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被F4追逐

2002-12-30 11:21 作者:任田 2002年第51期
我有个朋友,是中央五台的记者,只知有铿锵玫瑰,竟不知有F4,有一次问到我头上来:“那谁,F4到底是个啥?”我便正告:F4是我等娱乐编辑和记者吃饭的新把式,四个花样美男,脱了衣服连男人都喷鼻血。

我有个朋友,是中央五台的记者,只知有铿锵玫瑰,竟不知有F4,有一次问到我头上来:“那谁,F4到底是个啥?”我便正告:F4是我等娱乐编辑和记者吃饭的新把式,四个花样美男,脱了衣服连男人都喷鼻血。

他后来去了上海出差,居然鬼使神差就住在来沪开演唱会的F4楼下。入夜,他睡得正香,听见有女孩子吱吱的叫声,黑着灯起来披衣寻根溯源,发现F4的女扇子们,一大群在瑟瑟冷风里攥着荧光棒和举着大海报的小姑娘,正赫然站在他的窗下。他一惊,以为自己变身成了罗密欧,正准备打开窗子为爱情决斗,突然听到了如泣如诉的女声合唱: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我的泪落在你肩膀……

他受了感动,放弃了穿着睡衣成惊作怪的想法,摸着黑正欲爬上床去,又听得窗外喊:“开灯!开灯!开灯!”数声,而楼上的真F4们却没有一点反应,似乎他们对扇子们这样的闹法已经司空见惯。我这个朋友,虽然算不上是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但起码是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他心想:反正宾馆的电也不用我付钱,那些小女孩不就是想看看开灯嘛!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揿亮了灯钮,楼下立即爆发出一阵快乐的欢呼;他又想想这样做还是不好,很快又熄了灯,楼下就爆出一阵埋怨的哎呦;于是他再开灯,再熄灯,又开灯,又熄灯……就这样,忽明忽暗地,和孩子们玩了大半个晚上。

之后,他又领命到广州采访,很“不幸”,再次和F4“对撞成功”,又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睡好。就这样,带着大半个星期的宿困,他又去了山清水秀的杭州,心想:“这次总该清净了,可以好好喝点龙井睡个安稳觉了。”入夜,他下榻的酒店楼下立满了蜡烛,隔壁的主客透露了一个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F4来杭州开演唱会了,就住在咱们楼下……我的朋友崩溃中。

晚上,一直没有动静,孩子们只是手握蜡烛站在酒店楼下,不唱歌,也不呐喊,我的朋友却无端失眠,开始数绵羊。当他数到第392只时,听到这样的口号:“言承旭,我爱你!”哦,原来F4只是外号,言承旭才是真名,我的朋友如是想,接着数第393。“周渝民,我不爱你——谁爱你!”他这才明白,原来言承旭只是一个F的名字,另一个F叫做周渝民。那个晚上,他从一帮素昧平生的杭州小孩嘴里,知道并熟记了F4所有成员的名字,至于绵羊究竟数到了多少,他反倒记不清了。

靠追逐F4混饭吃的娱乐记者有无数个,而被跑遍全国混饭吃的F4追逐的体育记者,我的朋友绝对是惟一一个,虽然这是他极不情愿获得的“殊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