认为,纵火可能与房地产开发有关,但更多人反对这种联系。“这个问题与社会体系没有关系,他们(纵火少年)纯粹是在无聊状态中寻找刺激。”曾经在国内一家青年报社任职,目前经常给澳大利亚一些媒体写专栏的蒋文胜说,“不过,影响是严重的。故意纵火者让人们增加了恐惧感,因为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下手。”

在澳大利亚,纵火者一旦被定罪将面对最长14年的监禁。新南威尔士政府1月4日宣布了一系列新措施,惩罚未成年的纵火犯。在新条例下,未成年纵火犯必须跟林火受害者见面,并到医院探访火患伤者。他们也必须协助清理火灾现场。据英国《卫报》报道,新南威尔士州州长卡尔说:“我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将他们送到青少年监狱并不一定是件好事儿,让他们在清理火灾现场时鼻尖能擦上灰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极端环保主义者

然而,一些居民和政治家们指出,政府过于强调这些纵火少年的作用,是想借此转移公众对政府在这次森林大火中所负责任的注意力。因为如果说起火有这些少年的作用,那么火势如此失控,政府则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备受批评的是国家公园、动植物保护局和其他一些立法机构,它们被指责受狂热的环境保护主义操纵,忽略公众利益。

1月2日晚,住在悉尼以南200公里的南部海岸著名度假景点萨塞克斯水湾附近的雷·路坎在大火中失去了自己的家。就像其他在过去十几天中看到自己的房子在大火和浓烟中消失的澳大利亚人一样,他谴责当地政府以环保为由,阻止他清除房屋周围的植被以保留足够的防火隔离带。

路坎先生告诉《泰晤士报》记者:“在澳大利亚,砍伐3米以上的树必须要报批。”蒋文胜在电话里向记者抱怨,这次大火爆发后,连救火部门都在埋怨一些规定过于死板。比如,他们想在大火侵袭一个地方之前提前烧出一片空地,隔离大火,但需要一级一级审批,最后反而来不及隔离。

“对于森林防火来说,隔离带是必要的。防火隔离带一般可以利用河流、道路,或通过维持生土带(裸露土壤)或者种植不易燃烧的树木带。”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林业大学前校长沈国舫向记者介绍,“居民房屋周围,一定宽度的防火隔离带也是必要的。”

“计划烧除(prescribed burning)对于减少森林大火的发生具很大作用。“乔启宇告诉记者,”树林里有很多枯枝落叶,经历了常年的堆积,都是火灾隐患。一般来说,4至7年就要进行烧除。澳大利亚的森林中,90%以上是桉树,这种澳大利亚特有的树种耐旱、速生,但枝干和叶子含水分少,分泌易燃油脂。因此,计划烧除的时间间隔应该更短一些。”

“由于计划烧除火势比较小,并不燃烧树木本身,不会对生态造成很大的影响。”乔启宇说。不过,计划烧除需要根据气候条件,比如湿度、温度和风速来有规则进行。

“计划烧除在操作上还是有一定难度。有时候不好控制。”沈国舫说,“但是,周期性清除枯枝落叶等有形可燃物和易燃物对森林防火十分必要。”

“应该说,计划烧除并不能将火灾发生的可能完全消除,但火势至少不会很容易失控,这次澳大利亚的大火显然是失控了。”乔启宇说。

大多数欧洲国家,比如挪威、芬兰、德国等主要依靠地面力量来灭火。这是因为林区内部道路网比较密集,一旦发生火情,经过定位之后,各种消防车和水泵可以进入灭火。但在北美,尤其是美国和加拿大一般都是空中灭火为主,具有反应时间短、不受地形限制等优点。
“环境保护的极端主义者不允许对环境进行任何人为行动,我认为是不合理的。”沈国舫说,“事实上,从森林的合理经营的角度来说,不一定所有的人为行动都会对生态造成不良影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下台前,美国通过了一项法案,在2/3的国有森林中不允许修建道路,事实上等于不能有道路作为防火隔离带,一旦发生大火,且不论火势的蔓延,扑救工作都会受到影响,消防车开不进去,只能仰仗空中灭火。”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