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迪尔伯特挂在墙上

2002-12-26 10:58 作者:晓玮 2002年第6-7期
上海作家王唯铭在《游戏的城市》一书中这样描绘“迪尔伯特原则”在中国白领群中的反应:“我们对这本书深感兴趣,但是我们都非常小心,不让我们的老板看见,以免生出什么误会。”在文章结尾处,王不无遗憾地写道,“与他们的西方同行不同,他们还没有发展到这样的一步:在无法谋杀自己老板的无奈中,只得恨恨不已地将斯科特·亚当斯的漫画钉在办公室的墙壁上。”

上海作家王唯铭在《游戏的城市》一书中这样描绘“迪尔伯特原则”在中国白领群中的反应:“我们对这本书深感兴趣,但是我们都非常小心,不让我们的老板看见,以免生出什么误会。”在文章结尾处,王不无遗憾地写道,“与他们的西方同行不同,他们还没有发展到这样的一步:在无法谋杀自己老板的无奈中,只得恨恨不已地将斯科特·亚当斯的漫画钉在办公室的墙壁上。”

从我在美国念书到工作的经历所见,把迪尔伯特的漫画一条条小心地从报纸上剪下来示众的,多半倒是迪尔伯特的老板们。

在老板们往墙上、门上、桌上安置迪尔伯特的时候,他们一定是有点赌气地想,我是深谙管理心理学的,对办公室的官僚作风和陈腐气息也深有体会,你们的某些歹毒心思我可不是不知道。想当年老板在他的自费MBA或者公费EMBA里那个“组织行为学”课上,老师开列的教科书有两本,一本是枯燥乏味的《论组织:一个理性、自然和公开的系统》,另一本便是救了他一命的《迪尔伯特原则》,免去了他担心上课打呼噜之虞。因此他把“迪尔伯特原则”作为一个更具有亲和力、功利性和实用性的温情化管理宝典。另外,老板此举还有一个将心比心的小想法:如果从大组织的角度来看,自己上面还有层层头生两角的老板,所以夹在中间的他随着参照物的改变,也会变成迪尔伯特。

所以,迪尔伯特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武装了现代组织管理理论的迪尔伯特的老板的代言人。那么我们这些原先的迪尔伯特呢,看来只能在这个虚拟卡通组织里另外挑选一个新角色了。在仔细研究了迪尔伯特卡通人物表以后,发现做那个叫做“鼠伯特”(RATBERG)的土黄色小老鼠还不错。在那个无趣味的大家庭里,鼠伯特显然是表现最好的一个:他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乐观主义者,他所要求的只是被重视和被疼爱。他相信“DO YOUR OWN JOB,MIND YOUR OWN BUSINESS”,中文大致可以理解为:少发牢骚,多干工作,放下包袱,开动机器。那就乖乖地做心无城府的鼠伯特吧,一定比那个心事重重的迪尔伯特轻松不少,还是让你老板做那个挂在墙上的迪尔伯特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