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裸奔

2002-12-30 13:35 作者:韩东 2002年第50期
裸奔终于没有拍成。让导演聊以自慰的是,电影里总算是有一场脱戏。当然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庄稼地里,而是在水雾迷蒙的浴室,也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两个男人,模模糊糊的不甚清晰,但用毛巾搓背的动作还是看得出来的。■

裸奔越来越时髦了,这个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被我们听见和看到,被我们说出和写在文章里。常听说有狂热的球迷脱得赤条条地在碧绿如茵的足球场上奔跑,警察慌忙上前脱下生硬灰暗的制服将其白生生的肉体罩住。又据报道,两个农民工酒后打赌,其中的一个对另一个说:如果你脱光了上街跑一圈,我就给你十块钱。这样的裸奔倒很符合中国之国情,酒后人胆大,并且也不是白脱白跑。

有一位导演,要拍一部“另类”电影,其中有一场裸奔的戏。他的设想是男女主角都脱光了,在满眼青绿的稻田里追逐而去。可到了现场,男女主角说什么都不肯脱,他们的借口是路上人来车往,又说剧组的人来得太多了。导演的电影是低成本制作,几乎不花什么钱,演员也都是免费的。因为这个原因,他说话毫无权威,人家不脱也只有干着急的份。于是一直相持到天黑,剧组收工,回去吃饭。在饭桌上,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摄像是个粗豪的男人,多喝了几杯,捏着酒瓶子说:这有何难,不就是脱吗?不就是当着大伙儿脱吗?我脱给你们看。

为了给男女主角做个榜样,饭后剧组又返回了拍摄现场。其时是晚上9点多,拍戏是完全不可能的。如此兴师动众只能解释为起哄。摄像想说明的是:脱,当着大家脱完全是小事一桩。于是他将衣服一件件地脱下,并有条不紊地担在左臂上,用胳膊夹着。最后只剩下白生生的一条向黑黢黢的稻田里窜去,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剧组人员站在这边的路上等着,好半天了都不见那白色的东西返回。大约十几分钟后,导演沉不住气了,他和几个小伙子脱了鞋下到稻田,一路向前找去。那摄像怎么了?是摔了一个大跟头,疼得爬不起来了?或者冷风一吹酒醒了,觉得不好意思躲在稻田里不肯出来?或是醉卧过去了?都不对。当一干人寻过去的时候,发现稻秆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白屁股,正肆无忌惮地撅着,对着他们。那摄像的脑袋埋在下面,正双手着地在摸索着。原来,他这一裸奔,手机、钱包、钥匙等零杂物品从担在手臂上的衣服口袋里一路落了下来。月黑风高,稻浪起伏,摄像撅着他的屁股闷声不响地摸着他的钱包,这番情景的确让人忍俊不禁。

裸奔终于没有拍成。让导演聊以自慰的是,电影里总算是有一场脱戏。当然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庄稼地里,而是在水雾迷蒙的浴室,也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两个男人,模模糊糊的不甚清晰,但用毛巾搓背的动作还是看得出来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