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在路上

2002-12-26 10:51 作者:月光一刀 2002年第6-7期

我有一个朋友(其实只见过两次面,不过隔几天总会在一个论坛上瞎聊几句),他是个狂热的户外运动爱好者:为了拥有自己可以掌握的大把时间,辞去固定职业,主动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每挣到一笔钱,总会相应地组织一次远程户外运动。他居住的房子里人来人往,不久就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户外运动俱乐部。在俱乐部第一次见到他,个子不高,瘦黑而结实,穿着拖鞋,脚大拇指又厚又大,光看这个,会以为是一个大个子体力劳动者的脚。房子里到处都是乱丢的户外运动装备,我注意到一双厚重的鞋,它很像传说中用来练轻功的——穿着这种鞋子一些日子,一旦脱下立刻身轻似燕。可以看出,屋里有几个与他同类的自虐游爱好者,其他都可列入形迹可疑类,比如我。我是业余未入门级。

大家热烈地谈论着曾经走过的线路和最想走的线路,以及相机、装备,每个人都两眼放光,如同进入精神家园。谈到西藏徒步线路,朋友的眼光黯淡:雪地装备贵得吓人,最少都得几千块,买不起。享受不了豪华自虐游,三五元小炒还吃得起。第二次和这个朋友见面,是在一条山路上巧遇,他们俱乐部二十几号人正在进行一个时间为两天的户外活动,许多人都背着70升以上的大包。类似的活动借助网络联络与聚集的威力,以及品位时尚流行什么的,正在祖国大地上遍地开花,去年春节,一条经典徒步线路上的经典宿营地,其热闹和拥挤程度令人哑然失笑。我对户外运动和它的爱好者们有好感,自己也参加过两三回活动,但偶尔会尴尬地想到一个民间笑话:大山怀孕了,动静吓死人地折腾,最后生下只老鼠。

别不痛快。我们上网查询攻略,打印成册随身携带,呼朋唤友订机票车票,一掷千金购置所需用品,怀“壮士一去不复还”之心,终于成行:身上穿着600元一件的冲锋衣,脚下800元一双的登山鞋,背着1000元的半人多高大包,包外挂着帐篷、睡袋等,包里有价值万元以上的相机和摄影器材,装备总重量超过30公斤,最终幻想是拥有一套阿富汗美军单兵装备。晚上露营摸出瑞士军刀削水果,带着头灯打扑克,像周星星一样搞笑,或者猛讲荤笑话,第二天可能会留下一堆玻璃、铁罐、塑料垃圾后,拔营扬长而去。上帝保佑,最多七天,所有人将回到他们来的地方。

去年的一期实话实说,嘉宾是戴着眼镜、穿着像城镇居民的何家庆教授,他在80年代中期揣上8000元在大别山区转了半年多,目的是“想把大别山的植物搞清楚”,照片上的何教授留着长发,的确如老崔所说“36岁的何教授像26岁的摇滚青年”。世纪末在大西南行程3万多公里,照片上他背着个破帆布包,手里一根木棍,徒步的八千里路云和月,就这么个设备。前两天逛新浪驴坛,看到有人正热烈地谈论着LAKEN水壶、SIGG水壶,忽然就想起那个何教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