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安迪.沃霍尔绑架了谁?

2002-12-25 16:15 作者:菲必
在他死后的15年, 安迪.沃霍尔的热度再一度上扬,收藏者为他的作品拍出天价,他的回顾展环游着全世界,第一枚他的纪念邮票也刚刚发行

安迪.沃霍尔是在塔吉克斯坦举办展览的第一个美国现代艺术家

在他死后的15年, 安迪.沃霍尔的热度再一度上扬,收藏者为他的作品拍出天价,他的回顾展环游着全世界,第一枚他的纪念邮票也刚刚发行

15分钟与15年

2001年6月17日,伦敦索斯比拍卖行一件当代艺术品的拍卖价格破纪录,里赫特(Gerhard Richter)的《180种色彩》以290万美元售出。然而当晚真正的热点是在第17号拍品:安迪.沃霍尔的《粉红色电椅》。拍卖厅气氛庄重而不无热烈,当叫价超过150万美元时,曾陷入沉寂。只有3个匿名投标人继续着他们的游戏,竞争全通过电话进行。在索斯比拍卖行目录单上,《电椅》估价为43万到57万美元之间。当索斯比拍卖师敲下槌子,沉默被欢呼和掌声打破,《粉红色电椅》最终以2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作为沃霍尔的“灾难”系列作品之一,《粉红色电椅》和撞车系列都有共同的主题:死亡。尽管观察员们都知道《电椅》会卖个好价钱,还是对《电椅》几乎以4倍于估价售出的事实感到吃惊。

以前认识安迪.沃霍尔的人也同样感到吃惊。纽约卡斯德利画廊主任伊凡.卡帕(Ivan Karp )从60年代早期就将沃霍尔介绍给艺术界,卡帕说1964年《电椅》标价1600美元,“那时我们不可能在卡斯德利画廊卖《电椅》。大家都认为这东西不体面”。

在2001年11月纽约索斯比拍卖中,《黄色电椅》以同样的价格230万美元售出,在克里斯蒂拍卖行,《霍莉.所罗门的丝质肖像》(1964年)以2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规模盛大的沃霍尔全球巡回展览从柏林新国家画廊到了塔吉克斯坦和拉托维亚,在这两个东欧国家,沃霍尔是第一个举办展览的美国当代艺术家。到春天,这个展览将在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设立在匹兹堡的安迪.沃霍尔博物馆在2001年共进行39次展览和筹款,这是此前整整3年的总和。同样在春天,Phaidon出版社将出版安迪.沃霍尔长达6卷的作品全集。

在生命的最后20年,沃霍尔用他的宝丽来照相机拍下了默罕默德.阿里、杜鲁门.卡波特,简.芳达、丹尼斯.霍普等许多名人,如今这些照片成为收藏者的喜好,在Eyestorm. com网站上,这些照片通常开价9000美元。

沃霍尔的肖像权也在成为大买卖。沃霍尔基金会的负责人声称他们最近受理的关于沃霍尔肖像权使用的申请激增,沃霍尔戴着银色纤维假发、表情木然的脸被印在餐具、床上用品、日历等五花八门的商品上。最近这个申请名单里还包括英国航空和梅塞德斯.奔驰公司。在过去的数年间,沃霍尔基金会已经从这方面获利800万美元。

最近在artnet.com的一篇文章中,一位专门收藏1960年代波普艺术的旧金山私人收藏家理查德.伯利斯加认为,1998年在索斯比拍卖的《橘色玛丽莲》以173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是“90年代最重要的文化事件之一”,“这是近年来的沃霍尔复兴的跨越性的一步。”

人们相信安迪.沃霍尔15年到达了繁荣期,收藏者对沃霍尔的作品有前所未有的兴趣,如今沃霍尔作品仿佛都感染了某种超现实主义,其价格似乎让人震惊得感觉荒谬可笑。沃霍尔有句名言:“未来每个人都能当15分钟的名人”,1987年逝世的沃霍尔在他死后的15年,成为当代艺术品市场上最热门的商品。

后沃霍尔时代的沃霍尔

1958年,26岁的杜安.麦可斯刚进入《时代》周刊广告部任美术设计,他的最早“个人化”影像就是《安迪·沃霍尔》三张一组的肖像。麦可斯让沃霍尔的脸孔戏剧化地由清楚变成模糊不可辨识,他为这组照片加上这样的注解:“我不认识安迪,我也不认为安迪认识他自己,我不认为任何人认识他……”

以1964年自画像的面目出现的第一张安迪.沃霍尔纪念性邮票最近发行,在邮票边缘写着沃霍尔所说的:“如果你想了解沃霍尔,只要看一下我的绘画、电影以及我本人的表面就够了,这就是我,表面背后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尽管沃霍尔将自己标榜为没有理念和没有感情,但最近企鹅出版社的新书《安迪.沃霍尔传》,作者韦恩.克斯坦鲍姆(Wayne Koestenbaum)却似乎不买他的账,而是深入分析了这位孤独的艺术家。

英语教授克坦斯鲍姆以诗人的漫谈方式谈论沃霍尔,整本书围绕沃霍尔的同性恋倾向展开,像沃霍尔的作品景象大多“在逃离死亡阴影的同时,渴念性的抵达”,像波普艺术的灵感来自“沃霍尔母亲的一次肠炎手术”,像他的坎贝尔罐头系列“仿佛在问,你在渴念我吗?你想破坏我吗?”

1928年沃霍尔出生在匹兹堡一个捷克移民家庭,13岁时沃霍尔的父亲去世,母亲独自抚养家庭的3个孩子。某种缺憾似乎让沃霍尔一生都在重建自己:“小报新闻纸的装订,电视的大量视觉废话和明亮但刺眼的色彩,以及二者所引起的过剩及麻醉感,三打猫王总比一个好。”他的游戏名字是“实验”,他不停地从一个媒介转换到另一个媒介:一幅照片可以变成丝网印刷品然后又变成丝质肖像, 拍摄一动不动的物体或人,他们似乎是雕塑其实是电影, 一段演讲录音可以成为一部小说。

克斯坦鲍姆将沃霍尔的作品重心放在了他的电影。对于1963年安迪.沃霍尔的著名三部曲《吻》、《床》、《性》,最后一部电影其实足有41分钟的静默,然而克斯坦鲍姆不无狂热地说,“任何描述都难以精确表述它的重要性和严肃性”。有不少影评人认为安迪.沃霍尔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导演。他们说的也是事实,因为安迪的不少电影基本上用不着导演这个动作,他的摄影机只是对着某个物体,比如《帝国大厦》,然后就让他的摄影机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运转。不过,他的摄影和导演理念事实上远远走在了他那个时代,甚至我们这个时代的前面。他把电影手段──特写──发挥到了极限,使之转化成情节和事件,借此,他恢复了摄影机的原始功能。克斯坦鲍姆将此称为:“安迪恢复了时间唤起情感的媒介功能。”

如同他的作品的狂热贩卖,人们开始认为“沃霍尔是最被低估了的波普艺术家”,而事实是沃霍尔并没有创造了什么新精神,他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无处不在的偶像,同时肆意妄为。

在2001年夏天的威尼斯双年展上,到处都是沃霍尔、沃霍尔、沃霍尔。著名雕塑家穆克(Ron Mueck)和影像艺术家比尔.威奥拉(Bill Viola), 他们缓慢的时间停滞般的风格仿佛沃霍尔电影风格的回声。沃霍尔曾说:“人生下来就像被绑架,然后被卖去当奴隶。”事实上,现在沃霍尔对年轻艺术家的影响比十年前更大,他们生下来就好像被沃霍尔绑架,然后被卖去当波普奴隶。

如何解释沃霍尔的复兴呢?或许这就是时代精神,我们生活在后沃霍尔时代,因为沃霍尔就是我们自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