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给你点儿毒药尝尝?

2002-12-30 14:23 作者:鲁伊 2002年第51期
热爱八卦的心理大约中外皆然,像12月12日刚刚审结的“美国丽人谋杀案”,虽然大一点的媒体撑着架子,但美国的花边小报和网上的讨论组却是热火朝天的另一番景象。26岁的毒物学家克里斯汀•罗斯,用小说中的套话说就是“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用某种麻醉剂杀死了自己沾花惹草的丈夫,然后又仿效《美国丽人》中的情节,在丈夫的尸体周围放满红玫瑰……

希腊和其他国家的绿色和平组织在雅典海边的垃圾站张贴巨大标语,提醒人们二恶英的危害性

毒物学家说,小剂量的二恶英、砒霜、汞、氡乃至辐射会对人的健康有益

热爱八卦的心理大约中外皆然,像12月12日刚刚审结的“美国丽人谋杀案”,虽然大一点的媒体撑着架子,但美国的花边小报和网上的讨论组却是热火朝天的另一番景象。26岁的毒物学家克里斯汀•罗斯,用小说中的套话说就是“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用某种麻醉剂杀死了自己沾花惹草的丈夫,然后又仿效《美国丽人》中的情节,在丈夫的尸体周围放满红玫瑰……

据说罗斯用来谋杀亲夫的麻醉剂足以“杀死10头大象”,这当然和我们要讨论的话题略有偏差。我们这里要说的是,假如你也有这么一个漂亮的毒物学家老婆,假如你自问还没做什么亏心事,假如某一天你的老婆殷勤的给你端来一杯含有二恶英(dioxin)或是砒霜的奶粉,你大可不必急着拨打110报警——她可能只是像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主流毒物学家一样,刚刚改信了“激效”理论,想要让你更健康、更长寿一些。

激效(hormesis)这个词说来拗口,讲到它的另一个同源词,激素(hormone),可能大家就不陌生了。两个词都源自希腊文中形容兴奋的词根hormo。不过,同激素所能引起的兴奋不同,激效的兴奋作用有点让人心惊胆战——因为它是由砒霜之类的有毒物质所引起的兴奋。

虽然罗马的历史学家就记载过亚细亚地区某国王日常服用小剂量砒霜以增强自己对毒物的抵抗能力,从而免遭暗杀的故事,但即使是激效理论最狂热的拥护者,也只能将它的历史追溯到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药理学家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这位名医宣称:“所有的事物都是毒药,没有什么不带有毒性。剂量的多少决定它是否成为毒药。”到了19世纪初,德国的精神病学家鲁道夫•阿恩特和药理学家雨果•舒尔茨通过各自的试验得出了著名的阿恩特-舒尔茨定律:当小剂量服用时,毒药是兴奋剂。

不过,这两位学者都用自己的研究成果来为顺势疗法辩护。顺势疗法的经典疗法之一是,如果你有胃病,那么就给你开一点会导致腹部疼痛和呕吐的砒霜,认为这样会激发人体对这类症状的抵抗力。这显然是不够科学的。而随着顺势疗法被正统的医学界摒弃,激效理论自然也被打入冷宫。

激效理论的第二次复苏出现在19世纪末期。1895年,X射线被发现后,许多研究人员开始发表辐射激效作用的论文,宣称低剂量的辐射可以使植物生长得欣欣向荣,更加茂盛。这时候,一些江湖游医开始鼓吹放射性药物,号称这种内含放射物质的专利药物能够包治百病。不过,当1932年工业家艾本•拜尔怀疑因经常摄入含镭元素的药物而死于骨癌,而多项研究显示辐射会导致果蝇染色体突变之后,辐射激效理论很快便销声匿迹。

“二战”后,痛恨核武器的科学家开始从多方面寻找依据反对它的扩散,从而也导致了某种以现在的角度看“过甚其辞”的对辐射的恐惧。在这种大环境下,辐射激效乃至激效理论成为过街老鼠的命运,可想而知。

随着越来越多像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的爱德华•卡拉布里斯这样的主流毒物学家加入激效理论拥护者的阵营,激效理论似乎有可能摆脱以往江湖骗术的恶劣形象,为公众所接受。

从某种角度来看,卡拉布里斯接受激效理论,并成为其热情鼓吹者是一种略有自相矛盾意味的事。1976年,他就在阿默斯特建立了传统的毒物学实验室。从80年代中期开始,他对致癌物质的研究,尤其是对诱变剂——一系列只需接触一次就会导致癌症的化学物质——的研究意义深远。此后,在90年代,他还曾向科罗拉多州政府指出,美国环境保护署对于军方某垃圾站排放的有毒化学物质的标准过于宽大。在漫长的诉讼后,终于在1993年赢得了胜利,使军方为该处垃圾站支付至少700万美元的清理费用。这样一个“知情者”式的人物,却忽然转了性,开始向大家说,那些环保法规中的规定很可能都是一厢情愿,说二恶英、砷、汞、氡,这些已经被公众认知并接受了的污染物对人体有益,多少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卡拉布里斯可能并不是老糊涂了,也不一定是被大财团买通——虽然得克萨斯的化工业集团的确为他的研究提供了资助。在对上万项有关研究进行了详细梳理,并建立数据库之后,卡拉布里斯的数据的确显示出,虽然大剂量的毒性物质或辐射的确会给对象带来损害,但当剂量减小到某个临界点以下时,却能够通过促进体内自我平衡而产生有益的兴奋作用。

目前,卡拉布里斯手中一共有4500个案例支持激效作用的确实存在,而更多人更深入的研究已经在进行中。或许有一天,这些毒物学家的研究真的能够验证尼采的话的先验与正确:那些没有杀死你的,会让你更强壮

目前证明可能会有益的毒性物质

自从上个世纪50年代日本“水俣病”的真相曝光之后,俗称水银的汞对人体的危害几乎已经成为人所共知的常识。然而,在最近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亚特兰大毒性物质和疾病登记中心的丹尼斯·琼斯却引用了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一项研究的数据,证明低剂量的汞不但无害,而且有益。这项研究跟踪了10万名注射了水杨乙汞(Thimerosal)——一种疫苗中常用的防腐剂——的婴儿。一些研究人员原本担心过多的注射疫苗,过多的接触汞的有机化合物会伤害婴儿,但琼斯却发现,适量的摄入汞实际上却降低了儿童患上神经痉挛、语言障碍及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卡拉布里斯指出,根据最近的数据库搜索结果,汞可能是最能显示出激效作用的毒性物质。

砒霜——也就是砷——的剧毒似乎已经不用多讲,从武大郎到拿破仑,古今中外死于这种毒物的人数不胜数。除了大剂量服用时会致人于死地,存在于自然岩石、土壤和水中的砷也会导致泌尿系统的肿瘤和癌症。几年前,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基于有毒物质的线性剂量-反应曲线,曾经推断出,即使是饮用水中存在的痕量(trace amount,等于10亿分之一的量)砷元素也会显著增加患上癌症的几率,并因此在1999年建议将美国饮用水中砷含量的标准从10亿分之50降低到10亿分之5。然而,很快,《生态毒物学和环境安全》杂志上就发表论文指出,当饮用水中的砷含量介于10亿分之25到75之间时,会产生显著的激效作用。而生物学家加里·卡亚加南在整理犹他州的一项关于砷的研究时发现,将砷的含量改为10亿分之50,可能每天会使1000个美国人免于死于癌症。

氡(radon)是世界卫生组织确认的主要环境致癌物质之一。随着绿色环保的概念逐渐为人所知,由石材释放出的氡气污染对健康的危害开始被大众关注。有研究显示,氡会导致肺癌,并增加支气管癌和鼻咽癌的发病率。不过,有趣的是,奥地利的旅游胜地之一巴德加斯坦(Bad Gastein)就以天然的富含高浓度氡的温泉而著称于世。每年有上万名世界各地的游客特意到这里在氡矿泉水中沐浴,并声称健康得到改善。在蒙大拿,一些充满氡气的废弃矿井被改建为氡治疗中心,向癌症患者开放。

辐射

尽管在“二战”后,主流医学界都将辐射疗法视为江湖医生的骗术,但仍然有一些诊所尝试使用辐射来预防癌症患者的癌细胞转移。在1976年和1979年,两家哈佛附近的诊所发现,低剂量的辐射可以使患有转移性癌症患者在4年内的存活率分别从40%提高到70%和从52%提高到74%。5年后,日本东北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接受低剂量辐射的病人存活12年的几率为84%,而没有接受辐射的病人存活9年的几率只有50%。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梅伦•普里科夫对辐射激效的研究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他发现,低剂量的辐射至少从两个层次上对人体有益:首先,它能够刺激免疫系统,使其不停地搜索并摧毁癌细胞;其次,它可以促进DNA的修复。普里科夫承认,所有的辐射,即使剂量极低,也都会导致伤害。不过,他也指出,辐射所起到的刺激和兴奋作用的益处足以补偿它招致的伤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