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巴黎圣母院》的经济账

2002-12-30 18:50 作者:凌霜华 2002年第51期
穿着雪白衬衫、灰色及膝裙的胡敬云说:“这部戏是给白领看的。中国白领。”这部戏指的是从法国引进的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它的海报已经贴满每个地铁站的入口。作为引进者——歌华太阳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胡敬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把演出时间安排在圣诞前夜,这时候在北京的外国人大多回家了,目的就是让更多中国观众看到这部戏。

音乐剧《巴黎圣母院》中的四位主人公

穿着雪白衬衫、灰色及膝裙的胡敬云说:“这部戏是给白领看的。中国白领。”这部戏指的是从法国引进的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它的海报已经贴满每个地铁站的入口。作为引进者——歌华太阳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胡敬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把演出时间安排在圣诞前夜,这时候在北京的外国人大多回家了,目的就是让更多中国观众看到这部戏。

《巴黎圣母院》是北京市场上引进的最大型的音乐剧,也是“歌华太阳”今年的压轴大戏,引进它花费了近千万。

音乐剧是一个暴利行业。《泰坦尼克号》是历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收入达10亿美元,而音乐剧《歌剧院的幽灵》在1997年的票房收入就已经是它的2.7倍。好莱坞的任意一部电影,只要有“二汤”(克鲁斯与汉克斯)级别的人物出马,制作费就不会低于1亿美元;而音乐剧《巴黎圣母院》的原始投入只有400多万美元,这在音乐剧中绝对是重量级的投资。和电影一样,音乐剧也有相关的产品,DVD、录像带、唱片,虽然胡敬云在中国看到的都是盗版。

但是在中国上演的音乐剧很少收回成本。除了早年的《搭错车》、《芳草心》因为投资极少以外,近年无论是成方圆夫妇自筹资金的《音乐之声》,还是文化部投资400万元的西部题材的《香格里拉》,结果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光道具就运了100吨,动用了海陆空手段的胡敬云很怕看到相同的一幕。她本身并不懂音乐剧,但是比较过《巴黎圣母院》和百老汇的歌舞剧后,她以直觉选择了前者。“百老汇的音乐剧更为歌剧化,而这部戏里的歌曲更容易流行。”虽然在开会时有人质疑,用法语演的《巴黎圣母院》是不是没有英语剧目对中国观众更有亲和力,胡敬云马上提出了用大屏幕中文字幕的办法。

胡敬云自己也不知道观众的兴趣点,“中国的演出市场毫无规律所循”。她并不回避自己的失误。4月,她组织了两场经典回顾演出,原以为童安格、潘美辰、姜育恒会唤起有实力的中年人的兴趣,但同时另一场周杰伦演唱会呼啸而来。“我以为有很多观众和我爱好差不多。却没有估计到低年龄段观众的惊人购买力。实际上这两场演出只是大致持平,但持平对我们而言就是赔钱了。”

对于《巴黎圣母院》,胡敬云准备冒50%的风险,她承认风险高却回报惊喜的投资令她更有成就感。但生意人总是会很仔细的。这次演出的地点人民大会堂显然不是歌舞演出的最佳场所,但是它够大,“我要尽量多地卖票,票价又要适应北京市场,只能选在这里,我相信不会影响艺术上的效果”。胡敬云说。这个容纳万人的庞然大物是普通音乐厅容量的5~10倍。同时,胡敬云在前期宣传上投入了15%,国外演出商会投入20%~30%,“中国人就是要少花钱,多办事”。

在确定引进后,胡敬云开始了压力之旅,她在谈话中屡次提到“市场压力”这个词。“本来法国方面要求引进10场,但是我不敢,于是变成了5场”。其实我们知道的音乐剧的关键词不仅是以在百老汇演出为荣的费翔,或是科普级的《西区故事》。张学友在事业最低谷的阶段就是靠音乐剧《雪狼湖》咸鱼翻生,在香港连演了43场,顺带还让快生孩子的林忆莲风光了一把。凡是嗓子好的台湾地区歌手,邓丽君、蔡琴、万芳,都曾经长期泡在音乐剧舞台。

胡敬云站在商人的立场,表示很难在短期内考虑投资本土的音乐剧,她也不认为投资三四百万元人民币的音乐剧会有市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