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中国银行遭遇巴黎窃贼

2002-12-27 16:52 作者:李菁 2002年第3期
巴黎第9区拉菲特街52号——中国银行巴黎分行的所在地。钟先生去年夏天曾在此工作,据他介绍,银行是“一座独立的小楼,大概四五层高,门面不是很大,类似于国内某街道上的一个小储蓄所,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如果不是新年伊始发生的一场窃案,相信不会有谁对它格外注意。

中国银行巴黎分行外景

好莱坞大片从来没有演过的是:窃案会发生在一家中国银行的驻外机构

巴黎第9区拉菲特街52号——中国银行巴黎分行的所在地。钟先生去年夏天曾在此工作,据他介绍,银行是“一座独立的小楼,大概四五层高,门面不是很大,类似于国内某街道上的一个小储蓄所,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如果不是新年伊始发生的一场窃案,相信不会有谁对它格外注意。

1月5日深夜,偷偷潜入银行的窃贼切断了银行的电脑和电话线路,用特殊钻头的金属切割机切开金库金属大门和保险柜钢板,偷走43万欧元,金库墙壁也被凿了一个大洞。据钟先生介绍,巴黎分行1986年开始对外营业的,下辖只有一家位于华人主要居住区——巴黎十三区的支行。钟先生透露,巴黎分行的负责人杨先生也是最近刚从北京调去,“上任不久就赶上这事儿,也怪倒霉的”。

“中行除了在香港地区是发钞行、规模比较大外,在其他地方规模都不是很大。巴黎分行也是如此,所以单从数量上讲,这次损失不是很大。”目前在中国银行某部工作的钟先生看来,“以这种手法行窃,居然成功了,面子有点不太好看。”

某银行负责保卫工作的陶先生对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很惊讶”:“能让人把金库给凿开,有点不可思议。”陶先生向记者介绍说,“金库一般分为两种:发行库和业务库。北京的情况是,发行库属‘一级要害’,它直接影响到一个地区的金融流通;业务库是为几个单位服务的,现金流量小,属‘二级要害’。”陶先生的判断是,被盗金库应属“业务库”范畴。

陶先生告诉记者,国内对银行保安系统的要求是,“金库的门应是钢筋混凝土浇铸,厚度不低于37厘米”。这是国内标准,至于中行巴黎分行,“至少不应低于这个标准吧”。陶先生记忆中,几年前国内也发生几起偷盗金库事件:“几年前,东北一家金库的墙被凿了一洞,小偷干脆跑到里面去偷,那是因为金库没有按照标准建,是砖墙,一砸就透。针对地下金库,几年前还有50米以外开挖、挖通金库的事例。”所以说,“一定要随时考虑银行保安系统的安全性和合理性”。

从银行保卫角度,陶先生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从这件事情看,我认为是防范意识没有到位。”据事后报道,巴黎分行保安系统是一套远红外监视器和报警器,这套系统与保安公司直接相联。当晚11时,保安公司听到从中行巴黎分行传来的警报声先后响了三次;但保安公司找不到银行指定的联系人,不知道是银行工作人员不小心碰了警铃还是有人偷盗。在第三次打电话终于找到联系人时,已是6日(周日)下午。等到费尽周折把银行大门打开发现被盗后,早已人去楼空。

陶先生从专业角度详细介绍了安全保卫系统:“一般来说,银行安全保卫工作分为人防、物防(防盗门之类)和技防(电子设备等)。”但不管哪种防范措施,最终都要靠“人”实施。此次巴黎分行发生窃案时,保安公司找不到联系人,银行周末没人值班;当时录像系统只在上班时间运作,下班停止工作,以致犯罪过程、犯罪时间都没有录像资料。从人防角度,陶先生的评价是“这个错误太低级了”。

申翔在香港一家银行工作,他向记者介绍说,在香港地区和国外,银行安全工作模式是租用某保安公司的保安设备或红外线报警系统,并由该公司负责保安。而国内银行一般由自己的保卫部门负责保安全。但警报器与公安部门相联,银行方面联系人都在公安部门备案,以便24小时之内可以随时找到联系人。申先生认为,这次事件中的保安公司也有一定责任,因为“特殊情况下,完全可以单独处理”。

在深圳一家银行做行长的张辽,早年曾在中国银行工作多年,就他在中行待过的经验,“中行的防范很专业,安全管理也比其他银行严格得多。巴黎分行应该绝对不低于国内水平”。张先生对金库的印象是,“即使拿焊枪也奈何不了,因为门太厚了”。金库里的摄像机24小时工作,警报器直接连着派出所。按说,“一般毛贼没什么办法”,所以在张辽看来,这次行窃者“绝不是一般的毛贼”。但此间暴露的一些问题,以业内人士角度,“绝对是管理上的漏洞”。

有趣的是,从记者采访的情况看,许多生活在巴黎的中国人对此事并不特别关心。“巴黎治安一直不好。”在法国生活了许多年的任晶告诉记者。据法国警方近期发布的公报,2001年上半年警方处理的各类案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近10%左右,银行和运款车成为犯罪分子盗窃和抢劫的重点目标。“巴黎有偷中国人的习惯,知道中国人不大用信用卡,身上的现金多。另外,遇事爱息事宁人,不爱报案,这都使中国人近年来屡屡成为目标。”

许多网友的评论更多集中在“没有人值班”和“报警装置未启动”这两点上。一位网友更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是WTO时代了”,“请银行界人士不要再把国内处于垄断行业所必然具有的工作习气带到国外。”或许出于同行业人的同情,一些银行界人士并不完全赞同这位网友的观点。申翔用通俗的话告诉记者:“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小偷对银行的觊觎是永恒的。”当然他也承认,作为始终“被惦记”的银行,也要努力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犯罪分子的“新宠” 欧元

1月5日午夜至次日凌晨,中国银行巴黎分行被盗,43万欧元被盗。据警方称,这是欧元面世以来,巴黎地区针对欧元下手的“首起重要案件”。

新年第一天,在欧元最大的消费市场德国,三个全副武装的蒙面人闯进萨尔州一家银行,抢走几万马克和欧元,然后与在门外等候的同伙开着偷来的一辆小车扬长而去。

在西班牙中部一个村庄,两个全副武装的梁上君子,在除夕之夜迫不及待地从一家银行保险柜里盗走91300欧元。

希腊雅典,两个佐罗打扮的盗匪打开一家邮局的钱柜,匆匆带走了78000欧元,他们的交通工具不是汽车而是摩托车。

2001年12月27日,意大利米兰市中心的卡里波罗银行约100万欧元现钞被盗,客户存放的首饰和债券等贵重物品也丢失,这些物品的价值目前尚未公布。据警方分析,梁上君子在圣诞期间从银行房顶进入院内,然后用高功率焊枪将金属门打开,又打洞进入存放保险柜的房间行窃。

在荷兰,2001年11月,一家银行被抢走了25万欧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